(1675或1680—1733)清福建漳浦人,字玉霖,一字云锦,号鹿洲。蓝廷珍堂弟。读书能文,熟悉闽浙沿海情形。朱一贵起事时,从廷珍入台,襄助办理善后,主张垦辟台湾土地,谓若“废置空虚”,“即使内乱不生,寇自外来,将有日本、荷兰之患”。雍正初,被召入京,与修《一统志》。授广东普宁知县,被诬罢官。事明,授广州知府,寻卒。有《鹿洲集》、《平台纪略》等。► 15篇诗词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五

台地一年耕,可馀七年食。寇乱继风灾,民间更萧索。

今岁大有秋,仓储补云亟。谷贵虑民饥,谷贱农亦恻。

厉禁久不弛,乃利于奸墨。徒有遏籴名,其实竟何益。

估客既空归,裹足此寥寂。何如撙节之,一艘一百石。

穷年移不尽,农商惠我德。幸与诸当途,从长一筹画。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十

台湾虽绝岛,半壁为籓篱。沿海六七省,口岸密相依。

台安一方乐,台动天下疑。未雨不绸缪,侮予适噬脐。

或云海外地,无令人民滋。有土此有人,气运不可羁。

民弱盗将据,盗起番亦悲。荷兰与日本,眈眈共朵颐。

王者大无外,何畏此繁蚩。政教消颇僻,千年拱京师。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四

闽学追鲁邹,东宁昧如障。当为延名儒,来兹开绛帐。

俾知道在迩,尊君与亲上。子孝及父慈,友恭更廉让。

从兹果力行,诱掖端趋向。其次论文章,经史为酝酿。

古作秦汉前,八家当醯酱。制义本儒先,理明气欲王。

洗伐去皮毛,大雅是宗匠。此地文风靡,起衰亦所望。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七

台邑最褊小,徵粮视凤诸。土狭赋独重,民困曷以纾。

台湾田一甲,内地十亩馀。

甲租八九石,亩银一钱输。将银来比粟,相去竟何如。

纳粟弊多端,斗斛交相瘉。折色比时价,加倍复何居。

凤诸虽厚敛,什百台版图。垦多或报少,以羡补不敷。

台土瘠无旷,冲压且偏枯。安得相均匀,丈轻三邑俱。

徵收同内地,含哺乐只且。

东征逾载整棹言归巡使黄玉圃先生索台湾近咏知其留心海国志在经纶非徒广览土风娱词翰已也赋此奉教 其三

内山有生番,可以渐而熟。王化弃不收,犷悍若野鹿。

穿箐截人首,饰金誇其族。自古以为常,近者乃更酷。

我民则何辜,晨樵夕弗复。不庭宜有征,振威宁百谷。

土辟听民趋,番驯赋亦足。如何计退避,画疆俾肆毒。

附界总为戕,将避及床褥。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三

台俗敝豪奢,乱后风犹昨。宴会中人产,衣裘贵戚愕。

农惰士弗勤,逐末趋骄恶。嚣陵多健讼,空际见楼阁。

无贱复无贵,相将事摴博。所当禁制严,威信同锋锷。

勿谓我言迂,中心细忖度。为火莫为水,救时之良药。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一

东宁大海荒,从古无人至。明末群盗窠,岛夷互窃踞。

郑氏奄而有,蔓延为边忌。我皇挞伐张,天威及魑魅。

遂使瘴疠乡,文物渐昌炽。川原灵秀开,郁勃不可闭。

式廓惟日增,蹙缩非长计。所当顺自然,疆理以时议。

勿因去岁乱,畏噎却饭喜。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六

累累何为者,西来偷渡人。锒铛杂贯索,一队一酸辛。

嗟汝为饥驱,谓兹原隰畇。舟子任无咎,拮据买要津。

宁知是偷渡,登岸祸及身。可恨在舟子,殛死不足云。

汝道经鹭岛,稽察司马门。司马有印照,一纸为良民。

汝愚乃至斯,我欲泪沾巾。哀哉此厉禁,犯者仍频频。

奸徒畏盘诘,持照竟莫嗔。兹法果息奸,虽冤亦宜勤。

如其或未必,宁施法外仁。

东征逾载整棹言归巡使黄玉圃先生索台湾近咏知其留心海国志在经纶非徒广览土风娱词翰已也赋此奉教 其一

盛夏我将去,先生绣斧来。欲观君子化,以兹暂徘徊。

邂逅若畴昔,雄谈何快哉。清风弥岛屿,百辟式丰裁。

其如困羽檄,不待日追陪。我今整归棹,过从无嫌猜。

所念经营者,先事去祸胎。愿言一为别,幸无忽草莱。

东征逾载整棹言归巡使黄玉圃先生索台湾近咏知其留心海国志在经纶非徒广览土风娱词翰已也赋此奉教 其五

天子重海邦,宵旰念重洋。稔知民疾苦,经营固岩疆。

先生代巡守,旷典岂寻常。勿虚此行行,使命乃有光。

贱子虽不才,躬践戎马场。居东将二载,所见颇周详。

曾将前箸借,孽丑俘且僵。承索台湾咏,草此留别章。

狂言失忌讳,意念则深长。荛采檄有司,白简上朝堂。

敉宁纪功德,山水并苍泱。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九

诸罗千里县,内地一省同。万山倚天险,诸港大海通。

广野浑无际,民番各喁喁。上呼下则应,往返弥月终。

不为分县理,其患将无穷。南划虎尾溪,北踞大鸡笼。

设令居半线,更添游守戎。健卒足一千,分汛扼要冲。

台北不空虚,全郡势自雄。晏海此上策,犹豫误乃公。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二

去岁群丑张,揭竿三十万。我旅一东征,倒戈云见晛。

七日复全台,壶箪匝地献。可知帝德深,望云争革面。

馀孽虽时有,死灰谋欲煽。旋起即扑除,夫谁与为叛。

当兹振遒铎,教化不容缓。民心原犹水,东西流乍变。

弃之铤而走,理之忠以劝。

台湾近咏十首呈巡使黄玉圃先生 其八

郡东万山里,形胜罗汉门。其内开平旷,可容数十村。

雄踞通南北,奸宄往来频。近以逋逃薮,议弃为荆蓁。

此地田土饶,山木利斧斤。移民迁产宅,兵之亦龂龂。

何如设屯戍,守备为游巡。左拊冈山背,右塞大武臀。

既清逸贼窟,亦靖野番氛。府治得屏障,相需若齿唇。

东征逾载整棹言归巡使黄玉圃先生索台湾近咏知其留心海国志在经纶非徒广览土风娱词翰已也赋此奉教 其二

番黎素无知,浑噩近太古。祇为巧伪引,讼争亦肆侮。

睚眦动杀机,其心将莫禦。所幸弗联属,社社自愚鲁。

太上用夏变,衣冠与居处。使彼忘为番,齐民消党羽。

其次俾畏威,罔敢生乖迕。无虐无令傲,服劳安作苦。

恩胜即乱阶,煦嘘鼠为虎。所以王道平,不为矫枉补。

东征逾载整棹言归巡使黄玉圃先生索台湾近咏知其留心海国志在经纶非徒广览土风娱词翰已也赋此奉教 其四

凤山东南境,有地曰琅峤。厥澳通舟楫,山后接崇爻。

近以险阻弃,绝人长蓬蒿。利在曷可绝,番黎若相招。

不为民所宅,将为贼所巢。遐荒莫过问,啸聚藏鸱枭。

何如分汛弁,戒备一方遥。行古屯田策,令彼伏莽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