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逢甲(1864年~1912年)近代诗人。字仙根,又字吉甫,号蛰庵、仲阏、华严子,别署海东遗民、南武山人、仓海君。辛亥革命后以仓海为名。祖籍嘉应镇平(今广东蕉岭)。同治三年(1864年)生于台湾彰化,光绪十四年(1887年)中举人,光绪十五年登进士(1889年),授任工部主事。但丘逢甲无意在京做官返回台湾,到台湾台中衡文书院担任主讲,后又于台湾的台南和嘉义教育新学。► 1465篇诗词► 5条名句

潮州春思 其六

曲院春风啜茗天,竹炉榄炭手亲煎。小砂壶瀹新鹪嘴,来试湖山处女泉。

春愁

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

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

潮州舟次

抱江城郭夕阳红,百口初还五岭东。关吏钓鳌疑海客,舟人驱鳄话文公。

九秋急警传风鹤,万里愁痕过雪鸿。独倚柁楼无限恨,故山回首乱云中。

答敬南见赠,次原韵 其二

名士刘景升,世家袁公路。把酒论英雄,彼哉何足数!

吴秀才赠水仙花赋谢 其二

矾弟兰兄总绝尘,入门便作十分春。珊珊一片凌波影,更遣陈王赋洛神。

广济桥四首 其三

花里秦云事岂诬,中桥有庙祀清夫。此江驱鳄关文字,终古飞虹化险途。

石鲤春浮洲浪活,铁犀夜立舫灯孤。题诗莫误传仙笔,湘子桥头一钓徒。

燃灯歌

于时佛在华鬘天,虚空顿现灯万千。一灯东飞落震旦,惟善女身灯忽传。

石窟之水清且涟,男当门户女种田。种田太苦种福乐,燃灯之会结福缘。

缘不虚生则有首,惟斋婆者司厥权。东村蹀躞西蹁跹,南村喋聒北牵连。

借灯说法喻大众,灯花飞粲舌底莲。燃灯古佛古最古,其古乃在如来前。

灯光明王亦称佛,灯光光并日月悬。第一本命灯当燃,佛光照耀无灾愆。

况乃佛光所到处,夫星子星相钩联。一燃百病为之蠲,再燃寿命为之延;

三燃福慧双双全,惟灯宜燃更宜添。是灯即丁理则然,一燃再添添更添,燃灯之会须三年。

金灯银灯大福力,小或斗粟或百钱。天灯照天水照水,此缘对佛真当捐。

遂教诸乡各寺庙,以灯引灯灯例沿。婆心所到无不达,信受奉行其志坚。

微尘等众诸善女,皆大欢喜参灯禅。恒河沙等身布施,一齐自撤簪钏钿。

时良日吉为好会,惟斋婆者先周旋。大嫂呼姑姊呼妹,百百十十来联翩。

头上宝髻乌云偏,足下丝履六寸圆。青裙翠袖何娟娟,阑干桂子争新鲜。

后飞莺燕前乌鸢,媸者自媸妍自妍。佛门广大无不受,青天白日开灯筵。

寺僧是日大陈设,送座香茗僧亲煎。引诸善女向灯拜,佐以梵嫂礼则虔。

礼成酌酒酒如泉,水陆并设罗腥膻。为缘首者有加笾,玉山醉倒春风颠。

惟缘有簿掌出纳,有书记僧职则专。张姑李妹签名氏,揭榜大字书朱笺。

年年此会劳女伴,如鹿女应朝金仙。寺门伐鼓声渊渊,日斜会散如秋烟。

前村归前后村后,香云拥护灯光旋。千家百家儿女语,灯前醉倦郎应怜。

是时寺僧更笑乐,禅床富拥银铜铅。夜昏佛灯冷无焰,群僧醉饱方高眠。

自从传灯失本义,佛应流泪遣言筌。如蛾赴灯为利诱,众生苦海真无边。

无人出作狮子吼,将疑劫火遗竺乾。南无绮语菩萨者,善哉说此燃灯篇。

题东坡三洲岩题名石刻

东坡渡海归,游此玉乳岩。曾题数行字,鬼神护镌镵。

古人弃我去,留我题名处。何时我来,亦刻数行字。

玉乳千年温,洞天散花雨。

广济桥四首

垒洲廿四水西东,十八红船铁索中。世变屡新潮汐改,驿程依旧粤闽通。

五州鱼菜行官帖,两岸莺花集妓篷。莫怪桥名工附会,江山原已属韩公。

寄怀菽园,兼讯兰史,叠次晓沧韵 其五

千山霜叶战秋酣,讲舍清和老佛龛。吾道饩羊存告朔,秋风旅雁更来南。

客怀聊遣浮新蚁,乡梦难忘脱旧骖。为道愁多改潘鬓,故人何日共清谈!

重阳前数日风雨忽集慨然有悲秋之意

四山风紧湿云流,落叶声中客倚楼。蕙怨兰啼千里梦,蛩烟雁雨一城秋。

伯龙鬼笑谋何拙,洗马人言意始愁。丛菊空留他日泪,故园烽火未曾收。

自题三十登坛照片

十六年前莽少年,当时赤手欲回天。誓师雷雨穷荒外,开国河山落照边。

往事已怜成过电,雄姿未称画凌烟。于今不作登坛梦,渔鼓声中号散仙。

菊枕诗

蓉裳薜荔衣,骚人有奇服。饥来谋夕餐,落英采秋菊。

我居东山阳,黄华绣秋麓。云昔仙人种,入药尤明目。

幽芳俯可拾,日采动盈掬。平生抗古怀,食息两难俗。

固应抱秋心,花食兼花宿。采之囊为枕,奚止香生粥!

梅花裁作帐,芦花持作褥。幽人此高枕,魂梦流清馥。

荣枯谢槐蚁,得失泯蕉鹿。将花共隐逸,安享睡乡福。

酒田

麻姑峰头彩云光,麻姑峰下酒田香。不向麻姑买沧海,但买酒田耕夕阳。

潮州春思 其五

滑笏春波凤水香,春愁揉碎托瑶章。桃花红雨梨花雪,不见题诗谢五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