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遵宪(1848年4月27日~1905年3月28日)晚清诗人,外交家、政治家、教育家。字公度,别号人境庐主人,汉族客家人,广东省梅州人,光绪二年举人,历充师日参赞、旧金山总领事、驻英参赞、新加坡总领事,戊戌变法期间署湖南按察使,助巡抚陈宝箴推行新政。工诗,喜以新事物熔铸入诗,有“诗界革新导师”之称。黄遵宪有《人镜庐诗草》、《日本国志》、《日本杂事诗》。被誉为“近代中国走向世界第一人”。► 501篇诗词► 11条名句

山歌 其一

自煮莲羹切藕丝,待郎归来慰郎饥。为贪别处双双箸,只怕心中忘却匙。

京师

郁郁千年王气旺,中间鼎盛数乾嘉。可怜一炬成焦土,留与东京说梦华。

鸲鹆来巢公在野,鸱鸮毁室我无家。登城不见黄旗影,独有斜阳咽暮笳。

日本杂事诗 其六十七

博士来从继体初,《五经》亦自劫灰余。航头古典欺人语,何处琅环觅异书?

己亥杂诗 其二

亦曾忍死须臾坐,正用此时持事来。今午垂帘春睡起,拥垆拈箸拨寒灰。

己亥续怀人诗 其二十四

谬种千年《兔园册》,此中埋没几英豪。国方年少吾将老,青眼高歌望尔曹。

启銮喜赋

千官万骑奉龙骧,跸路爻闾扈从忙。罪首既诛昏墨贼,民心犹戴往黄皇。

神灵拥护华舆稳,父老欢迎麦饭香。回首南山宫阙峻,定知在莒永无忘。

己亥杂诗 其二十五

男执干戈女甲裳,八千子弟走勤王。崖山舟覆沙虫尽,重带天来再破荒。

今别离

别肠转如轮,一刻既万周。

眼见双轮驰,益增中心忧。

古亦有山川,古亦有车舟。

车舟载离别,行止犹自由。

今日舟与车,并力生离愁。

明知须臾景,不许稍绸缪。

钟声一及时,顷刻不少留。

虽有万钧柁,动如绕指柔。

岂无打头风?亦不畏石尤。

送者未及返,君在天尽头。

望影倏不见,烟波杳悠悠。

去矣一何速,归定留滞不?

所愿君归时,快乘轻气球。

朝寄平安语,暮寄相思字。

驰书迅已极,云是君所寄。

既非君手书,又无君默记。

虽署花字名,知谁箝缗尾?

寻常并坐语,未遽悉心事。

况经三四译,岂能达人意!

只有斑斑墨,颇似临行泪。

门前两行树,离离到天际。

中央亦有丝,有丝两头系。

如何君寄书,断续不时至?

每日百须臾,书到时有几?

一息不相闻,使我容颜悴。

安得如电光,一闪至君旁!

开函喜动色,分明是君容。

自君镜奁来,入妾怀袖中。

临行剪中衣,是妾亲手缝。

肥瘦妾自思,今昔得毋同?

自别思见君,情如春酒浓。

今日见君面,仍觉心忡忡。

揽镜妾自照,颜色桃花红。

开箧持赠君,如与君相逢。

妾有钗插鬓,君有襟当胸。

双悬可怜影,汝我长相从。

虽则长相从,别恨终无穷。

对面不解语,若隔山万重。

自非梦来往,密意何由通!

汝魂将何之?欲与君追随。

飘然渡沧海,不畏风波危。

昨夕入君室,举手搴君帷。

披帷不见人,想君就枕迟。

君魂倘寻我,会面亦难期。

恐君魂来日,是妾不寐时。

妾睡君或醒,君睡妾岂知。

彼此不相闻,安怪常参差!

举头见明月,明月方入扉。

此时想君身,侵晓刚披衣。

君在海之角,妾在天之涯。

相去三万里,昼夜相背驰。

眠起不同时,魂梦难相依。

地长不能缩,翼短不能飞。

只有恋君心,海枯终不移。

海水深复深,难以量相思。

己亥杂诗 其二十八

世守先姑《德象》篇,人多《列女传》中贤。若倡男女同权论,合授周婆制礼权。

己亥杂诗 其二十四

筚路桃弧展转迁,南来远过一千年。方言足证中原韵,礼俗犹留三代前。

不忍池晚游诗 其十五

山色湖光一例奇,莫将西子笑东施。即今隔海同明月,我亦高吟《三笠辞》。

上黄鹤楼

矶头黄鹄日东流,又此阑干又此秋。鼾睡他人同卧榻,婆娑老子自登楼。

能言鹦鹉悲名士,折翼天鹏概督州。洒尽新亭楚囚泪,烟波风景总生愁。

己亥杂诗 其三十一

一声声道妹相思,夜月哀猿和《竹枝》。欢是团圆悲是别,总应肠断妃呼豨。

海行杂感 其四

中年岁月苦风飘,强半光阴客里抛。今日破愁编日记,一年却得两花朝。

逐客篇

呜呼民何辜,值此国运剥!轩顼五千年,到今国极弱。

鬼蜮实难测,魑魅乃不若。岂谓人非人,竟作异类虐。

茫茫六合内,何处足可托?华人渡海初,无异凿空凿。

团焦始蜗庐,周防渐虎落。蓝缕启山林,丘墟变城郭。

金山蟹堁高,伸手左右攫。欢呼满载归,群夸国极乐。

招邀尽室行,后脚踵前脚。短衣结椎髻,担簦蹑草屩。

酒人率庖人,执针偕执斫。抵掌齐入秦,诸毛纷绕涿。

后有红巾贼,刊章指名捉。逋逃萃渊薮,趋如蛇赴壑。

同室戈娄操,入市刃相斮。助以国纲宽,日长土风恶。

渐渐生妒争,时时纵谣诼。谓彼外来丐,只图饱囊橐。

地皮足一踏,有金尽跳跃。腰缠得万贯,便骑归去鹤。

谁肯解发辫,为我供客作?或言彼无赖,初来尽袒膊。

喜如虫扑缘,怒则兽噬搏。野蛮性嗜杀,无端血染锷。

些地非恶溪,岂容食人鳄。又言诸娄罗,生性极龌龊。

居同狗国秽,食等豕牢薄。所需日百钱,大觳难此较。

任彼贱值佣,我辈坐脧削。眼见手足伤,谁能忍毒蠚?

千口音譊譊,万目瞪灼灼。联名十上书,上请王斟酌。

骤下逐客令,此事恐倍约。万国互通商,将以何辞却?

姑遣三人行,藉免众口铄。掷枭倘成卢,聊一试蒲■。

谁知糊涂相,公然闭眼诺。噫嘻六州铁,谁实铸大错?

从此悬厉禁,多方设扃钥。丸泥便封关,重门复击柝。

去者鹊绕树,居者燕巢幕。关讥到进客,郊移及游学。

国典与邻交,一切束高阁。东望海漫漫,绝远逾大漠。

舟人呼卬须,津吏唱公莫。不持入关繻,一来便受缚。

但是黄面人,无罪亦篣掠。慨想华盛顿,颇具霸王略。

檄告美利坚,广土在西漠。九夷及八蛮,一任通邛笮。

黄白红黑种,一律等土著。逮今不百年,食言曾不怍。

吁嗟五大洲,种族粉各各。攘外斥夷戎,交恶詈岛索。

今非大同世,祇挟智勇角。芒砀红番地,知汝重开拓。

飞鹰倚天立,半球悉在握。华人虽后至,岂不容一勺。

有国不养民,譬为丛驱爵。四裔投不受,流散更安着?

天地忽局蹐,人鬼共咀嚼。皇华与大汉,第供异族谑。

不如黑奴蠢,随处安浑噩。堂堂龙节来,叩关亦足躩。

倒顷四海水,此耻难洗濯。他邦互效尤,无地容飘泊。

远步想章亥,近功陋卫霍。芒芒问禹迹,何时版图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