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了翁(1178年—1237年),字华父,号鹤山,邛州蒲江(今属四川)人。南宋著名理学家、思想家、大臣。嘉熙元年(1237年)卒,年六十,赠太师、秦国公,谥文靖。魏了翁反对佛、老“无欲”之说,认为圣贤只言“寡欲”不言“无欲”,指出“虚无,道之害也”。推崇朱熹理学,但也怀疑朱注各经是否完全可靠。提出“心者人之太极,而人心已又为天地之太极”,强调“心”的作用,又和陆九渊接近。能诗词,善属文,其词语意高旷,风格或清丽,或悲壮。著有《鹤山全集》、《九经要义》、《古今考》、《经史杂钞》、《师友雅言》等,词有《鹤山长短句》。► 1291篇诗词

满江红·逢著公卿

逢著公卿,谁不道、人才难得。须认取、天根一点,几曾休息。未问人间多少士,一门男子头头立。只其间、如许广文君,谁人识。冠盖会,渔樵席。豪气度,清标格。要安排稳当,讲帷词掖。蜀泮堂堂元不恶,犹嫌偏惠天西壁。嘱公卿、著眼看乾坤,搜人物。

虞美人·许时闭户间疏散

许时闭户间疏散。风月无人管。自从阳律一番新。又把前回风月、送西邻。浮云富贵非公愿。只愿公身健。更教剩活百来年。此老终须不枉、在人间。

水调歌头·涪右金华宅

涪右金华宅,上有蔚蓝天。当年玉女何事,未摆世间缘。要把平夷心事,散作吉祥种子,春暖玉生烟。回首生处所,更欲与周旋。自归来,生处所,已三年。山头白鹤候我,应讶久留连。已作秋风归梦,忽递春风消息,吹我著泸川。安得且归去,绵上饱耕眠。

水调歌头·烟雨敛江色

烟雨敛江色,江水大于杯。篷窗一枕霄梦,忽忽到无怀。苦被江头新涨,推起天涯倦客,万里片帆开。收用到我辈,天下岂无才。

路漫漫,行又止,信还猜。渊鱼得失有分,须载月明回。寄语鹤山亲友,若访吾庐花柳,为我扫烟埃。去去党无辱,振袂早归来。

董侍郎

后皇一念根至仁,地虽南北民吾民。一二指搐不可信,彼动此应关诸身。

人言犬戎相噬吞,彼蚌鹬耳吾渔人。大国信誓方重申,时遣升勺苏穷鳞。

有狼其心不我恩,囊书赤白惊严宸,帝曰可矣予其征。

臣某奉诏之淮濆,臣某董师留汉滨。西南忧顾谁其分,我有从橐之亲臣。

时其动静制主宾,自闑以外惟将军。边头赤子方寝薪,旆旌悠悠鸟乌驯。

将军羽扇白纶巾,且将沈静弭放纷。迩来世道波沄沄,士为欲缚迷天真。

开禧戎首终身焚,未闻先事人有言。大官一唱和者群,前而和之后云云。

厥今狂猘先狺狺,事势不与开禧伦。方拯挚兽招饥蚊,此何为者祇自尘。

志士愤惋三军颦,置之不治虎患存。治之不胜桃虫拚,胜之不尽穷兽奔。

尽矣复与谁为邻,譬诸白黑方交枰。彼据腹胁吾边唇,养成持势犹不均。

况彼攻夺吾逡巡,局势往往随时新。不有妙手谁弥纶,人才生世厥有因。

帝赍天假崧降神,一心可以位乾坤。浮云轩冕何足论,祝公早还要路津。

并包众智资多闻,倡明大义清妖氛。携持令誉归麒麟,蹇余不能康世屯。

浯溪有石高嶙峋,傥能奔走东郭㕙。

念奴娇·梦中犹记

梦中犹记,来时路、五马踟蹰攒立。江北城南春澹沲,山锁一天晴日。伊轧征车,徊徨去意,只有东风识。如今远在,谁人伴我浮白。

天外一曲阳春,依然有脚,来到萱堂北。不是奇情双照亮,肯寄鳞鸿相觅。酒引曹醇,歌翻楚调,触拨归心急。醉魂时绕,莺花世界风物。

虞美人·一年一度屠苏酒

一年一度屠苏酒。老我惊多又。明年岂是更无年。已是虚过、三十八年前。世间何物堪称好。家有斑衣老。相期他日早还归。怕似瞻由、出处不曾齐。

水调歌头·冬至子之半

冬至子之半,玉管罅微阳。壶中别有天地,转觉日增长。一样金章紫服,一样朱颜绿发,翁季俨相望。翁是修何行,未已且方将。玉生烟,兰竞秀,彩成行。翁无他智,只把一念答苍苍。今日列城桃李,他日八荒雨露,都是乃翁庄。要数义方训,不说窦家郎。

水调歌头·宇宙一大物

宇宙一大物,掌握付诸人。人心不满方寸,坱北浩无垠。或者寒蝉自比,不尔秃犀贻笑,龊龊竟何成。胡不引贤者,相与共弥纶。未如何,尝试使,问苍旻。四时迭起代谢,有屈岂无伸。昨夜伶伦声里,一气排阴直上,阳德与时新。道长自今日,持此庆生申。

满江红·宇宙中间

宇宙中间,还独笑、谁疏谁密。正从容行处,山停川溢。锺鼎勒铭模物象,山林赐路开行荜。要不如、胸次祗熙熙,无今昔。便百中,穿牙戟。怕六凿,生虚室。为幽香小伫,旋供吟笔。人事未须劳预虑,天公浑不消余力。看雨馀、云卷约帘旌,明红日。

临江仙·自有天然真富贵

自有天然真富贵,本来不为人妍。谨将醉眼著繁边。更擎高烛照,惊搅夜深眠。花不能言还自笑,何须有许多般。满空明月四垂天。柳边红沁露,竹外翠微烟。

醉落魄(人日南山约应提刑懋之)

无边春色。人情苦向南山觅。村村箫鼓家家笛。祈麦祈蚕,来趁元正七。

翁前子后孙扶掖。商行贾坐农耕织。须知此意无今昔。会得为人,日日是人日。

水调歌头·落日下平楚

落日下平楚,秋色到方塘。人间袢暑难耐,独有此清凉。龙卷八荒霖雨,鹤閟十州风露。回薄水云乡。欲识千里润,记取玉流芳。石兰衣,江蓠佩,芰荷裳。个中自有服媚,何必锦名堂。吸取玻璃清涨,唤起逍遥旧梦,人物俨相望。矫首望归路,三十六虚皇。

鹧鸪天·公在春官我已归

公在春官我已归。公来东蜀我居西。及公自遂移潼日,正我由潼使遂时。如有碍,巧相违。人生禁得几分飞。只祈彼此身长健,同处何曾有别离。

鹊桥仙·银潢濯月

银潢濯月,金茎团露,一日清於一日。昨宵云雨暗河桥,似划地、不如今夕。乘查信断,搘机人去,误了桥边消息。天孙问我巧何如,正为怕、不曾陈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