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南公(约1047--1086),字次儒,简称南公。建昌军南城县丰义乡人(今江西黎川县裘坊乡一带)。北宋文学家。博涉丰富,书无不读,为文不喜缀缉陈言。熙宁中,(公元1073年左右)士方推崇王肃、马融、许慎之业,剽掠临摹之艺大行,独南公不能逐时好。一试礼闱不遇,遂退而乐室灌园,益著书,且借史笔以寓贬,以斧名齐。元佑初,(公元1086年)立十科士,曾肇疏称之欲命以官,旋卒。南公著有灌园集二十卷,《文献通考》传于世。► 252篇诗词

老樵

何山老翁鬓垂雪?担负樵苏清晓发。

城门在望来路长,樵重身羸如疲鳖。

皮枯亦复汗淋沥,步强遥闻气呜咽。

同行壮俊常后追,体倦心烦未容歇。

街东少年殊傲岸,和袖高扉厉声唤。

低眉索价退听言,移刻才蒙酬与半。

纳樵收值不敢缓,病妇倚门待朝爨。

信眼

信眼成吟步,虚廊绕几回。见云侵月去,闻雨趁风来。

群动悄已息,烦襟相次开。慇勤谢凉气,少为挫蚊雷。

晚出寿春

马足迟迟破晓霜,朔风迎袖过川梁。帘栊几处迷醒魄,烟霭满空含曙光。

已是途程规进取,可能怀抱似鸿荒。平沙莽莽兵戈地,却为千秋起吊伤。

忆西村

东冈西下古墩头,草木风烟事事幽。畦垄弯环延果菜,笭箵参互献鱼鳅。

常开夜户誇无寇,竞拨香醅贺有秋。愿定此居犹未得,岂堪侥倖望公侯。

穷鬼

穷鬼断去志,送之岂无文。譬如衢路埃,屡归已复新。

随我三十载,间关不辞勤。诱我上债台,为我拥愁根。

羁旅风雨夕,空庐冰雪晨。赞成蹇拙谋,谨守冷静门。

遇酒或略避,见钱辄生嗔。亦憎富贵儿,永矢不失身。

昨者试群士,阒亡忽连旬。谓其舍我行,忍不许我闻。

乃复跳篱棘,诪张幻司阍。吹沙众官眼,使视玉为珉。

诡计动有效,更谁评正真。归来只康然,知我耻奏论。

忆昔熙宁初,与子俱食贫。相语厌此鬼,多方愿崩分。

宗伯正愦惑,委其制风云。仓黄刖我足,置我寂寞滨。

子脱白布衣,鬼颜愁不欣。自子有官守,辞乡八青春。

坐想廪俸优,宁复鬼敢亲。今者枉书札,无财亦云云。

信哉此鬼多,不限吴楚闽。阴灵虽叵测,要自有婚姻。

族党各生子,子嫔又生孙。宗支绕天下,焉往不见存。

子行改京官,途辙异凡民。闺房渐珠翠,盘桉溢膻荤。

万一鬼不喜,乖离在逡巡。顾我惯与君,应来合朋群。

益五以为十,其徒日滋蕃。吾文虽极高,鬼去无沿因。

过庄子祠堂

客过蒙城日欲曛,更寻祠馆拜遗真。文章昔已悲衰世,香火今谁望俗人。

诸子异端争土苴,千秋馀乱见缘因。祗应叔夜轻狂辈,未是先生入室宾。

尘埃

尘埃倚风日,放荡乘空飞。既眯驰者目,亦缁游子衣。

雨汁忽散漫,低徊化污泥。憧憧要歧路,致困在轮蹄。

六合局万有,成存各从宜。升沉俱害物,咄此其天姿。

咏白发 其二

已任萧衰潜似雪,何须轻脱便随梳。不及穷愁索长远,一生相逐未相疏。

见广度院紫荆一株先开

满树新英待发时,东风先动向阳枝。同根若是生疑怪,为道开迟谢亦迟。

过洪州

未定荣华与退休,三年四度过洪州。红尘白日知何得,西去东归不自由。

一带好山谁旧隐,百端閒事我新忧。可能石马亭边路,见客区区到白头。

己未上元宿崇相山寺

七十年华已半除,新春犹复感穷途。肠便酒味虽如旧,眼对花枝只似无。

计画但求閒次第,文章知是枉功夫。满城灯火笙歌沸,独访东山宿佛图。

池塘

池塘春草夏仍多,更照层林发翠波。到处风光长好在,座中愁客奈情何。

眼随高鸟寻乡思,手把閒书养睡魔。谁使早蝉能触拨,新声来与断肠和。

晓雨

晓雨彭彭发旧泥,田家拆壁备朝炊。无数星辰一轮月,夜来空似欲晴时。

为子举杯酒

为子举杯酒,轩然放吟声。岂无哀噫调,不尽幽郁情。

念此高简器,早为贫绪萦。迷阳乞衣食,拍拍岁月更。

人生负意气,曷不怀光晶。譬如坚贞松,岂为霜霰生。

永惭苟活迹,胸府针芒并。

虎泉

昔闻孤女子,遇虎斯泉侧。高僧为追诃,弭耳不敢食。

岁月几何时,称谈如宿夕。故知事可传,岂限涔泓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