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群星璀璨的唐朝诗人中,有这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诗人,他留下的诗作有限,史笔对他的着墨也不多,但是他流传下来的故事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这位诗人名叫崔郊,是唐朝元和年间的秀才,他最有名、也是唯一收录在《全唐诗》中的一篇诗,名为《赠婢》:

公子王孙逐后尘,

绿珠垂泪滴罗巾。

侯门一入深似海,

从此萧郎是路人。

这首诗巧妙地化用了两个典故,是一首看似简单,但却富有深意的佳作,而要真正说清楚这首诗所饱含的感情,还要从崔郊赶考的那一年说起。彼时十七岁的崔郊父母双亡,在姑姑的帮助下,好歹凑足了银子准备进京赶考。在姑姑家备考的那段日子,崔郊有时候会到花园里闲逛,有意无意间见到了一名婢女,那女子面如春晓、体态婀娜,着实是个美人,只一眼,少年心中早已小鹿乱撞了。

只是,崔郊却不敢把这份心意轻易表露出来,且不论他名义上是个官家公子,和婢女地位悬殊不说,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功名,只是个家道中落的穷小子,他思索再三,也没好意思开口向姑姑说出自己的想法。临别那日,在众多送别的家眷中,他并没有看到那名婢女,两人竟是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未曾说过。怀着这丝小小的遗憾,崔郊上考场了。

而那一边,他所不知道的是,姑姑家的那名婢女也对他芳心暗许,只是对于婢女来说,她更难以把这份感情宣之于口,在那等级尊卑森严的时代,她不敢贸然尝试,况且那崔郊究竟是什么心意,她也拿捏不准,万一真心错付、被人拒绝,只怕她在府里就待不下去了。于是,她找了由头,没有亲自去送崔郊,默默地让自己断了这种非分之想。

很多感情,可能还没有在水面上掀起波澜,就已在水下化为泡影了。若干年后,宰相于頔造访府上,也喜欢上了这名美貌的婢女,崔郊的姑姑并不知道婢女心中所思,便将她许给了于頔作妾,当然,我想姑姑即使知道其中有这样的原委,也断然不会拂了当朝宰相的意思。而风尘仆仆、衣锦还乡的崔郊,等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无疾而终的爱情故事。

姑姑的安慰他听不进去,他拿着酒冲到了马路上,看着那似血的残阳,挥笔在颓圮的断墙上写下了这首《赠婢》。诗中前两句化用了西晋石崇和宠妾绿珠至死不渝的爱情典故,绿珠的美貌为石崇带来了祸端,石崇拼死抵抗,表示绝对不把绿珠交出去,然而终究徒劳,绿珠为了守贞,也为了护石崇周全,选择跳楼自尽,而不久后石崇也被人所杀。

在这个典故中,虽然生生死死,血腥无比,然而究竟人家曾轰轰烈烈爱过一场,而他崔郊呢,甚至都没有当面剖露心迹,就已变成了侯门深府外的一介路人了,这种无奈和羞惭让他心头感伤极了,兀兀穷年了这么久,到底为了什么呢?这些始料未及的变故,早把他登科的喜悦冲刷得一干二净了。

如此悲催潦倒的时候,竟然还有好事者,把他写作的这首诗呈给了于頔,让官居高位的于頔知晓了其中还有这份内情。不过,当好事者满以为可以借相爷之手,让崔郊出个大丑的时候,这向来似乎"无权无势终被人欺"的定律,在于頔这里仿佛不管用了。

于頔吟咏着这首小诗,不禁想起了神话传说中的萧史。《列仙传》中曾记载秦穆公把自己的女儿弄玉嫁给了一个叫萧史的人,二人成婚后,萧史每日教弄玉吹箫。夫妇在月下吹箫时,天上飞下金龙紫凤。于是萧史跨龙,弄玉乘凤,自凤凰台翔云而去。人们现在所说的乘龙快婿指的便是萧史,有时候也把萧史唤作"萧郎"。

夫妇二人琴瑟和鸣、夫唱妇随,这样的神仙眷侣该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吧!这崔郊诗中把自己比作萧史,不就在隐隐表示对强拆鸳鸯的不满吗?于頔暗自笑了笑,突然释怀了,算了,君子不夺人所爱,他决定把那婢女还给崔郊。

崔郊和婢女的重逢,到底是怎样的感人场景,史书上当然不会缀笔,但是隔着厚重的历史尘埃,也似乎能闻到那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后的一阵芬芳,有情人终成眷属,萧郎并没有陌路,但是却提醒天下所有有情人,如果不早一些行动,那么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可能不会在原地等你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崔郊这份才情和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