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已至,骄阳似火,灼人的高温,说来也就来了。传统的降温方式渐渐被新的方式取代,手里的折扇好像也没了用处,空调已经被人们当做夏天"最伟大的发明"。

即便如此,人们却有一样消暑的方法,千年未变——吃瓜。这里的吃瓜,特指吃西瓜,而"吃瓜群众"也由来已久。

西瓜清爽解渴,是盛夏里最受欢迎的水果,有「天生白虎汤」之称。中国民间谚语云:夏日吃西瓜,药物不用抓。说明暑夏最适宜吃西瓜,不但可解暑热、发汗多,还可以补充水分,号称夏季瓜果之王。

​也许是由于"吃瓜群众"对西瓜的狂热喜爱,如今的中国,是西瓜在全球最大的产地,而关于它的起源,却众说纷纭:一说西瓜并非源于中国,而是产自于非洲,于西域传来,故名西瓜。另一种说法则源于神农尝百草的传说,相传西瓜在神农尝百草时被发现,原名叫稀瓜,意思是水多肉稀的瓜,但后来传着传着就变成了西瓜。但无论何种说法,西瓜在中国的栽培的确有着悠久的历史。

明朝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按胡娇于回纥得瓜种,名曰西瓜。则西瓜自五代时始入中国;今南北皆有。"似乎给后人留下了西瓜于五代时传入中国的定论,然而上世纪80年代广西某座西汉墓葬中出土的西瓜籽,又将各位"吃瓜群众"的历史大大提前。

甘甜好味,清凉解暑,"吃瓜群众"自然对西瓜趋之若鹜,而古代诗词中,自然少不得留下它的踪影。

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中兴四大诗人"的范成大,显然就是一位被西瓜征服了的"吃瓜群众"。他在路过开封时,当地瓜农邀请他尝瓜,他只吃了两块,便觉得暑意全消,欣然留下了一首著名的【西瓜园】,绘声绘色地描写了瓜田里的西瓜:

碧蔓凌霜卧软沙,年来处处食西瓜。
形模濩落淡如水,未可蒲萄苜蓿夸。

元代诗人方夔在【食西瓜】中把各位"吃瓜群众"的愉悦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缕缕花衫沾唾碧,痕痕丹血掐肤红。
香浮笑语牙生水,凉入衣襟骨有风。​

著名的爱国诗人文天祥也是一位野生的"吃瓜群众",而他的【西瓜吟】则将切瓜这件小事,写得霸气十足:

拔出金佩刀,斫破苍玉瓶。
千点红樱桃,一团黄水晶。
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
长安清富说邵平,争如汉朝作公卿。

明朝瞿佑的一首【红瓤瓜】则为西瓜赢得了"青门绿玉房"的美妙别称。

清初词人陈维崧也有一首优美的"吃瓜"词,名曰【洞仙歌·西瓜】,读后让人食指大动,口舌生津,堪称"吃瓜群众"当中的唯美派:

嫩瓤凉瓠,正红冰凝结,绀唾霞膏斗芳洁。
傍银床,牵动百尺寒泉。
缥色映,恍助玉壶寒彻。

人们熟知的才子纪晓岚也留下诗句盛赞西瓜是"凉争冰雪甜争蜜,消得温暾倾诸茶",心甘情愿地做了回"吃瓜群众"。

事实上,古代关于吃瓜的诗句,不胜枚举。诸如"一片冷裁潭底月,六湾斜卷陇头云"就将西瓜比喻成夏日里的深潭冷月,好不凉爽!清朝丘逢甲的"蕴雪令冰心齿凉,两团绿玉许分尝"也充分表达了这位"吃瓜群众"对白瓤西瓜的喜爱。诗句纷纷,皆是对西瓜的赞美之意,可见古代的"吃瓜群众"们,绝不吝啬对西瓜的喜爱。

在这样的炎炎夏夜里,欣赏完这些冒着沁人凉意的诗词,也让我们一起安静地做一回"吃瓜群众"吧。

西瓜性凉,虽然解暑,也不要贪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