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

小朝偃蹇大江东,烟月流连六代风。建业文房收宝笈,清凉法眼启琳宫。

帝都执玉才嫌后,天堑浮桥已架空。一听大梁春夜雨,最思花是去年红。

登泰山记

泰山之阳,汶水西流;其阴,济水东流。阳谷皆入汶,阴谷皆入济。当其南北分者,古长城也。最高日观峰,在长城南十五里。

余以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自京师乘风雪,历齐河、长清,穿泰山西北谷,越长城之限,至于泰安。是月丁未,与知府朱孝纯子颍由南麓登。四十五里,道皆砌石为磴,其级七千有余。

泰山正南面有三谷。中谷绕泰安城下,郦道元所谓环水也。余始循以入,道少半,越中岭,复循西谷,遂至其巅。古时登山,循东谷入,道有天门。东谷者,古谓之天门溪水,余所不至也。今所经中岭及山巅崖限当道者,世皆谓之天门云。道中迷雾冰滑,磴几不可登。及既上,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徕如画,而半山居雾若带然。

戊申晦,五鼓,与子颖坐日观亭,待日出。大风扬积雪击面。亭东自足下皆云漫。稍见云中白若摴蒱数十立者,山也。极天云一线异色,须臾成五彩。日上,正赤如丹,下有红光,动摇承之。或曰,此东海也。回视日观以西峰,或得日,或否,绛皓驳色,而皆若偻。

亭西有岱祠,又有碧霞元君祠;皇帝行宫在碧霞元君祠东。是日,观道中石刻,自唐显庆以来,其远古刻尽漫失。僻不当道者,皆不及往。

山多石,少土;石苍黑色,多平方,少圜。少杂树,多松,生石罅,皆平顶。冰雪,无瀑水,无鸟兽音迹。至日观数里内无树,而雪与人膝齐。

桐城姚鼐记。

张方伯

历数天将改,藩篱国早亡。士馀忠壮志,家在战争场。

女烈甘怀石,臣心尽布裳。同闾悲旧史,异代入祠堂。

树积阴云黑,旗翻落日黄。行游魂魄毅,溟海地茫茫。

山高月小

重嶂临秋壑,琼圭上碧峦。地高天四面,岩抱月孤寒。

氛气消空际,圆轮正夜阑。九霄清质外,一点万峰端。

玉宇微风转,青林白露团。有辉澄似水,无晕小如丸。

独赋江山静,回瞻天地宽。摄衣凭赤壁,兴极欲归难。

诗词汇 APP客户端 立即打开

夜起岳阳楼见月

高楼深夜静秋空,荡荡江湖积气通。万顷波平天四面,九霄风定月当中。

云閒朱鸟峰何处,水上苍龙瑟未终。便欲拂衣琼岛外,止留清啸落湘东。

山行·布谷飞飞劝早耕

布谷飞飞劝早耕,舂锄扑扑趁春睛。

千层石树遥行路,一带山田放水声。

八山

雪馀冰泮日华清,试向寒山托漫行。曳杖穿林逢客少,解裘登嶂觉身轻。

丁东石溜岩幽出,层叠岚光树上明。取作分司随口句,惊人无复谢宣城。

淮上有怀

吴钩结客佩秋霜,临别燕郊各尽觞。草色独随孤棹远,淮阴春尽水茫茫。

诗词汇 APP客户端 立即打开

读书难字过

披册千篇富,精心一字难。悦因成解后,劳在致思端。

义就《三仓辨》,形稽六体完。雌黄初未下,竹素获流观。

瑟僩文随了,虫鱼注亦殚。迷疑殊《穆传》,诘曲豁《殷盘》。

诵似珠从贯,怡如冻释澜。由来书义见,百遍莫辞看。

跋汪稼门提刑登岱诗刻

昔乘积雪被青山,曾入天门缥缈閒。日观沧溟犹在眼,白头明镜久惊颜。

壮才许国朝天近,名岳裁诗拥传还。盛藻宜摽千仞上,衰翁无力更追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