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及注释

译文
我躺在船上听到岳阳城里的钟声,航船就系在岳阳城边的树上。
江面空阔,明月渐渐升起,天水相连,夜气漾漾,江路茫茫。
夜深了,江上的月色特别皎洁,又传来舟子晚归时的歌声。
一串长长的歌声还在耳边回响,可舟子荡起船桨,如飞似的驶过我停泊的地方。

注释
岳阳:湖南洞庭湖边岳阳城。
苍茫:旷远迷茫的样子。
失江路:意谓江水苍茫,看不清江上行船的去路。
清辉:皎洁的月光。
阕(què):乐曲终止。
短楫:小船桨。

参考资料:1、 李元强、卢晋.宋诗鉴赏辞典.上海市: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69-712、 林冠群,周济夫 .古代文史名著选译丛书 欧阳修诗文选译.南京市:凤凰出版社,2011.05:013-015

赏析

首联"卧闻岳阳城里钟,系舟岳阳城下树",点染停舟的地点及周围的氛围。先用倒装句写出,因"系舟岳阳城下树",才有"卧闻岳阳城里钟"的意境。诗人先以"岳阳城下树"做为定点,然后,才移动他的视点,从上下、左右把握舟系城外的佳景,写听觉的远闻、近闻,视觉的远观、近观,从左右远近俯仰的转向,描摹岳阳城外的月光水色,倾听城内的晚钟和水上的晚唱,这一切都显得洒脱,旷达,毫无贬途中的黯然神伤之情。诗人先从钟声写起,钟声唤起了诗人的遐想,他是在贬谪途中于城外闻城内的"钟声",这"钟声"令诗人无法闲卧孤舟,那么诗笔就自然移到舟外江面上的天。

颔联"正见空江明月来,云水苍茫失江路"。"空江"二字,固然指洞庭湖口空旷开阔的景象,也暗示了诗人刚从遐想中醒来时的一片茫然之情,天地的空阔正显出了孤舟(即诗人)的渺小孤独无助。但月亮却是有情有义的,能及时而来,与诗人默然相对,为诗人排解贬谪夷陵的失意情怀。"空江明月"正是为写"失江路"做好了铺垫。诗人似乎想到了王勃的"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面对皎皎明月,面对"云水苍茫"的大江,诗人情不自禁要发出"路在何方"的疑问和叹惋。

继而颔联描绘月下晚唱:"夜深江月弄清辉,水上人歌月下归。诗人的注意力重返现实时,已是夜深月上,眼前呈现一片"江月弄清辉"的美景,令人想起唐代张若虚的诗句,"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月似乎看出了诗人心中的迷茫,于是故弄清辉,照明诗人高洁澄清的本心,提示诗人要坚守超拔脱俗的人生志趣。忽然水上传来舟子的渔歌,声音嘹亮悠远,这歌声与城里钟声又互相融合在一起,晚钟与晚唱,在浩渺江面上弥漫无际。

结联的"一阕声长听不尽,轻舟短楫去如飞"句,勾画了诗人被触动的心绪,当他蓦然听到归舟晚唱时,不禁在寂寞的旅途中获得一丝心灵的慰藉,陶醉于清辉江月及水上歌声之中。但是,由于轻舟短楫,疾去如飞,这一阕歌声还没听完,已经远逝了,岳阳城外的一切又归于宁静。诗人运用交错的声色描绘,以江面的歌声听不尽和轻舟疾行如飞的动态意象,给读者留下绵绵不尽的情思。诗人也以交错呼应之美,在实景的摹写中灵动地寄寓他旷达、孤寂的矛盾心境。

此诗写旅中思归,深藏不露;只是句句写景,然景中自有缕缕情思。以"城里钟"起,以月下歌止,拓前展后,留下足以使人驰骋想象的空间,同时以有意之"听"照应无意之"闻",表现了感情的变化。全诗语句平易流畅,情意深婉曲折。

参考资料:1、 吕进.爱我中华诗歌鉴赏·古代二分册.重庆市:重庆大学出版社,1993:8-9

创作背景

宋仁宗景祐三年(1036)五月,欧阳修因疏救范仲淹被贬为峡州夷陵(今湖北宜昌)县令,欧阳修携家人沿水路前往贬所,溯江而上,于九月初四夜泊岳阳城外的洞庭湖口,月下难眠,写下了这首七言短古《晚泊岳阳》。

诗人简介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永丰县)人,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与韩愈、柳宗元、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曾巩合称"唐宋八大家"。后人又将其与韩愈、柳宗元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