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诗词大全

葛覃

[先秦]佚名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zhītánshīzhōngwéihuángniǎofēiguànmíngjiējiē

葛草长得长又长,漫山遍谷都有它,藤叶茂密又繁盛。黄鹂上下在飞翔,飞落栖息灌木上,鸣叫婉转声清丽。
葛:多年生草本植物,花紫红色,茎可做绳,纤维可织葛布,俗称夏布,其藤蔓亦可制鞋(即葛屦),夏日穿用。 覃:本指延长之意,此指蔓生之藤。 施:蔓延。 中谷:山谷中。 维:发语助词,无义。 萋萋:茂盛貌。 黄鸟:一说黄鹂,一说黄雀。 于:作语助,无义。于飞,即飞。 集:栖止。 喈喈:鸟鸣声。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

zhītánshīzhōngwéishìshìwéizhǐwéizhī

葛草长得长又长,漫山遍谷都有它,藤叶茂密又繁盛。割藤蒸煮织麻忙,织细布啊织粗布,做衣穿着不厌弃。
莫莫:茂盛貌。 刈:斩,割。 濩:煮。此指将葛放在水中煮。 絺:细的葛纤维织的布。 綌:粗的葛纤维织的布。 斁:厌。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yángàoshīshìyángàoyánguībáobáohuànhàihuànhàifǒuguīníng

告诉管家心理话,说我心想回娘家。快把内衣洗干净。洗和不洗分清楚,回娘家去看父母。
言:一说第一人称,一说作语助词。 师氏:类似管家奴隶,或指保姆。 归:本指出嫁,亦可指回娘家。 薄:语助词。 污:洗去污垢。 私:贴身内衣。 浣:洗。 衣:上曰衣,下曰裳。此指外衣。 害:通“曷”,盍,何,疑问词。 否:不。 归宁:回家慰安父母,或出嫁以安父母之心。
郑伯克段于鄢

[先秦]左丘明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

chūzhènggōngshēnyuējiāngshēngzhuānggōnggòngshūduànzhuānggōngshēngjīngjiāngshìmíngyuēshēngsuíèzhīàigòngshūduànzhīqǐnggōnggōng

从前,郑武公在申国娶了一妻子,叫武姜,她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他取名叫“寤生”,所以很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
初:当初,这是回述往事时的说法。 郑武公:名掘突,郑桓公的儿子,郑国第二代君主。 娶于申:从申国娶妻。申,春秋时国名,姜姓,河南省南阳市北。 曰武姜:叫武姜。武姜,郑武公之妻,“姜”是她娘家的姓,“武”是她丈夫武公的谥号。共(gōng) 叔段:郑庄公的弟弟,名段。他在兄弟之中年岁小,因此称“叔段”。寤(wù) 生:难产的一种,胎儿的脚先生出来。寤,通“啎”,逆,倒着。 惊:使动用法,使姜氏惊。遂恶(wù) 之:因此厌恶他。遂,连词,因而。恶,厌恶。 爱:喜欢,喜爱。亟(qì) 请于武公:屡次向武公请求。亟,屡次。于,介词,向。 公弗许:武公不答应她。弗,不。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zhuānggōngwèiwéizhīqǐngzhìgōngyuēzhìyánguóshūyāntuówéimìngqǐngjīng使shǐzhīwèizhījīngchéngshūzhòngyuēdōuchéngguòbǎizhìguózhīhàixiānwángzhīzhìdōuguòcānguózhīzhōngzhīxiǎojiǔzhījīnjīngfēizhìjun1jiāngkāngōngyuējiāngshìzhīyānhàiduìyuējiāngshìyànzhīyǒuzǎowéizhīsuǒ使shǐmànmànnánmàncǎoyóuchúkuàngjun1zhīchǒnggōngyuēduōhángdàizhī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如果城墙超过三百方丈长,那就会成为国家的祸害。先王的制度规定,国内最大的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得超过它的五分之一,小的不能超过它的九分之一。京邑的城墙不合法度,非法制所许,恐怕对您有所不利。”庄公说:“姜氏想要这样,我怎能躲开这种祸害呢?”祭仲回答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处置,别让祸根滋长蔓延,一滋长蔓延就难办了。蔓延开来的野草还不能铲除干净,何况是您受宠爱的弟弟呢?”庄公说:“多做不义的事情,必定会自己垮台,你姑且等着瞧吧。
及庄公即位:到了庄公做国君的时候。及,介词,到。即位,君主登上君位。 制:地名,即虎牢,河南省荥(xíng)阳县西北。 岩邑:险要的城镇。岩,险要。邑,人所聚居的地方。虢(guó) 叔死焉:东虢国的国君死在那里。虢,指东虢,古国名,为郑国所灭。焉,介词兼指示代词相当于“于是”“于此”。 佗邑唯命:别的地方,听从您的吩咐。佗,同“他”,指示代词,别的,另外的。唯命,只听从您的命令。 京:地名,河南省荥阳县东南。谓之京城大(tài) 叔:京地百姓称共叔段为京城太叔。大,同“太”。王力、朱骏声作古今字。《说文》 段注:“太从大声,后世凡言大,而以为形容未尽则作太,如大宰,俗作太宰,大子,俗作太子,周大王俗作太王是也。祭(zhài) 仲:郑国的大夫。 祭:特殊读音。都城过百雉(zhì):都邑的城墙超过了300丈。 都:《左传·庄公二十八年》“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指次于国都而高于一般邑等级的城市。 雉:古代城墙长一丈,宽一丈,高一丈为一堵,三堵为一雉,即长三丈。 国之害也:国家的祸害。 先王:前代君王。郭锡良《古代汉语讲授纲要》注为周开国君主文、武王。大都不过参(sān) 国之一:大城市的城墙不超过国都城墙的三分之一,参,同“三”。 中五之一:中等城市城墙不超过国都城墙的五分之一。“五分国之一”的省略。 小九之一:小城市的城墙不超过国都城墙的九分之一。“九分国之一”的省略。 不度:不合法度。 非制也:不是先王定下的制度。 不堪:受不了,控制不住的意思。 焉辟害:哪里能逃避祸害。辟,“避”的古字。何厌(厌) 之有:有何厌。有什么满足。宾语前置 何:疑问代词作宾语定语。 之:代词,复指前置宾语。 为之所:给他安排个地方,双宾语,即重新安排。无使滋蔓(zī màn):不要让他滋长蔓延,“无”通“毋”(wú)。 图:除掉。 犹:尚且。 况:何况。多行不义, 必自毙:多做不义的事,必定自己垮台。毙,本义倒下去、垮台。汉以后才有“死”义。 姑:姑且,暂且。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暱,厚将崩。”

érshūmìng西běièrgōngyuēguókānèrjun1jiāngruòzhīshūchénqǐngshìzhīruòqǐngchúzhīshēngmínxīngōngyuēyōngjiāngshūyòushōuèrwéizhìlǐnyánfēngyuēhòujiāngzhònggōngyuēhòujiāngbēng

过了不久,太叔段使原来属于郑国的西边和北边的边邑也背叛归为自己。公子吕说:“国家不能有两个国君,现在您打算怎么办?您如果打算把郑国交给太叔,那么我就去服待他;如果不给,那么就请除掉他,不要使百姓们产生疑虑。”庄公说:“不用除掉他,他自己将要遭到灾祸的。”太叔又把两属的边邑改为自己统辖的地方,一直扩展到廪延。公子吕说:“可以行动了!土地扩大了,他将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庄公说:“对君主不义,对兄长不亲,土地虽然扩大了,他也会垮台的。”
既而:固定词组,不久。命西鄙北鄙(bǐ) 贰于已:命令原属庄公的西部和北部的边境城邑同时也臣属于自己。 鄙:边 邑也,从邑,啚声,边境上的城邑。 贰:两属。 公子吕:郑国大夫。 堪:承受。 若之何:固定结构,对它怎么办?之,指“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这件事。欲与大(tài) 叔:如果想把国家交给共叔段。与,给予。 臣请事之:那么我请求去事奉他。事,动词,事奉。 生民心:使动,使民生二心。 无庸:不用。“庸”、“用”通用,一般出现于否定式。 将自及:将自己赶上灾难, 杜预注:“及之难也。 及:本义追赶上。 收贰以为己:把两属的地方收为自己的领邑。贰,指原来贰属的西鄙北鄙。 以为,“以之为”的省略。廪(lǐn) 延:地名,河南省延津县北。 厚将得众:势力雄厚,就能得到更多的百姓。众,指百姓。 不义:不暱(nì), 厚将崩:共叔段对君不义,百姓就对他不亲,势力再雄厚,将要崩溃。 暱:同昵(异体),亲近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shūwánshànjiǎbīngchéngjiāngzhèngrénjiāngzhīgōngwényuēmìngfēngshuàichēèrbǎichéngjīngjīngpànshūduànduànyāngōngzhūyānyuèxīnchǒushūchūbēngòng

太叔修治城廓,聚集百姓,修整盔甲武器,准备好兵马战车,将要偷袭郑国。武姜打算开城门作内应。庄公打听到公叔段偷袭的时候,说:“可以出击了!”命令子封率领车二百乘,去讨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五月二十三日,太叔段逃到共国。
完聚:修治(城郭),聚集(百姓)。完,修葺(qì)。 缮甲兵:修整作战用的甲衣和兵器。缮,修理。甲,铠甲。兵,兵器。具卒乘(shènɡ):准备步兵和兵车。具,准备。卒,步兵。乘,四匹马拉的战车。 袭:偷袭。行军不用钟鼓。 杜预注:“轻行掩其不备曰袭”。本是贬义,后逐渐转为中性词。 夫人将启之:武姜将要为共叔段作内应。夫人,指武姜。启之,给段开城门,即作内应。启,为动用法。 公闻其期:庄公听说了偷袭的日期。帅车二百乘 :率领二百辆战车。帅,率领。古代每辆战车配备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二百乘,共甲士六百人,步卒一万四千四百人。 叛:背叛。 入:逃入。 公伐诸鄢:庄公攻打共叔段在鄢邑。 诸:之于,合音词 。 辛丑:干支纪日。 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地支:子丑寅卯辰巳(sì)午未申酉戌(xū)亥。二者相配,用以纪日,汉以后亦用以纪年。即二十三日。 出奔共:出逃到共国(避难)。奔,逃亡。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shūyuēzhèngduànyānduànyánèrjun1yuēchēngzhèngshījiāowèizhīzhèngzhìyánchūbēnnánzhī

《春秋》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说他是庄公的弟弟;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称庄公为“郑伯”,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是史官下笔有为难之处。
不弟:不守为弟之道。与“父不父,子不子用法相同。”《春秋》 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如二君, 故曰克: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克,战胜。称郑伯, 讽失教也:称庄公为“郑伯”,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讥,讽剌。失教,庄公本有教弟之责而未教。 谓之郑志: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志,意愿。不言出奔, 难之也: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是史官下笔有为难之处。

遂寘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遂为母子如初。

suítiánjiāngshìchéngyǐngérshìzhīyuēhuángquánxiàngjiànérhuǐzhīyǐngkǎoshūwéiyǐngfēngrénwénzhīyǒuxiàngōnggōngzhīshíshíshěròugōngwènzhīduìyuēxiǎorényǒujiēchángxiǎorénzhīshíwèichángjun1zhīgēngqǐngzhīgōngyuēěryǒuyǐngkǎoshūyuēgǎnwènwèigōngzhīqiěgàozhīhuǐduìyuējun1huànyānruòquèquánsuìérxiàngjiànshuíyuērángōngcóngzhīgōngérsuìzhīzhōngróngróngjiāngchūérsuìzhīwàixièxièsuíwéichū

庄公就把武姜安置在城颍,并且发誓说:“不到黄泉(不到死后埋在地下),不再见面!”过了些时候,庄公又后悔了。有个叫颍考叔的,是颍谷管理疆界的官吏,听到这件事,就把贡品献给郑庄公。庄公赐给他饭食。颍考叔在吃饭的时候,把肉留着。庄公问他为什么这样。颍考叔答道:“小人有个老娘,我吃的东西她都尝过,只是从未尝过君王的肉羹,请让我带回去送给她吃。”庄公说:“你有个老娘可以孝敬,唉,唯独我就没有!”颍考叔说:“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庄公把原因告诉了他,还告诉他后悔的心情。颍考叔答道:“您有什么担心的!只要挖一条地道,挖出了泉水,从地道中相见,谁还说您违背了誓言呢?”庄公依了他的话。庄公走进地道去见武姜,赋诗道:“大隧之中相见啊,多么和乐相得啊!”武姜走出地道,赋诗道:“大隧之外相见啊,多么舒畅快乐啊!”从此,他们恢复了从前的母子关系。
寘:“置”的通用字。放置,放逐。 誓之:为动,对她发誓。 黄泉:地下的泉水,喻墓穴,指死后。 悔之:为动,对这事后悔 。 颍考叔:郑国大夫,执掌颍谷(今河南登封西)。 封人:管理边界的地方长官。 封:聚土培植树木。古代国境以树(沟)为界,故为边界标志。 有献:有进献的东西。献作宾语,名词。 赐之食:赏给他吃的。双宾语。 食舍肉:吃的时候把肉放置一边不吃。 舍,舍的古字。 尝:吃过。 羹:带汁的肉。《尔雅·释器》:“肉谓之羹。”遗(wèi) 之:赠送给她。繄(yī) 我独无:我却单单没有啊! 繄:句首语气助词,不译 。 敢问何谓也:冒昧地问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敢:表敬副词,冒昧。 故:原故,原因和对姜氏的誓言。 悔:后悔的心情。 何患焉:您在这件事上忧虑什么呢? 焉:于是。 阙:通“掘”,挖。 隧而相见:挖个地道,在那里见面。隧,隧道,这里用作动词,指挖隧道。 其谁曰不然:那谁能说不是这样(不是跟誓词相合)呢?其,语气助词,加强反问的语气。然,代词,代庄公对姜氏发的誓言。 赋:赋诗, 孔颖达疏:“谓自作诗也。”大隧之中, 其乐也融融:走进隧道里,欢乐真无比。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yì):走出隧道外,心情多欢快。 中、 融:上古冬韵,今押韵。 外, 洩:上古月韵,今不押韵。 遂为母子如初:从此作为母亲和儿子象当初一样。

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是之谓乎!”

jun1yuēyǐngkǎoshūchúnxiàoàishīzhuānggōngshīyuēxiàokuìyǒngěrlèishìzhīwèi

君子说:“颍考叔是位真正的孝子,他不仅孝顺自己的母亲,而且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伯身上。《诗经·大雅·既醉》篇说:‘孝子不断地推行孝道,永远能感化你的同类。’大概就是对颍考叔这类纯孝而说的吧?”
君子:道德高尚的人。 施及庄公:施,延及。延及庄公。孝子不匮, 永锡尔类:匮,尽。锡,通赐,给与。 其是之谓乎:其,表推测语气,之,结构助词,助词宾语前置。
曹刿论战

[先秦]左丘明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徧 同:遍)

shíniánchūnshīgōngjiāngzhàncáoguìqǐngjiànxiāngrényuēròushízhěmóuzhīyòujiānyānguìyuēròushízhěwèinéngyuǎnmóunǎijiànwènzhàngōngyuēshísuǒāngǎnzhuānfènrénduìyuēxiǎohuìwèipiánmíncónggōngyuēshēnggǎnjiāxìnduìyuēxiǎoxìnwèishéngōngyuēxiǎozhīsuīnéngcháqíngduìyuēzhōngzhīshǔzhànzhànqǐngcóngpiántóng)biàn

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我们鲁国。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他的同乡说:“当权的人自会谋划这件事,你又何必参与呢?”曹刿说:“当权的人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于是入朝去见鲁庄公。曹刿问:“您凭借什么作战?”鲁庄公说:“衣食(这一类)养生的东西,我从来不敢独自专有,一定把它们分给身边的大臣。”曹刿回答说:“这种小恩小惠不能遍及百姓,老百姓是不会顺从您的。”鲁庄公说:“祭祀用的猪牛羊和玉器、丝织品等祭品,我从来不敢虚报夸大数目,一定对上天说实话。”曹刿说:“小小信用,不能取得神灵的信任,神灵是不会保佑您的。”鲁庄公说:“大大小小的诉讼案件,即使不能一一明察,但我一定根据实情(合理裁决)。”曹刿回答说:“这才尽了本职一类的事,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如果作战,请允许我跟随您一同去。”
曹刿:春秋时鲁国大夫。著名的军事理论家。 十年:鲁庄公十年(公元前年)。 齐师:齐国的军队。齐,在今山东省中部。师,军队。 伐:攻打。 我:指鲁国。《左传》根据鲁史而写,故称鲁国为“我”。 公:诸侯的通称,这里指鲁庄公。 肉食者:吃肉的人,指当权者。 谋:谋议。 间:参与。 鄙:鄙陋,目光短浅。 乃:于是,就。 何以战:就是“以何战”,凭借什么作战?以,用,凭,靠。衣食所安, 弗敢专也: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不敢独自享用。 安:有“养”的意思。 弗:不。 专:独自专有,个人专有。 必以分人:省略句,省略了"之",完整的句子是“必以之分人”。一定把它分给别人。以,把。 人:指鲁庄公身边的近臣或贵族。 遍:一作“徧”,遍及,普遍。 牺牲玉帛:古代祭祀用的祭品。牺牲,祭祀用的猪、牛、羊等。玉,玉器。帛,丝织品。 加:虚报夸大。 小信未孚:�这只是)小信用,未能让神灵信服。孚,使人信服。福:名词作动词,赐福,保佑。狱:(诉讼)案件。察:明察。情:实情。忠之属也:这是尽了职分(的事情)。忠,尽力做好分内的事。属,种类。可以一战:就是“可以之一战”,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可,可以。以,凭借。战则请从:(如果)作战,请允许(我)跟从去。从:随行,跟从。

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

gōngzhīchéngzhànzhǎngsháogōngjiāngzhīguìyuēwèirénsānguìyuēshībàigōngjiāngchízhīguìyuēwèixiàshìzhédēngshìérwàngzhīyuēsuízhúshī

到了那一天,鲁庄公和曹刿同坐一辆战车,在长勺和齐军作战。鲁庄公将要下令击鼓进军。曹刿说:“现在不行。”等到齐军三次击鼓之后。曹刿说:“可以击鼓进军了。”齐军大败。鲁庄公又要下令驾车马追逐齐军。曹刿说:“还不行。”说完就下了战车,察看齐军车轮碾出的痕迹,又登上战车,扶着车前横木远望齐军的队形,这才说:“可以追击了。”于是追击齐军。
公与之乘:鲁庄公和他共坐一辆战车。之,指曹刿。 长勺:鲁国地名,今山东莱芜东北。 败绩:军队溃败。 驰:驱车追赶。 辙:车轮碾出的痕迹。 轼:古代车厢前做扶手的横木。 遂:于是,就。 逐:追赶,这里指追击。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gōngwènduìyuēzhànyǒngzuòzàiérshuāisānérjiéjiéyíngzhīguónányǒuyānshìzhéluànwàngzhúzhī

打了胜仗后,鲁庄公问他取胜的原因。曹刿回答说:“作战,靠的是士气。第一次击鼓能够振作士兵们的士气。第二次击鼓士兵们的士气就开始低落了,第三次击鼓士兵们的士气就耗尽了。他们的士气已经消失而我军的士气正旺盛,所以才战胜了他们。像齐国这样的大国,他们的情况是难以推测的,怕他们在那里设有伏兵。后来我看到他们的车轮的痕迹混乱了,望见他们的旗帜倒下了,所以下令追击他们。”
既克:已经战胜。既,已经。夫战, 勇气也:作战,(是靠)敢作敢为毫不畏惧的气概。夫,放在句首,表示将发议论,没有实际意义。 一鼓作气:第一次击鼓能振作士气。作,振作。 再:第二次。 三:第三次。 彼竭我盈:他们的勇气已尽,我们的勇气正盛。彼,代词,指齐军方面。盈,充沛,饱满,这里指士气旺盛。 难测:难以推测。测,推测,估计。 伏:埋伏。 靡:倒下。 曹刿论战:选自《左传·庄公十年》。题目是(教材编写者)后加的。
齐桓公伐楚盟屈完

[先秦]左丘明

齐侯与蔡姬乘舟于囿,荡公。公惧变色;禁之,不可。公怒,归之,未之绝也。蔡人嫁之。

hóucàichéngzhōuyòudànggōnggōngbiànjìnzhīgōngguīzhīwèizhījuécàirénjiàzhī

齐桓公与夫人蔡姬在园林中乘舟游玩,蔡姬故意晃动小船,桓公吓得脸色都变了,他阻止蔡姬,蔡姬却不听。桓公一怒之下让她回到了蔡国,但没有说与她断绝夫妻关系,蔡姬的哥哥蔡穆侯却让她改嫁了。

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我先君履: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对曰:“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给?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

niánchūnhóuzhūhóuzhīshīqīncàicàikuìsuíchǔchǔ使shǐshīyányuējun1chùběihǎiguǎrénchùnánhǎiwéishìfēngniúxiàngjun1zhīshèguǎnzhòngduìyuēzhàokānggōngmìngxiānjun1tàigōngyuēhóujiǔshízhēngzhījiázhōushìxiānjun1dōngzhìhǎi西zhìnánzhìlíngběizhìěrgòngbāomáowánggòngsuōjiǔguǎrénshìzhēngzhāowángnánzhēngérguǎrénshìwènduìyuēgòngzhīguǎjun1zhīzuìgǎngònggěizhāowángzhījun1wènzhūshuǐbīn

鲁僖公四年的春天,齐桓公率领诸侯国的军队攻打蔡国。蔡国溃败,接着又去攻打楚国。楚成王派使节到诸侯之师对齐桓公说:“您住在北方,我住在南方,双方相距遥远,即使是马牛牝牡相诱也不相及。没想到您进入了我们的国土这是什么缘故?”管仲回答说:“从前召康公命令我们先君姜太公说:‘五等诸侯和九州长官,你都有权征讨他们,从而共同辅佐周王室。’召康公还给了我们先君征讨的范围:东到海边,西到黄河,南到穆陵,北到无隶。你们应当进贡的包茅没有交纳,周王室的祭祀供不上,没有用来渗滤酒渣的东西,我特来征收贡物; 周昭王南巡没有返回,我特来查问这件事。”楚国使臣回答说: “贡品没有交纳,是我们国君的过错,我们怎么敢不供给呢?周昭王南巡没有返回,还是请您到水边去问一问吧!”
诸侯之师:指参与侵蔡的鲁、宋、陈、卫、郑、许、曹等诸侯国的军队。 蔡:诸侯国名,姬姓,在今河南汝南、上蔡、新蔡一带。 楚子:指楚成王。 与:介词,跟,和。北海、 南海:泛指北方、南方边远的地方,不实指大海,形容两国相距甚远。 唯是:即使。 风:公畜和母畜在发情期相互追逐引诱。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由于相距遥远,虽有引诱,也互不相干。 不虞:不料,没有想到。 涉:淌水而过,这里的意思是进入,委婉地指入侵。 召康公:召公。周成王时的太保,“康”是谥号。 先君:已故的君主, 大公:太公, 指姜尚,他是齐国的开国君主。 五侯: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的诸侯。 九伯:九州的长官。五侯九伯泛指各国诸侯。 实征之:可以征伐他们。 履:践踏。这里指齐国可以征伐的范围。 海:指渤海和黄海。 河:黄河。 穆陵:地名,即今山东的穆陵关。 无棣:地名,齐国的北境, 在今山东无棣县附近。 贡:贡物。 包:裹束。 茅:菁茅。 入:进贡。 共:同“供”,供给。 缩酒:渗滤酒渣, 祭祀时的仪式之一:把酒倒在束茅上渗下去,就像神饮了一样(依郑玄说,见《周礼甸师》注)。 寡人:古代君主自称。 征:责问,追问。 昭王:周成王的孙子周昭王。 问:责问。

师进,次于陉。

shījìnxíng

于是齐军继续前进,临时驻扎在陉。
次:军队临时驻扎。 陉:山名,在今河南偃城县南。

夏,楚子使屈完如师。师退,次于召陵。齐侯陈诸侯之师,与屈完乘而观之。齐侯曰:“岂不榖

xiàchǔ使shǐwánshīshī退tuìzhàolínghóuchénzhūhóuzhīshīwánchéngérguānzhīhóuyuē

这年夏天,楚成王派使臣屈完到齐军中去交涉,齐军后撤,临时驻扎在召陵。齐桓公让诸侯国的军队摆开阵势,与屈完同乘一辆战车观看军容。齐桓公说:“诸侯们难道是为我而来吗?他们不过是为了继承我们先君的友好关系罢了。你们也同我们建立友好关系,怎么样?”屈完回答说:“承蒙您惠临敝国并为我们的国家求福,忍辱接纳我们国君,这正是我们国君的心愿。”齐桓公说:“我率领这些 诸侯军队作战,谁能够抵挡他们?我让这些军队攻打城池,什么样的城攻不下?”屈完回答说:‘如果您用仁德来安抚诸侯,哪个敢不顺服?如果您用武力的话,那么楚国就把方城山当作城墙,把汉水当作护城河,您的兵马虽然众多,恐怕也没有用处!”
屈完:楚国大夫。 如:到,去。 师:军队。 召陵:楚国地名,在今河南偃城东。 不榖:不善,诸侯自己的谦称。 惠:恩惠,这里作表示敬意的词。 徼:求;本义是巡查、巡逻。 敝邑:对自己国家的谦称。 辱:屈辱,这里作表示敬意的词。 众:指诸侯的军队, 绥:安抚。 方城:指楚国在 北境修筑的楚长城。

屈完及诸侯盟。

wánzhūhóuméng

后来,屈完代表楚国与诸侯国订立了盟约。
盟:订立盟约。
齐桓下拜受胙

[先秦]左丘明

夏,会于葵丘,寻盟,且修好,礼也。

xiàhuìkuíqiūxúnméngqiěxiūhǎo

夏天,齐桓公在葵丘与各国诸侯聚会,为的是重申原来的盟誓,使大家更加和好。这是合乎礼的。
葵丘:宋国地名,在今河南兰考。一说在民权县东北。当时齐桓公与宋襄公、鲁僖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曹共公在葵丘相会。 寻盟:重温旧盟。齐桓公曾在曹国的洮会合过鲁、宋等诸侯,故称“寻盟”。寻,通“爝(jué)”,把冷了的东西重新温一温,引申为重续或重温。盟,在神前立誓缔约。

王使宰孔赐齐侯胙,曰:“天子有事于文武,使孔赐伯舅胙。”齐侯将下拜。孔曰:“且有后命。天子使孔曰:‘以伯舅耋老,加劳,赐一级,无下拜!”’对曰:“天威不违颜咫尺,小白余敢贪天子之命‘无下拜’!恐陨越于下,以遗天子羞,敢不下拜?”下,拜,登,受。

wáng使shǐzǎikǒnghóuzuòyuētiānyǒushìwén使shǐkǒngjiùzuòhóujiāngxiàbàikǒngyuēqiěyǒuhòumìngtiān使shǐkǒngyuējiùdiélǎojiāláoxiàbài!!duìyuētiānwēiwéiyánzhǐchǐxiǎobáigǎntāntiānzhīmìngxiàbài!!kǒngyǔnyuèxiàtiānxiūgǎnxiàbài??xiàbàidēngshòu

周襄王派宰孔赏赐齐侯一块祭肉。宰孔说:“天子正忙于祭祀文王、武王,特派我来,赏赐伯舅一块祭肉。” 齐侯刚要下阶拜谢。宰孔说:“且慢,后面还有命令哩。天子命我告诉您:‘伯舅年纪大了,加之对王室有功,特赐爵一级,不必下阶拜谢。’”齐桓公答谢:“天子的威严,离我不过咫尺,小白我岂敢贪受天子之命‘不下拜’?果真那样,只怕就会垮台,使天子也蒙受羞耻。怎敢不下阶拜谢!” 下阶,拜谢;登堂,领赏。
王:周襄王。 宰孔:周襄王的使臣。宰,官名。孔,人名。 胙:古代祭祀时供的肉。文、 武:周文王与周武王。 伯舅:周天子尊称同姓诸侯为伯父或叔父,尊称异姓诸侯为伯舅。周,姬姓;齐,姜姓。 耋老:老迈,年高。耋,七十岁。 加劳:加上有功劳。一说重加慰劳。 违:离。 颜:面。 咫尺:距离很近,八寸为咫。 小白:齐桓公名。 余:我。 敢:怎敢。 贪:贪妄,意为恃宠而违礼法。 陨越:坠落。指违背礼法。
采蘩

[先秦]佚名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

cǎifánzhǎozhǐyòngzhīgōnghóuzhīshì

什么地方采白蘩,沼泽旁边沙洲上。采来白蘩做何用?公侯之家祭祀用。
于以:问词,往哪儿。一说语助。 蘩:白蒿。生彼泽中,叶似嫩艾,茎或赤或白,根茎可食,古代常用来祭祀。 沼:沼泽。 沚:这里用为水中的小块陆地之意。 事:此指祭祀。

于以采蘩?于涧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宫。

cǎifánjiànzhīzhōngyòngzhīgōnghóuzhīgōng

什么地方采白蘩,采来白蘩溪中洗。采来白蘩做何用?公侯之宫祭祀用。
涧:山夹水也。山间流水的小沟。 宫:大的房子;汉代以后才专指皇宫。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还归。

bèizhītóngtóngzàigōngbèizhībáoyánháiguī

差来专为采白蘩,没日没夜为公侯。差来采蘩人数多,不要轻言回家去。
被:同“髲”。首饰,取他人之发编结披戴的发饰,相当于今之假发。一说这里是用为施加之意。 僮僮:首饰盛貌,一说高而蓬松,又说光洁不坏貌。一说这里用为未成年的僮仆、奴婢之意。 夙:早。 公:公庙。 祁祁:形容首饰盛,一说舒迟貌。这里用为众多之意。 薄:这里用为减少之意。 归:归寝。
子鱼论战

[先秦]左丘明

二十有二年春,公伐邾,取须句。夏,宋公、卫侯、许男、滕子伐郑。秋,八月丁未,及邾人战于升陉。冬,十有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师败绩。

èrshíyǒuèrniánchūngōngzhūxiàsònggōngwèihóunánténgzhèngqiūyuèdīngwèizhūrénzhànshēngxíngdōngshíyǒuyuèshuòsònggōngchǔrénzhànhóngsòngshībài

楚人伐宋以救郑。宋公将战。大司马固谏曰:“天之弃商久矣,君将兴之,弗可赦也已。”弗听。冬十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济。司马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公曰:“不可。”既济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陈而后击之,宋师败绩。公伤股,门官歼焉。

chǔrénsòngjiùzhèngsònggōngjiāngzhànjiànyuētiānzhīshāngjiǔjun1jiāngxìngzhīshètīngdōngshíyuèshuòsònggōngchǔrénzhànhóngsòngrénchénglièchǔrénwèiyuēzhòngguǎwèiqǐngzhīgōngyuēérwèichénglièyòugàogōngyuēwèichénérhòuzhīsòngshībàigōngshāngménguānjiānyān

楚军攻打宋国以援救郑国。宋襄公将要迎战,大司马公孙于是劝阻说,“上天遗弃商朝已经很久了,君王要振兴它,不可,赦免楚国吧。”襄公不听。宋襄公和楚国人在泓水交战。宋军已经排成战斗的行列,楚国人没有全部渡过泓水。子鱼说:“对方人多,我方人少,趁着他们没有全部渡过泓水,请攻击他们。”宋襄公说:“不行。”楚军全部渡河,但尚未排好阵势,(子鱼)再次报告(宋襄公)。宋襄公说:“还不行。”(楚军)摆好阵势(宋军)才攻击楚军。宋军大败,宋襄公大腿受伤,国君的卫士被杀绝了。
宋公:宋襄公,名兹父。前638年,宋伐楚,楚救郑,这年冬天宋楚两军交战于泓。。 大司马:掌管军政、军赋的官职,这里指公孙固。 泓:泓水,在今河南省柘(zhè这)城县西。 既:已经。 济:渡过。 司马:统帅军队的高级长官,此指目夷,字子鱼。 告:报告。 陈:通“阵”,这里作动词,即摆好阵势。 败绩:大败。 股:大腿。 门官:国君的卫士。

国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伤,不禽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子鱼曰:“君未知战。勍敌之人,隘而不列,天赞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犹有惧焉!且今之勍者,皆我敌也。虽及胡耇,获则取之,何有于二毛?明耻教战,求杀敌也。伤未及死,如何勿重?若爱重伤,则如勿伤;爱其二毛,则如服焉。三军以利用也,金鼓以声气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声盛致志,鼓儳可也。”

guórénjiējiùgōnggōngyuējun1zhòngshāngqínèrmáozhīwéijun1àiguǎrénsuīwángguózhīchénglièyuējun1wèizhīzhànqíngzhīrénàiérliètiānzànérzhīyóuyǒuyānqiějīnzhīqíngzhějiēsuīgǒuhuòzhīyǒuèrmáomíngchǐjiāozhànqiúshāshāngwèizhòngruòàizhòngshāngshāngàièrmáoyānsānjun1yòngjīnshēngéryòngzhīàishēngshèngzhìzhìchán

国人都责备宋襄公。襄公说:“君子不再伤害已经受伤的人,不俘虏头发斑白的老人。古代用兵的道理,不凭借险隘的地形阻击敌人。我虽然是亡国者的后代,(也)不攻击没有排成阵势的敌人。”子鱼说:“主公不懂得作战。面对强大的敌人,(敌人)因地势险阻而未成阵势,这是上天帮助我们;阻碍并攻击他们,不也可以吗?还有什么害怕的呢?而且现在强大的,都是我们的敌人。即使是年纪很大的人,能俘虏就抓回来,还管什么头发斑白的敌人?教导士兵作战,使他们知道退缩就是耻辱来鼓舞战斗的勇气,教战士掌握战斗的方法,就是为了杀死敌人。(敌人)受伤却还没有死,为什么不能再杀伤他们?如果怜惜(他们,不愿)再去伤害受伤的敌人,不如一开始就不伤害他们;怜惜头发斑白的敌人,不如(对敌人)屈服。军队凭借有利的时机而行动,锣鼓用来鼓舞士兵的勇气。利用有利的时机,当(敌人)遇到险阻,(我们)可以进攻。声气充沛盛大,增强士兵的战斗意志,攻击未成列的敌人是可以的。”
咎:怪罪,归罪,指责。重(chóng从)再次。 禽:通“擒”,俘虏。 二毛:头发斑白的人,指代老人。 阻:迫也。隘,险也。言不迫人于险。 寡人:国君自称。 亡国之余:亡国者的后代。宋襄公是商朝的后代,商亡于周。 鼓:击鼓(进军)名词做动词。勍(qíng) 敌:强敌,劲敌。 勍:强而有力。 隘:这里作动词,处在险隘之地。 赞:助。 成列:排成战斗行列。胡耇(gǒu苟):年纪很大的人。 胡:年老。 何有于二毛:意思是还管什么头发花白的敌人。 明耻:使认识什么是耻辱。 教战:教授作战的技能。 爱重伤:怜悯受伤的敌人。 服:�对敌人)屈服。三军:春秋时,诸侯大国有三军,即上军,中军,下军。这里泛指军队。用:施用,这里指作战。金鼓:古时作战,击鼓进兵,鸣金收兵。金:金属响器。声气:振作士气。儳(chán谗):不整齐,此指不成阵势的军队。
寺人披见文公

[先秦]左丘明

吕、郤畏逼,将焚公宫而弑晋侯。寺人披请见。公使让之,且辞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后余从狄君以田渭滨,女为惠公来求杀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虽有君命何其速也?夫袪犹在,女其行乎!”对曰:“臣谓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犹未也,又将及难。君命无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恶,唯力是视。蒲人、狄人、余何有焉?即位,其无蒲、狄乎!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众,岂唯刑臣?”公见之,以难告。晋侯潜会秦伯于王城。己丑晦,公宫火。瑕甥、郤芮不获公,乃如河上,秦伯诱而杀之。

qièwèijiāngféngōnggōngérshìjìnhóurénqǐngjiàngōng使shǐràngzhīqiěyānyuēchéngzhījun1mìng宿xiǔzhìhòucóngjun1tiánwèibīnwéihuìgōngláiqiúshāmìngsān宿xiǔzhōng宿xiǔzhìsuīyǒujun1mìngyóuzàihángduìyuēchénwèijun1zhīzhīzhīruòyóuwèiyòujiāngnánjun1mìngèrzhīzhìchújun1zhīèwéishìshìrénrényǒuyānwèihuángōngzhìshègōuér使shǐguǎnzhòngxiàngjun1ruòzhīmìngyānhángzhěshènzhòngwéixíngchéngōngjiànzhīnángàojìnhóuqiánhuìqínwángchéngchǒuhuìgōnggōnghuǒxiáshēngqièruìhuògōngnǎishàngqínyòuérshāzhī

吕甥、郤芮害怕受到威逼,要焚烧晋文公的宫室而杀死文公。寺人披请求进见,文公令人训斥他,并且拒绝接见,说:“蒲城的战役,君王命你第二天赶到,你马上就来了。后来我逃到狄国同狄国国君到渭河边打猎,你替惠公前来谋杀我,惠公命你三天后赶到,你过了第二天就到了。虽然有君王的命令,怎么那样快呢?在蒲城被你斩断的那只袖口还在。你就走吧!”披回答说:“小臣以为君王这次返国,大概已懂得了为君之道。如果还没有懂,恐怕您又要遇到灾难。对国君的命令没有二心,这是古代的制度。除掉国君所憎恶的人,就看自己有多大的力量,尽多大的力量。您当时是蒲人或狄人,对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您即位为君,难道就不会再发生蒲、狄那样的事件吗?从前齐桓公抛弃射钩之仇,而让管仲辅佐自己,您如果改变桓公的做法,又何必辱蒙您下驱逐的命令?这样,要逃走的人就会很多了,岂只受刑的小臣我一人?”于是文公接见了披,他把即将发生的叛乱报告了文公。晋文公暗地里和秦穆公在秦国的王城会晤商量应付的办法。三月的最后一天,晋文公的宫室果然被烧。瑕甥、郤芮没有捉到文公,于是逃跑到黄河边上,秦穆公诱他们过河把他们杀了。
吕、郤:吕即阴饴甥,他的采邑除阴外还有吕今山西霍县西、瑕今山西临猗附近,故又称吕甥、瑕甥。郤即郤芮。二人都是晋惠公、晋怀公的旧臣。 畏逼:害怕遭受迫害。 弑:古时子杀父,臣杀君为弑。 见:谒见。 使:派人来到某个地方。 让:斥责。 一宿:隔一夜。 女:同“汝”,你。 田:打猎。 中宿:隔两夜。 袪:衣袖。 入:回到国内。 其:在这里表示推测语气。 之:指为君之道。 及难:遭遇灾难。 唯力是视:即“唯视力”,只看自己力量多大,就尽多大力量。 余何有焉: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齐桓公置射钩:鲁庄公年,管仲奉公子纠与齐桓公战于乾时,管仲曾射中齐桓公革带上的钩,后来他投奔齐桓公,齐桓公能听鲍叔牙劝说,置射钩之仇而不问,任用其为相。 潜:秘密地。 诱:诱骗。
介之推不言禄

[先秦]左丘明

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

jìnhóushǎngcóngwángzhějièzhītuīyán

晋文公赏赐跟着他逃亡的人们,介之推不去要求禄赏,而(晋文公)赐禄赏时也没有考虑到他。
晋侯:指晋文公,即重耳。他逃亡在外,在秦国的帮助下回晋继承君位。 赏:赐有功也。 从亡者:从文公出亡在外之臣,如狐偃、赵衰之属。 介之推:亦从亡之臣。晋文公臣子,曾割自己腿上的肉以食文公。

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

tuīyuēxiàngōngzhījiǔrénwéijun1zàihuì怀huáiqīnwàinèizhītiānwèijuéjìnjiāngyǒuzhǔzhǔjìnzhěfēijun1érshuítiānshízhìzhīérèrsānwéiqièrénzhīcáiyóuwèizhīdàokuàngtāntiānzhīgōngwéixiàzuìshàngshǎngjiānshàngxiàxiàngméngnánchù

介之推说:“献公的儿子有九个,现在惟独国君还在(人世)。惠公、怀公没有亲信,(国)内外都抛弃他们。天没有(打算)灭绝晋,(所以)必定会有君主。主持晋国祭祀的人,不是君王又是谁呢?上天实际已经安排好了的,而跟随文公逃亡的人却认为是自己的贡献,(这)不是欺骗吗?偷窃别人的钱财,都说是盗窃。更何况贪图天的功劳,将其作为自己的贡献呢?下面的(臣子)将罪当做道义,上面的(国君)对(这)奸诈(的人)给予赏赐。上下互相欺瞒,难以和他们相处啊。”
献公:重耳之父晋献公。惠、 怀:惠公,怀公。惠公是文公重耳的弟弟,是怀公的父亲。 置:立。 二三子:相当于“那几个人”,指跟随文公逃亡诸臣。子是对人的美称。 诬:欺骗。 下义其罪:义,善也。言贪天之功,在人为犯法,而下反以为善也。 上赏其奸:奸,伪也。言贪天之功在国为伪,而上反以此赐也。 蒙:欺骗。

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

yuēqiúzhīshuíduì

他的母亲说:“你为什么不也去要求赏赐呢?(否则)这样(贫穷地)死去(又能去)埋怨谁呢?”
盍:何不。 怼:怨恨。

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

duìyuēyóuérxiàozhīzuìyòushènyānqiěchūyuànyánshíshí

回答说:“(既然)斥责这种行为是罪过而又效仿它,罪更重啊!况且说出埋怨的话了,(以后)不应吃他的俸禄了。”
尤:罪过。

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

yuē使shǐzhīzhīruò

他的母亲说:“也让国君知道这事,好吗?”

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

duìyuēyánshēnzhīwénshēnjiāngyǐnyānyòngwénzhīshìqiúxiǎn

回答说:“言语,是身体的装饰。身体将要隐居了,还要装饰它吗?这样是乞求显贵啊。”
文:花纹,装饰。言人之有言,所以文饰其身。

其母曰:“能如是乎?与汝偕隐。”遂隐而死。

yuēnéngshìxiéyǐnsuíyǐnér

他的母亲说:“(你)能够这样做吗?(那么我)和你一起隐居。”便(一直)隐居到死去。

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地名)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jìnhóuqiúzhīhuòmiánshàngmíngwéizhītiányuēzhìguòqiějīngshànrén

晋文公没有找到他,便用绵上作为他的祭田。说:“用它来记下我的过失,并且表彰善良的人。”
绵上:地名,在今山西介休县南、沁源县西北的介山之下。 田:祭田。 志:记载。 旌:表彰。
烛之武退秦师

[先秦]左丘明

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晋军函陵,秦军氾南。

jìnhóuqínwéizhèngjìnqiěèrchǔjìnjun1hánlíngqínjun1fánnán

(僖公三十年)晋文公和秦穆公联合围攻郑国,因为郑国曾对文公无礼,并且郑国同时依附于楚国与晋国。晋军驻扎在函陵,秦军驻扎在氾水的南面。
晋侯、秦伯:指晋文公和秦穆公。 以其无礼于晋:指晋文公即位前流亡国外经过郑国时,没有受到应有的礼遇。倒装句,于晋无礼。以,因为,连词。其,代词,它,指郑国。于,对于。 且贰于楚:并且从属于晋的同时又从属于楚。且,并且,表递进。贰,从属二主。于,对,介词。 晋军函陵:晋军驻扎在函陵。军,名词作动词,驻军。函陵,郑国地名,在今河南新郑北。 氾南:氾水的南面,也属郑地。(古汉语字典注,氾作水命是念作第二声。)

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

zhīyánzhèngyuēguówēiruò使shǐzhúzhījiànqínjun1shī退tuìgōngcóngzhīyuēchénzhīzhuàngyóurénjīnlǎonéngwéigōngyuēnéngzǎoyòngjīnérqiúshìguǎrénzhīguòránzhèngwángyǒuyānzhī

佚之狐对郑伯说:“郑国处于危险之中了!假如让烛之武去见秦伯,(秦国的)军队一定会撤退。”郑伯同意了。烛之武推辞说:“我年轻时,尚且不如别人;现在老了,也不能有什么作为了。”郑文公说:“我早先没有重用您,现在由于情况危急因而求您,这是我的过错。然而郑国灭亡了,对您也不利啊!”烛之武就答应了这件事。
佚之狐:郑国大夫。 若:假如。 使:派。 见:拜见进见。 从:听从。 辞:推辞。 臣之壮也:我壮年的时候。 犹:尚且。 无能为也已:不能干什么了。为,做。已,同“矣”,语气词,了。 用:任用。 是寡人之过也:这是我的过错。是,这。过,过错。 然:然而。 许之:答应这件事。许,答应。

夜缒而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杨孙戍之,乃还。

zhuìérchūjiànqínyuēqínjìnwéizhèngzhèngzhīwángruòwángzhèngéryǒujun1gǎnfánzhíshìyuèguóyuǎnjun1zhīnányānyòngwángzhèngpéilínlínzhīhòujun1zhībáoruòshězhèngwéidōngdàozhǔhángzhīwǎngláigòngkùnjun1suǒhàiqiějun1chángwéijìnjun1jun1jiāoxiácháoérshèbǎnyānjun1zhīsuǒzhījìnyànzhīyǒudōngfēngzhèngyòu西fēngruòquèqínjiāngyānzhīquèqínjìnwéijun1zhīqínshuōzhèngrénméng使shǐféngsūnyángsūnshùzhīnǎihái

在夜晚(有人)用绳子(将烛之武)从城上放下去,见到了秦伯,烛之武说:“秦、晋两国围攻郑国,郑国已经知道要灭亡了。假如灭掉郑国对您有好处,怎敢冒昧地拿这件事情来麻烦您。越过邻国把远方的郑国作为(秦国的)东部边邑,您知道这是困难的,(您)为什么要灭掉郑国而给邻邦晋国增加土地呢?邻国的势力雄厚了,您秦国的势力也就相对削弱了。如果您放弃围攻郑国而把它当作东方道路上接待过客的主人,出使的人来来往往,(郑国可以随时)供给他们缺少的东西,对您也没有什么害处。而且您曾经给予晋惠公恩惠,惠公曾经答应给您焦、瑕二座城池。 (然而)惠公早上渡过黄河回国,晚上就修筑防御工事,这是您知道的。晋国,怎么会满足呢?(现在它)已经在东边使郑国成为它的边境,又想要向西扩大边界。如果不使秦国土地亏损,将从哪里得到(他所奢求的土地)呢?削弱秦国对晋国有利,希望您考虑这件事!”秦伯非常高兴,就与郑国签订了盟约。派遣杞子、逢孙、杨孙戍守郑国,于是秦国就撤军了。
缒:用绳子拴着人(或物)从上往下运。 既:已经。 敢以烦执事:冒昧地拿(亡郑这件事)麻烦您手下的人。这是客气的说法。敢,冒昧的。执事,执行事务的人,对对方的敬称。 越国以鄙远:�然而)越过别国而把远地(郑国)当做边邑。越,越过。鄙,边邑。焉用亡郑以陪邻:为什么要灭掉郑国而给邻国增加土地呢?焉:何。用:介词,表原因。陪:增加。邻:邻国,指晋国。邻之厚,君之薄也:邻国的势力雄厚了,您秦国的势力也就相对削弱了。之: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厚,雄厚。若舍郑以为东道主:如果您放弃围攻郑国而把它作为东方道路上(招待过客)的主人。舍:放弃(围郑)。行李:古今异义,出使的人。共其乏困:供给他们缺乏的东西。共,通“供”,供给。其:代指使者。尝为晋君赐矣:曾经给予晋君恩惠(指秦穆公曾派兵护送晋惠公回国)。尝,曾经。为,给予。赐,恩惠。为···赐:施恩。许君焦、瑕:(晋惠公)许诺给您焦、瑕两城。朝济而夕设版焉:指晋惠公早上渡过黄河回国,晚上就修筑防御工事。济,渡河。设版,修筑防御工事。版,筑土墙用的夹板。朝,在早晨。厌:通“餍”,满足。东封郑:在东边让郑国成为晋国的边境。封,疆界。这里作用动词。肆其西封:扩展它西边的疆界。指晋国灭郑以后,必将图谋秦国。肆,延伸,扩张。封:疆界。阙:侵损,削减。盟:结盟。戍:守卫。还:撤军回国。[注:在古汉语词典中明确标注为“缺”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说”同“悦”,喜欢,高兴。

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

fànqǐngzhīgōngyuēwēirénzhīyīnrénzhīérzhīrénshīsuǒzhīluànzhěngháizhī

晋大夫子犯请求出兵攻击秦军。晋文公说:“不行!假如没有那个人(秦伯)的力量,我是不会到这个地步的。依靠别人的力量而又反过来损害他,这是不仁义的;失掉自己的同盟者,这是不明智的;用散乱(的局面)代替整齐(的局面),这是不符合武德的。我们还是回去吧!”晋军也就离开了郑国。
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假如没有那个人的力量,我是不会到这个地步的。 微:没有。 夫人:远指代词,那人,指秦穆公。因人之力而敝之, 不仁:依靠别人的力量,又返回来损害他,这是不仁道的。 因:依靠。敝,损害。失其所与, 不知:失掉自己的同盟者,这是不明智的。与,结交,亲附。 知:通“智”。以乱易整, 不武:用混乱相攻取代联合一致,是不符合武德的。易,代替。武,指使用武力是所应遵守的道义准则。不武,不符合武德。整,指一致的步调。 吾其还也:我们还是回去吧。其,表商量或希望的语气,还是。 去之:离开郑国。之,指代郑国。

(选自《左传》)

xuǎnzuǒchuán

暂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