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诗词大全

玉楼春·春恨

[宋代]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绿yángfāngcǎozhǎngtíngniánshǎopāorénrónglóutóucánmènggèngzhōnghuāchóusānyuè

在绿杨垂柳、芳草萋萋的长亭古道上,他好像情侣轻易地抛下我就登程远去。楼头的钟声惊醒了五更的残梦,心头的离愁就像洒在花底的三月春雨。
长亭路:送别的路。 长亭:古代驿路上建有供行人休息的亭子。 年少抛人:人被年少所抛弃,言人由年少变为年老。 残梦:未做完的梦。五更钟、 三月雨:都是指思念人的时候。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qíngduōqíngcùnháichéngqiānwàntiānjiǎoyǒuqióngshízhīyǒuxiàngjìnchù

无情人哪里懂得多情的人的苦恼,一寸相思愁绪竟化作了万缕千丝。天涯地角再远也有穷尽终了那一天,只有怀人的愁思却是无限绵长、没有尽期啊。
一寸:指愁肠。 还:已经。 千万缕:千丝万缕。比喻离恨无穷。
八六子·倚危亭

[宋代]秦观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wēitínghènfāngcǎochǎnjìnháishēngniànliǔwàiqīngcōngbiéhòushuǐbiānhóngmèifènshíchuàngránànjīng

我独自靠在危亭子上,那怨情就像春草,刚刚被清理,不知不觉又已长出来。一想到在柳树外骑马分别的场景,一想到水边与那位红袖佳人分别的情形,我就伤感不已。
恨如芳草:李煜《清平乐》:离恨恰如芳草,更行更远还生。” 刬:同“铲”。 青骢:毛色青白相间的马。 袂红:红袖,指女子,情人。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duāntiānpīngtíngyuèliányōumèngchūnfēngshíróuqíngzěnnàixiànghuānjiànsuíliúshuǐxiánshēngduàncuìxiāoxiāngjiǎnkānpiànpiànfēihuānòngwǎnméngméngcánlóngqíngzhèngxiāonínghuángyòushùshēng

佳人,上天为何赐你如此美丽?让我深深投入无力自拔?当年在夜月里,我们共同醉入一帘幽梦,温柔的春风吹拂着你我。真是无可奈何,往日的欢乐都伴随着流水远去,绿纱巾上的香味渐渐淡去,再也听不到你那悦耳的琴声。如今已到了暮春时令,片片残红在夜色中飞扬,点点细雨下着下着又晴了,雾气一片迷迷蒙蒙。我的愁思正浓,忽然又传来黄鹂的啼叫声,一声一声。
娉婷:美貌,指美人。“春风” 句:杜牧《赠别》 诗:“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怎奈向:即怎奈、如何。宋人方言,“向”字为语尾助词。 销凝:消魂凝恨。 黄鹂:又名黄莺。
雨霖铃·寒蝉凄切

[宋代]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hánchánqiēduìzhǎngtíngwǎnzhòuchūxiēdōuménzhàngyǐnliúliànchùlánzhōucuīzhíshǒuxiàngkànlèiyǎnjìngníngniànqiānyānǎichénchénchǔtiānkuò

秋蝉的叫声凄凉而急促,傍晚时分,面对着长亭,骤雨刚停。在京都郊外设帐饯行,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对方的手含着泪对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想到这一去路途遥远,千里烟波渺茫,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长亭:古代在交通要道边每隔十里修建一座长亭供行人休息,又称“十里长亭”。靠近城市的长亭往往是古人送别的地方。 凄切:凄凉急促。 骤雨:急猛的阵雨。 都门:国都之门。这里代指北宋的首都汴京(今河南开封)。 帐饮:在郊外设帐饯行。 无绪:没有情绪。 兰舟:古代传说鲁班曾刻木兰树为舟。这里用做对船的美称。 凝噎:喉咙哽塞,欲语不出的样子。 去去:重复“去”字,表示行程遥远。 暮霭:傍晚的云雾。 沈沈:即“沉沉”,深厚的样子。 楚天:指南方楚地的天空。暮霭沈沈(沉沉) 楚天阔:傍晚的云雾笼罩着南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duōqíngshāngbiégèngkānlěngluòqīngqiūjiējīnxiāojiǔxǐngchùyángliǔànxiǎofēngcányuèjīngniányīngshìliángchénhǎojǐngshè便biànzòngyǒuqiānzhǒngfēngqínggèngrénshuō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伤感,更何况是在这冷清、凄凉的秋天!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今宵:今夜。 经年:年复一年。 纵:即使。 风情:情意。男女相爱之情,深情蜜意。 情:一作“流”。 更:一作“待”。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宋代]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kǎnchóuyānlánluóqīnghányànshuāngfēimíngyuèānhènxiéguāngdàoxiǎo穿chuānzhū

栏外的菊花笼罩着一层愁惨的烟雾,兰花沾露好似默默饮泣。罗幕闲垂,空气微寒,一双燕子飞去。明月不明白离别之苦,斜斜的银辉直到破晓还穿入朱户。
槛:古建筑常于轩斋四面房基之上围以木栏,上承屋角,下临阶砌,谓之槛。至于楼台水榭,亦多是槛栏修建之所。 罗幕:丝罗的帷幕,富贵人家所用。 不谙:不了解,没有经验。 谙:熟悉,精通。 离恨:一作“离别”。 朱户:犹言朱门,指大户人家。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zuó西fēngdiāoshùshànggāolóuwàngjìntiāncǎijiānjiānchǐshānzhǎngshuǐkuòzhīchù

昨天夜里秋风劲吹,凋零了绿树。我独自登上高楼,望尽那消失在天涯的道路。想给我的心上人寄一封信。但是高山连绵,碧水无尽,又不知道我思念的人究竟在何处。
凋:衰落。 碧树:绿树。 彩笺:彩色的信笺。 尺素:书信的代称。古人写信用素绢,通常长约一尺,故称尺素。 兼:一作“无”。
采桑子·恨君不似江楼月

[宋代]吕本中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hènjun1jiānglóuyuènánběidōng西nánběidōng西zhīyǒuxiàngsuíbié

可恨你不像江边楼上高悬的明月,不管人们南北东西四处漂泊,明月都与人相伴不分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hènjun1quèjiānglóuyuèzànmǎnháikuīzànmǎnháikuīdàituányuánshìshí

可恨你就像江边楼上高悬的明月,刚刚圆满就又缺了,等到明月再圆不知还要等到何时。
君:这里指词人的妻子。一说此词为妻子思念丈夫。 江楼:靠在江边的楼阁。 暂满还亏:指月亮短暂的圆满之后又会有缺失。满,此指月圆;亏,此指月缺。
生查子·关山魂梦长

[宋代]晏几道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尘少。两鬓可怜青,只为相思老。

guānshānhúnmèngzhǎngyànyīnchénshǎoliǎngbìnliánqīngzhīwéixiànglǎo

荒漠凄凉的关山,常常令我魂牵梦萦,那远在塞外的亲人难以寄家信回来。可惜我两鬓秀美的青丝,只因为日日盼望、夜夜相思而渐渐变白了。
关山:泛指关隘和山川。 鱼雁:指书信。。 音尘:音信,消息。 怜:怜惜。

归梦碧纱窗,说与人人道。真个别离难,不似相逢好。

guīmèngshāchuāngshuōrénréndàozhēnbiénánxiàngfénghǎo

到他回来的时候,我要依偎在他怀里,傍着碧绿的纱窗共诉衷肠。我一定要告诉他:“那别离的凄苦真是难耐,哪有团聚在一起好度时光。”
归梦:归乡之梦。 碧纱窗:装有绿色薄纱的窗。 人人:对所亲近的人的呢称。 真个:确实,真正。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宋代]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hóngǒuxiāngcándiànqiūqīngjiěluóshangshànglánzhōuyúnzhōngshuíjǐnshūláiyànhuíshíyuèmǎn西lóu

粉红色的荷花已经凋谢,幽香也已消散,光滑如玉的竹席带着秋的凉意。开绫罗裙,换着便装,独自登上小船。仰头凝望远天,那白云舒卷处,谁会将锦书寄来?雁群飞回来时,月光已经洒满了西楼。
红藕:红色的荷花。 玉簟:光滑似玉的精美竹席。 裳:古人穿的下衣,也泛指衣服。 兰舟:此处为船的雅称。 锦书:后人因称妻寄夫为锦字,或称锦书;亦泛为书信的美称。 雁字:群雁飞时常排成“一”字或“人”字,诗文中因以雁字称群飞的大雁。 月满西楼:意思是鸿雁飞回之时,西楼洒满了月光。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huāpiāolíngshuǐliúzhǒngxiàngliǎngchùxiánchóuqíngxiāochúcáixiàméitóuquèshàngxīntóu

落花独自地飘零着,水独自地流淌着。彼此都在思念对方,可又不能互相倾诉,只好各在一方独自愁闷着。这相思的愁苦实在无法排遣,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又隐隐缠绕上了心头。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意思是彼此都在思念对方,可又不能互相倾诉,只好各在一方独自愁闷着。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意思是,眉上愁云刚消,心里又愁了起来。
踏莎行·候馆梅残

[宋代]欧阳修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hòuguǎnméicánqiáoliǔcǎoxūnfēngnuǎnyáozhēngpèichóujiànyuǎnjiànqióngtiáotiáoduànchūnshuǐ

客舍前的梅花已经凋残,溪桥旁新生细柳轻垂,春风踏芳草远行人跃马扬鞭。走得越远离愁越没有穷尽,像那迢迢不断的春江之水。
候馆:迎宾候客之馆舍。 草薰:小草散发的清香。薰,香气侵袭。 征辔:行人坐骑的缰绳。辔,缰绳。 迢迢:形容遥远的样子。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cùncùnróuchángyíngyíngfěnlèilóugāojìnwēilánpíngjìnchùshìchūnshānhángréngèngzàichūnshānwài

寸寸柔肠痛断,行行盈淌粉泪,不要登高楼望远把栏杆凭倚。平坦的草地尽头就是重重春山,行人还在那重重春山之外。
寸寸柔肠:柔肠寸断,形容愁苦到极点。 盈盈:泪水充溢眼眶之状。 粉泪:泪水流到脸上,与粉妆和在一起。 危阑:也作“危栏”,高楼上的栏杆。 平芜:平坦地向前延伸的草地。芜,草地。
菩萨蛮·红楼别夜堪惆怅

[唐代]韦庄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

hónglóubiékānchóuchàngxiāngdēngbànjuànliúzhàng

当时红楼离别之夜,令人惆怅不已,香灯隐约地映照着半卷的流苏帐。
红楼:红色的楼,泛指华美的楼房。此指官贵人家女子的闺一说犹青楼,妓女所居。 堪惆怅:堪,“那堪”的省文。此指因失意或失望而伤感、懊恼。 香灯:即长明灯。通常用琉璃釭盛香油燃点。 流苏帐:用彩色羽毛或丝线等制成的穗状垂饰物。常饰干车马、帐帐等物上。此指饰有流苏的帷帐。

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cányuèchūménshíměirénlèi

残月将落,天刚破晓时,“我”就要出门远行,美人含着泪珠为“我”送行,真是“寸寸柔肠,盈盈粉泪”的样子。
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此句是当黎明之时将要出门离去女子留着眼泪与之辞别。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

jīncuìxiánshànghuángyīng

临别时为我弹奏一曲如泣如诉的乐章,那琵琶杆拨上装饰着用金制成的翠羽,雍容华贵;那琵琶弦上弹奏着娇软的莺语,婉转动人。
琵琶:初创批把。 金翠羽:指琵琶上用黄金和翠玉制成的饰物。

劝我早还家,绿窗人似花。

quànzǎoháijiā绿chuāngrénhuā

那凄恻的音乐分明是在劝“我”早些儿回家,碧纱窗下有如花美眷在等着他。
绿窗:绿色纱窗。指贫女的闺室。与红楼相对,红楼为富家女子闺室。据唐圭璋《唐宋词简释》记载。
帝台春·芳草碧色

[宋代]李甲

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暖絮乱红,也知人、春愁无力。忆得盈盈拾翠侣,共携赏、凤城寒食。到今来,海角逢春,天涯为客。

fāngcǎobiànnánnuǎnluànhóngzhīrénchūnchóuyíngyíngshícuìgòngxiéshǎngfèngchénghánshídàojīnláihǎijiǎoféngchūntiānwéi

春草碧绿,郁郁葱葱,长满了南面的大路。暖风中花瓣乱舞,飞絮蒙蒙,也仿佛理解人的心情,满怀愁苦,倦怠慵容。回忆起那可人的伴侣,娇娆美丽,笑靥盈盈。寒食节里我们曾携手共沐春风,来到京师的郊野,尽兴地游乐娱情,终日里笑语欢声。可到了如今,却来到这天涯海角,再次感受到和煦的春风,可偏偏又孤苦伶仃。
盈盈拾翠侣:体态丰盈、步履轻盈的踏青拾翠的伴侣。 凤城:指京城。

愁旋释。还似织。泪暗拭。又偷滴。谩伫立、遍倚危阑,尽黄昏,也只是、暮云凝碧。拚则而今已拚了,忘则怎生便忘得。又还问鳞鸿,试重寻消息。

chóuxuánshìháizhīlèiànshìyòutōumànzhùbiànwēilánjìnhuánghūnzhīshìyúnníngpīnérjīnpīnlewàngzěnshēng便biànwàngyòuháiwènlín鸿hóngshìzhòngxúnxiāo

愁情刚刚散去,一会儿又如密网般罩住心胸。溢出的眼泪刚刚偷着擦去,却不知不觉再次溢涌。我焦躁不安,在高楼的栏杆上到处倚凭。过尽了整个黄昏,所见到的也只是暮云合在一起,天边一片昏暝。哪里有一点儿她的影踪。为了她我宁可舍弃一生,如今已经下了决心。但要忘记她,这辈子却万万不能。我还要痴情地询问鱼雁,试探着询问她的信息和行踪。
鳞鸿:即鱼雁。相传鱼雁可以传书。

暂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