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诗词大全

郑伯克段于鄢

[先秦]左丘明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

chūzhènggōngshēnyuējiāngshēngzhuānggōnggòngshūduànzhuānggōngshēngjīngjiāngshìmíngyuēshēngsuíèzhīàigòngshūduànzhīqǐnggōnggōng

从前,郑武公在申国娶了一妻子,叫武姜,她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他取名叫“寤生”,所以很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
初:当初,这是回述往事时的说法。 郑武公:名掘突,郑桓公的儿子,郑国第二代君主。 娶于申:从申国娶妻。申,春秋时国名,姜姓,河南省南阳市北。 曰武姜:叫武姜。武姜,郑武公之妻,“姜”是她娘家的姓,“武”是她丈夫武公的谥号。共(gōng) 叔段:郑庄公的弟弟,名段。他在兄弟之中年岁小,因此称“叔段”。寤(wù) 生:难产的一种,胎儿的脚先生出来。寤,通“啎”,逆,倒着。 惊:使动用法,使姜氏惊。遂恶(wù) 之:因此厌恶他。遂,连词,因而。恶,厌恶。 爱:喜欢,喜爱。亟(qì) 请于武公:屡次向武公请求。亟,屡次。于,介词,向。 公弗许:武公不答应她。弗,不。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zhuānggōngwèiwéizhīqǐngzhìgōngyuēzhìyánguóshūyāntuówéimìngqǐngjīng使shǐzhīwèizhījīngchéngshūzhòngyuēdōuchéngguòbǎizhìguózhīhàixiānwángzhīzhìdōuguòcānguózhīzhōngzhīxiǎojiǔzhījīnjīngfēizhìjun1jiāngkāngōngyuējiāngshìzhīyānhàiduìyuējiāngshìyànzhīyǒuzǎowéizhīsuǒ使shǐmànmànnánmàncǎoyóuchúkuàngjun1zhīchǒnggōngyuēduōhángdàizhī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如果城墙超过三百方丈长,那就会成为国家的祸害。先王的制度规定,国内最大的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得超过它的五分之一,小的不能超过它的九分之一。京邑的城墙不合法度,非法制所许,恐怕对您有所不利。”庄公说:“姜氏想要这样,我怎能躲开这种祸害呢?”祭仲回答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处置,别让祸根滋长蔓延,一滋长蔓延就难办了。蔓延开来的野草还不能铲除干净,何况是您受宠爱的弟弟呢?”庄公说:“多做不义的事情,必定会自己垮台,你姑且等着瞧吧。
及庄公即位:到了庄公做国君的时候。及,介词,到。即位,君主登上君位。 制:地名,即虎牢,河南省荥(xíng)阳县西北。 岩邑:险要的城镇。岩,险要。邑,人所聚居的地方。虢(guó) 叔死焉:东虢国的国君死在那里。虢,指东虢,古国名,为郑国所灭。焉,介词兼指示代词相当于“于是”“于此”。 佗邑唯命:别的地方,听从您的吩咐。佗,同“他”,指示代词,别的,另外的。唯命,只听从您的命令。 京:地名,河南省荥阳县东南。谓之京城大(tài) 叔:京地百姓称共叔段为京城太叔。大,同“太”。王力、朱骏声作古今字。《说文》 段注:“太从大声,后世凡言大,而以为形容未尽则作太,如大宰,俗作太宰,大子,俗作太子,周大王俗作太王是也。祭(zhài) 仲:郑国的大夫。 祭:特殊读音。都城过百雉(zhì):都邑的城墙超过了300丈。 都:《左传·庄公二十八年》“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指次于国都而高于一般邑等级的城市。 雉:古代城墙长一丈,宽一丈,高一丈为一堵,三堵为一雉,即长三丈。 国之害也:国家的祸害。 先王:前代君王。郭锡良《古代汉语讲授纲要》注为周开国君主文、武王。大都不过参(sān) 国之一:大城市的城墙不超过国都城墙的三分之一,参,同“三”。 中五之一:中等城市城墙不超过国都城墙的五分之一。“五分国之一”的省略。 小九之一:小城市的城墙不超过国都城墙的九分之一。“九分国之一”的省略。 不度:不合法度。 非制也:不是先王定下的制度。 不堪:受不了,控制不住的意思。 焉辟害:哪里能逃避祸害。辟,“避”的古字。何厌(厌) 之有:有何厌。有什么满足。宾语前置 何:疑问代词作宾语定语。 之:代词,复指前置宾语。 为之所:给他安排个地方,双宾语,即重新安排。无使滋蔓(zī màn):不要让他滋长蔓延,“无”通“毋”(wú)。 图:除掉。 犹:尚且。 况:何况。多行不义, 必自毙:多做不义的事,必定自己垮台。毙,本义倒下去、垮台。汉以后才有“死”义。 姑:姑且,暂且。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暱,厚将崩。”

érshūmìng西běièrgōngyuēguókānèrjun1jiāngruòzhīshūchénqǐngshìzhīruòqǐngchúzhīshēngmínxīngōngyuēyōngjiāngshūyòushōuèrwéizhìlǐnyánfēngyuēhòujiāngzhònggōngyuēhòujiāngbēng

过了不久,太叔段使原来属于郑国的西边和北边的边邑也背叛归为自己。公子吕说:“国家不能有两个国君,现在您打算怎么办?您如果打算把郑国交给太叔,那么我就去服待他;如果不给,那么就请除掉他,不要使百姓们产生疑虑。”庄公说:“不用除掉他,他自己将要遭到灾祸的。”太叔又把两属的边邑改为自己统辖的地方,一直扩展到廪延。公子吕说:“可以行动了!土地扩大了,他将得到老百姓的拥护。”庄公说:“对君主不义,对兄长不亲,土地虽然扩大了,他也会垮台的。”
既而:固定词组,不久。命西鄙北鄙(bǐ) 贰于已:命令原属庄公的西部和北部的边境城邑同时也臣属于自己。 鄙:边 邑也,从邑,啚声,边境上的城邑。 贰:两属。 公子吕:郑国大夫。 堪:承受。 若之何:固定结构,对它怎么办?之,指“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这件事。欲与大(tài) 叔:如果想把国家交给共叔段。与,给予。 臣请事之:那么我请求去事奉他。事,动词,事奉。 生民心:使动,使民生二心。 无庸:不用。“庸”、“用”通用,一般出现于否定式。 将自及:将自己赶上灾难, 杜预注:“及之难也。 及:本义追赶上。 收贰以为己:把两属的地方收为自己的领邑。贰,指原来贰属的西鄙北鄙。 以为,“以之为”的省略。廪(lǐn) 延:地名,河南省延津县北。 厚将得众:势力雄厚,就能得到更多的百姓。众,指百姓。 不义:不暱(nì), 厚将崩:共叔段对君不义,百姓就对他不亲,势力再雄厚,将要崩溃。 暱:同昵(异体),亲近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shūwánshànjiǎbīngchéngjiāngzhèngrénjiāngzhīgōngwényuēmìngfēngshuàichēèrbǎichéngjīngjīngpànshūduànduànyāngōngzhūyānyuèxīnchǒushūchūbēngòng

太叔修治城廓,聚集百姓,修整盔甲武器,准备好兵马战车,将要偷袭郑国。武姜打算开城门作内应。庄公打听到公叔段偷袭的时候,说:“可以出击了!”命令子封率领车二百乘,去讨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五月二十三日,太叔段逃到共国。
完聚:修治(城郭),聚集(百姓)。完,修葺(qì)。 缮甲兵:修整作战用的甲衣和兵器。缮,修理。甲,铠甲。兵,兵器。具卒乘(shènɡ):准备步兵和兵车。具,准备。卒,步兵。乘,四匹马拉的战车。 袭:偷袭。行军不用钟鼓。 杜预注:“轻行掩其不备曰袭”。本是贬义,后逐渐转为中性词。 夫人将启之:武姜将要为共叔段作内应。夫人,指武姜。启之,给段开城门,即作内应。启,为动用法。 公闻其期:庄公听说了偷袭的日期。帅车二百乘 :率领二百辆战车。帅,率领。古代每辆战车配备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二百乘,共甲士六百人,步卒一万四千四百人。 叛:背叛。 入:逃入。 公伐诸鄢:庄公攻打共叔段在鄢邑。 诸:之于,合音词 。 辛丑:干支纪日。 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地支:子丑寅卯辰巳(sì)午未申酉戌(xū)亥。二者相配,用以纪日,汉以后亦用以纪年。即二十三日。 出奔共:出逃到共国(避难)。奔,逃亡。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shūyuēzhèngduànyānduànyánèrjun1yuēchēngzhèngshījiāowèizhīzhèngzhìyánchūbēnnánzhī

《春秋》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说他是庄公的弟弟;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称庄公为“郑伯”,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是史官下笔有为难之处。
不弟:不守为弟之道。与“父不父,子不子用法相同。”《春秋》 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如二君, 故曰克: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克,战胜。称郑伯, 讽失教也:称庄公为“郑伯”,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讥,讽剌。失教,庄公本有教弟之责而未教。 谓之郑志: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志,意愿。不言出奔, 难之也: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是史官下笔有为难之处。

遂寘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遂为母子如初。

suítiánjiāngshìchéngyǐngérshìzhīyuēhuángquánxiàngjiànérhuǐzhīyǐngkǎoshūwéiyǐngfēngrénwénzhīyǒuxiàngōnggōngzhīshíshíshěròugōngwènzhīduìyuēxiǎorényǒujiēchángxiǎorénzhīshíwèichángjun1zhīgēngqǐngzhīgōngyuēěryǒuyǐngkǎoshūyuēgǎnwènwèigōngzhīqiěgàozhīhuǐduìyuējun1huànyānruòquèquánsuìérxiàngjiànshuíyuērángōngcóngzhīgōngérsuìzhīzhōngróngróngjiāngchūérsuìzhīwàixièxièsuíwéichū

庄公就把武姜安置在城颍,并且发誓说:“不到黄泉(不到死后埋在地下),不再见面!”过了些时候,庄公又后悔了。有个叫颍考叔的,是颍谷管理疆界的官吏,听到这件事,就把贡品献给郑庄公。庄公赐给他饭食。颍考叔在吃饭的时候,把肉留着。庄公问他为什么这样。颍考叔答道:“小人有个老娘,我吃的东西她都尝过,只是从未尝过君王的肉羹,请让我带回去送给她吃。”庄公说:“你有个老娘可以孝敬,唉,唯独我就没有!”颍考叔说:“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庄公把原因告诉了他,还告诉他后悔的心情。颍考叔答道:“您有什么担心的!只要挖一条地道,挖出了泉水,从地道中相见,谁还说您违背了誓言呢?”庄公依了他的话。庄公走进地道去见武姜,赋诗道:“大隧之中相见啊,多么和乐相得啊!”武姜走出地道,赋诗道:“大隧之外相见啊,多么舒畅快乐啊!”从此,他们恢复了从前的母子关系。
寘:“置”的通用字。放置,放逐。 誓之:为动,对她发誓。 黄泉:地下的泉水,喻墓穴,指死后。 悔之:为动,对这事后悔 。 颍考叔:郑国大夫,执掌颍谷(今河南登封西)。 封人:管理边界的地方长官。 封:聚土培植树木。古代国境以树(沟)为界,故为边界标志。 有献:有进献的东西。献作宾语,名词。 赐之食:赏给他吃的。双宾语。 食舍肉:吃的时候把肉放置一边不吃。 舍,舍的古字。 尝:吃过。 羹:带汁的肉。《尔雅·释器》:“肉谓之羹。”遗(wèi) 之:赠送给她。繄(yī) 我独无:我却单单没有啊! 繄:句首语气助词,不译 。 敢问何谓也:冒昧地问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敢:表敬副词,冒昧。 故:原故,原因和对姜氏的誓言。 悔:后悔的心情。 何患焉:您在这件事上忧虑什么呢? 焉:于是。 阙:通“掘”,挖。 隧而相见:挖个地道,在那里见面。隧,隧道,这里用作动词,指挖隧道。 其谁曰不然:那谁能说不是这样(不是跟誓词相合)呢?其,语气助词,加强反问的语气。然,代词,代庄公对姜氏发的誓言。 赋:赋诗, 孔颖达疏:“谓自作诗也。”大隧之中, 其乐也融融:走进隧道里,欢乐真无比。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yì):走出隧道外,心情多欢快。 中、 融:上古冬韵,今押韵。 外, 洩:上古月韵,今不押韵。 遂为母子如初:从此作为母亲和儿子象当初一样。

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是之谓乎!”

jun1yuēyǐngkǎoshūchúnxiàoàishīzhuānggōngshīyuēxiàokuìyǒngěrlèishìzhīwèi

君子说:“颍考叔是位真正的孝子,他不仅孝顺自己的母亲,而且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伯身上。《诗经·大雅·既醉》篇说:‘孝子不断地推行孝道,永远能感化你的同类。’大概就是对颍考叔这类纯孝而说的吧?”
君子:道德高尚的人。 施及庄公:施,延及。延及庄公。孝子不匮, 永锡尔类:匮,尽。锡,通赐,给与。 其是之谓乎:其,表推测语气,之,结构助词,助词宾语前置。
留侯论

[宋代]苏轼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zhīsuǒwèiháojiézhīshìzhěyǒuguòrénzhījiērénqíngyǒusuǒnéngrěnzhějiànjiànértǐngshēnérdòuwéiyǒngtiānxiàyǒuyǒngzhěránlínzhīérjīngjiāzhīérsuǒjiāchízhěshènérzhìshènyuǎn

古时候被人称作豪杰的志士,一定具有胜人的节操,(有)一般人的常情所无法忍受的度量。有勇无谋的人被侮辱,一定会拔起剑,挺身上前搏斗,这不足够被称为勇士。天下真正具有豪杰气概的人,遇到突发的情形毫不惊慌,当无原因受到别人侮辱时,也不愤怒。这是因为他们胸怀极大的抱负,志向非常高远。
节:节操。 匹夫:普通人。 见辱:受到侮辱。 卒然:突然。卒,通“猝”。 所挟持者甚大:谓胸怀广阔,志意高远。挟持,指抱负。

夫子房受书于圯上之老人也,其事甚怪;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有隐君子者出而试之。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皆圣贤相与警戒之义;而世不察,以为鬼物,亦已过矣。且其意不在书。

fángshòushūshàngzhīlǎorénshìshènguàiránānzhīfēiqínzhīshìyǒuyǐnjun1zhěchūérshìzhīguānsuǒwēijiànzhějiēshèngxiánxiàngjǐngjièzhīérshìcháwéiguǐguòqiězàishū

张良被桥上老人授给兵书这件事,确实很古怪。但是,又怎么知道那不是秦代的一位隐居君子出来考验张良呢?看那老人用以微微显露出自己用意的方式,都具有圣贤相互提醒告诫的意义。一般人不明白,把那老人当作神仙,也太荒谬了。再说,桥上老人的真正用意并不在于授给张良兵书(而在于使张良能有所忍,以就大事)。
子房:张良,字子房。因佐刘邦建立汉朝有功,封留侯。 受书:接受兵书。书,指《太公兵法》。 圯上:桥上。 老人:指黄石公。《史记·留侯世家》:“良尝闲从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堕其履圯下。 顾谓良曰:‘孺子,下取履!’良愕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下取履。 父曰:‘履我!’良业为取履,因长跪履之。父以足受,笑而去。”后老父约见张良于桥上,张良两次迟到,受到老父的责备。第三次张良“夜未半”即往,老父喜,送他一部书, 说:“读此则为王者师矣。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语毕,老父即离去。次日张良“视其书”,才知道是《太公兵法》。 隐君子:隐居的高士。 观其:瞧他。其,指黄石公。 微:略微,隐约。 见:同“现”。 以为鬼物:因黄石公的事迹较为离奇,语或涉荒诞,故有人认为他是鬼神之类,王充《论衡·自然》:“或曰······张良游泗水之上,遇黄石公,授公书。盖天佐汉诛秦,故命令神石为鬼书授人。”

当韩之亡,秦之方盛也,以刀锯鼎镬待天下之士。其平居无罪夷灭者,不可胜数。虽有贲、育,无所复施。夫持法太急者,其锋不可犯,而其势未可乘。子房不忍忿忿之心,以匹夫之力而逞于一击之间;当此之时,子房之不死者,其间不能容发,盖亦已危矣。

dānghánzhīwángqínzhīfāngshèngdāodǐnghuòdàitiānxiàzhīshìpíngzuìmièzhěshèngshùsuīyǒubēnsuǒshīchítàizhěfēngfànérshìwèichéngfángrěn忿fèn忿fènzhīxīnzhīérchěngzhījiāndāngzhīshífángzhīzhějiānnéngrónggàiwēi

在韩国已灭亡时,秦国正很强盛,秦王嬴政用刀锯、油锅对付天下的志士,那种住在家里平白无故被抓去杀头灭族的人,数也数不清。就是有孟贲、夏育那样的勇士,没有再施展本领的机会了。凡是执法过分严厉的君王,他的刀锋是不好硬碰的,而他的气势是不可以凭借的。张良压不住他对秦王愤怒的情感,以他个人的力量,在一次狙击中求得一时的痛快,在那时他没有被捕被杀,那间隙连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也太危险了!
以刀锯鼎镬待天下之士:谓秦王残杀成性,以刀锯杀人,以鼎镬烹人。 夷灭:灭族。贲、 育:孟贲、夏育,古代著名勇士。 无所复施:无法施展本领。 其势未可乘:谓形势有利于秦,还没有可乘之机。 而逞于一击之间:《史记·留侯世家》载“秦灭韩”,张良“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为韩报仇······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良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误中副车。秦皇帝大怒,大索天下,求贼甚急,为张良故也。” 其间不能容发:当中差不了一根毛发。比喻情势危急。

千金之子,不死于盗贼,何者?其身之可爱,而盗贼之不足以死也。子房以盖世之才,不为伊尹、太公之谋,而特出于荆轲、聂政之计,以侥幸于不死,此圯上老人所为深惜者也。是故倨傲鲜腆而深折之。彼其能有所忍也,然后可以就大事,故曰:“孺子可教也。”

qiānjīnzhīdàozéizhěshēnzhīàiérdàozéizhīfánggàishìzhīcáiwéiyǐntàigōngzhīmóuérchūjīngnièzhèngzhīyáoxìngshànglǎorénsuǒwéishēnzhěshìàoxiāntiǎnérshēnshézhīnéngyǒusuǒrěnránhòujiùshìyuējiāo

富贵人家的子弟,是不肯死在盗贼手里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生命宝贵,死在盗贼手里太不值得。张良有超过世上一切人的才能,不去作伊尹、姜尚那样深谋远虑之事,反而只学荆轲、聂政行刺的下策,侥幸所以没有死掉,这必定是桥上老人为他深深感到惋惜的地方。所以那老人故意态度傲慢无理、言语粗恶的深深羞辱他,他如果能忍受得住,方才可以凭借这点而成就大功业,所以到最后,老人说:“这个年幼的人可以教育了。”
千金之子:富贵人家的子弟。 不死于盗贼:不会死在和贼的拼搏上。 不足以死:不值得因之而死。 伊尹太公之谋:谓安邦定国之谋。伊尹辅佐汤建立商朝。吕尚(即太公望)是周武王的开国大臣。 荆柯聂政之计:谓行刺之下策。荆柯刺秦王与燕政刺杀韩相侠累两事,俱见《史记·刺客列传》。 鲜腆:无礼,厚颇。 孺子可教也:谓张良可以教诲。

楚庄王伐郑,郑伯肉袒牵羊以逆;庄王曰:“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遂舍之。勾践之困于会稽,而归臣妾于吴者,三年而不倦。且夫有报人之志,而不能下人者,是匹夫之刚也。夫老人者,以为子房才有余,而忧其度量之不足,故深折其少年刚锐之气,使之忍小忿而就大谋。何则?非有生平之素,卒然相遇于草野之间,而命以仆妾之役,油然而不怪者,此固秦皇之所不能惊,而项籍之所不能怒也。

chǔzhuāngwángzhèngzhèngròutǎnqiānyángzhuāngwángyuējun1néngxiàrénnéngxìnyòngmínsuíshězhīgōujiànzhīkùnhuìérguīchénqièzhěsānniánérjuànqiěyǒubàorénzhīzhìérnéngxiàrénzhěshìzhīgānglǎorénzhěwéifángcáiyǒuéryōuliàngzhīshēnshéshǎoniángāngruìzhī使shǐzhīrěnxiǎo忿fènérjiùmóufēiyǒushēngpíngzhīránxiàngcǎozhījiānérmìngqièzhīyóuránérguàizhěqínhuángzhīsuǒnéngjīngérxiàngzhīsuǒnéng

楚庄王攻打郑国,郑襄公脱去上衣裸露身体、牵了羊来迎接。庄王说:“国君能够对人谦让,委屈自己,一定能得到自己老百姓的信任和效力。”就此放弃对郑国的进攻。越王勾践在会稽陷於困境,他到吴国去做奴仆,好几年都不懈怠。再说,有向人报仇的心愿,却不能做人下人的,这是普通人的刚强而已。那老人,认为张良才智有余,而担心他的度量不够,因此深深挫折他年轻人刚强锐利的脾气,使他能忍得住小怨愤去成就远大的谋略。为什么这样说呢?老人和张良并没有平生的老交情,突然在郊野之间相遇,却拿奴仆的低贱之事来让张良做,张良很自然而不觉得怪异,这本是秦始皇所不能惊惧他和项羽所不能激怒他的原因。
“楚庄王伐郑”六句:楚庄王攻克郑国后,郑伯肉祖牵羊以迎,表示屈服。楚庄王认为他能取信于民,便释放了他,并退兵,与郑议和。事见《左传》宜公十二年。肉祖,袒衣阵体。“勾践之困于会稽” 三句:《左传》 哀公元年:“吴王夫差败越于夫椒,报槜李(越军曾击败吴军于此)也。遂入越。越王(勾践)以甲循五千,保于会稽(山),使大夫种因昊大宰萦以行成。······越及吴平。《国语·越语下》载勾践“令大夫种守于国, 与范蠡入宦于吴:三年而吴人遣之。”归臣妾于吴,谓投降吴国为其臣妾。 报人:向人报仇。 非有生平之素:犹言素昧平生(向来不熟悉)。 仆妾之役:指“取履”事。 油然:盛兴貌。此谓悦敬之心油然而生。

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能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项籍唯不能忍,是以百战百胜而轻用其锋;高祖忍之,养其全锋而待其弊,此子房教之也。当淮阴破齐而欲自王,高祖发怒,见于词色。由此观之,犹有刚强不忍之气,非子房其谁全之?

guāngāozhīsuǒshèngérxiàngzhīsuǒbàizhězàinéngrěnnéngrěnzhījiānérxiàngwéinéngrěnshìbǎizhànbǎishèngérqīngyòngfēnggāorěnzhīyǎngquánfēngérdàifángjiāozhīdānghuáiyīnérwánggāojiànyóuguānzhīyóuyǒugāngqiángrěnzhīfēifángshuíquánzhī

看那汉高祖之所以成功,项羽之所以失败,原因就在于一个能忍耐、一个不能忍耐罢了。项羽不能忍耐,因此战争中是百战百胜,但是随随便便使用他的刀锋(不懂得珍惜和保存自己的实力)。汉高祖能忍耐,保持自己完整的锋锐的战斗力,等到对方疲敝。这是张良教他的。当淮阴侯韩信攻破齐国要自立为王,高祖为此发怒了,语气脸色都显露出来,从此可看出,他还有刚强不能忍耐的气度,不是张良,谁能成全他?
轻用其锋:轻率地消耗自己的兵力。 弊:疲困,衰败。“当淮阴破齐” 三句:《史记·淮阴侯列传》:汉四年,韩信破齐,向刘邦请封“假王”,“当是时,楚方急围汉王于荣阳,韩信使者至,发书,汉王大怒, 骂日:‘吾困于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赶紧提醒他不能得罪韩信。刘邦醒悟,便封韩信为齐王以笼络他。韩信后降封为淮阴侯,故称为淮阴。 非子房其谁全之:不是张良,谁又能来保全他呢?

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而其状貌乃如妇人女子,不称其志气。呜呼!此其所以为子房欤!

tàishǐgōngfángwéikuíwěiérzhuàngmàonǎirénchēngzhìsuǒwéifáng

司马迁本来猜想张良的形貌一定是魁梧奇伟的,谁料到他的长相竟然像妇人女子,与他的志气和度量不相称。啊!外柔内刚,这就是张良之所以成为张良吧!
“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二句:《史记·留侯世家》:“ 太史公日:‘余以为其人计魁梧奇伟,至见其图,状貌如妇人好女。’”不称,不相称。
冯谖客孟尝君

[先秦]佚名

齐人有冯谖者,贫乏不能自存,使人属孟尝君,愿寄食门下。孟尝君曰:“客何好?”曰:“客无好也。”曰:“客何能?”曰:“客无能也。”孟尝君笑而受之曰:“诺。”

rényǒuféngxuānzhěpínnéngcún使shǐrénshǔmèngchángjun1yuànshíménxiàmèngchángjun1yuēhǎoyuēhǎoyuēnéngyuēnéngmèngchángjun1xiàoérshòuzhīyuēnuò

齐国有一人叫冯谖。因为太穷而不能养活自己。他便托人告诉孟尝君,表示意愿在他的门下寄居为食客。孟尝君问他有什么擅长。回答说没有什么擅长。又问他有什么本事?回答说也没有什么本事。孟尝君听了后笑了笑,但还是接受了他(《战国策·冯谖客孟尝君》)。
冯谖:齐国游说之士。谖,一作“煖”,《史记》又作“驩”,音皆同。 客,做门客。 孟尝君:齐国贵族,姓田名文,齐闵王时为相。其父田婴在齐宣王时为相,并受封于薛,故本篇中有"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之说。田婴死后,田文袭封地,封号为孟尝君。孟尝君好养士,据说有门客三千,成为以养士而著称的"战国四公子"之一,其中还有魏国信陵君,楚国春申君,赵国平原君。 存:生存,生活。 属:通"嘱",嘱咐。 寄食门下:在孟尝君门下作食客。 好:爱好,擅长,喜好。 诺:答应声。

左右以君贱之也,食以草具。居有顷,倚柱弹其剑,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左右以告。孟尝君曰:“食之,比门下之客。”居有顷,复弹其铗,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左右皆笑之,以告。孟尝君曰:“为之驾,比门下之车客。”于是乘其车,揭其剑,过其友曰:“孟尝君客我。”后有顷,复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左右皆恶之,以为贪而不知足。孟尝君问:“冯公有亲乎?”对曰,“有老母。”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无使乏。于是冯谖不复歌。

zuǒyòujun1jiànzhīshícǎoyǒuqǐngzhùdànjiànyuēzhǎngjiáguīláishízuǒyòugàomèngchángjun1yuēshízhīménxiàzhīyǒuqǐngdànjiáyuēzhǎngjiáguīláichūchēzuǒyòujiēxiàozhīgàomèngchángjun1yuēwéizhījiàménxiàzhīchēshìchéngchējiējiànguòyǒuyuēmèngchángjun1hòuyǒuqǐngdànjiànjiáyuēzhǎngjiáguīláiwéijiāzuǒyòujiēèzhīwéitānérzhīmèngchángjun1wènfénggōngyǒuqīnduìyuēyǒulǎomèngchángjun1使shǐréngěishíyòng使shǐshìféngxuān

旁边的人认为孟尝君看不起冯谖,就让他吃粗劣的饭菜。(按照孟尝君的待客惯例,门客按能力分为三等:上等(车客)出有车;中等(门下之客)食有鱼;下等(草具之客)食无鱼。)过了一段时间,冯谖倚着柱子弹着自己的剑,唱道:“长剑我们回去吧!没有鱼吃。”左右的人把这事告诉了孟尝君。孟尝君说:“让他吃鱼,按照中等门客的生活待遇。”又过了一段时间,冯谖弹着他的剑,唱道:“长剑我们回去吧!外出没有车子。”左右的人都取笑他,并把这件事告诉给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车子,按照上等门客的生活待遇。”冯谖于是乘坐他的车,高举着他的剑,去拜访他的朋友,十分高兴地说:“孟尝君待我为上等门客。”此后不久,冯谖又弹着他的剑,唱道:“长剑我们回去吧!没有能力养家。”此时,左右的手下都开始厌恶冯谖,认为他贪得无厌。而孟尝君听说此事后问他:“冯公有亲人吗?”冯谖说:“家中有老母亲。”于是孟尝君派人供给他母亲吃用,不使她感到缺乏。于是从那之后。冯谖不再唱歌。
以:因为,因为孟尝君的态度而轻视冯谖。 能:才能,本事。 贱:轻视,看不起。 食:通饲,给人吃。 草具:粗劣的饭菜。具,供置,也能作酒肴。 居有顷:过了不久。 铗:剑。 归来:离开,回来。乎,语气词。 比:和……一样,等同于。 为之驾:为他配车。 揭:举。 过:拜访。 客:待我以客,厚待我。即把我当上等门客看待。 归来:回去。 弹:敲打。 无以为家:没有能力养家。 恶:讨厌。 给:供给。

后孟尝君出记,问门下诸客:“谁习计会,能为文收责于薛者乎?”冯谖署曰:“能。”孟尝君怪之,曰:“此谁也?”左右曰:“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孟尝君笑曰:“客果有能也,吾负之,未尝见也。”请而见之,谢曰:“文倦于事,愦于忧,而性懧愚,沉于国家之事,开罪于先生。先生不羞,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冯谖曰:“愿之。”于是约车治装,载券契而行,辞曰:“责毕收,以何市而反?”孟尝君曰:“视吾家所寡有者。”

hòumèngchángjun1chūwènménxiàzhūshuíhuìnéngwéiwénshōuxuēzhěféngxuānshǔyuēnéngmèngchángjun1guàizhīyuēshuízuǒyòuyuēnǎizhǎngjiáguīláizhěmèngchángjun1xiàoyuēguǒyǒunéngzhīwèichángjiànqǐngérjiànzhīxièyuēwénjuànshìkuìyōuérxìngnuòchénguójiāzhīshìkāizuìxiānshēngxiānshēngxiūnǎiyǒuwéishōuxuēféngxuānyuēyuànzhīshìyuēchēzhìzhuāngzǎiquànérhángyuēshōushìérfǎnmèngchángjun1yuēshìjiāsuǒguǎyǒuzhě

后来,孟尝君拿出记事的本子来询问他的门客:“谁熟习会计的事?”冯谖在本上署了自己的名,并签上一个“能”字。孟尝君见了名字感到很惊奇,问:“这是谁呀?”左右的人说:“就是唱那‘长铗归来’的人。”孟尝君笑道:“这位客人果真有才能,我亏待了他,还没见过面呢!”他立即派人请冯谖来相见,当面赔礼道:“我被琐事搞得精疲力竭,被忧虑搅得心烦意乱;加之我懦弱无能,整天埋在国家大事之中,以致怠慢了您,而您却并不见怪,倒愿意往薛地去为我收债,是吗?”冯谖回答道:“愿意去。”于是套好车马,整治行装,载上契约票据动身了。辞行的时候冯谖问:“债收完了,买什么回来?”孟尝君说:“您就看我家里缺什么吧。”
出记:出了一个文告。记,账册,古代一种公文文种。 计会:会计。 习:熟悉。 责:同”债“。债的本字。 署:署名,签名。(可见"记"不能作帐册,而当做告示。) 负:辜负,对不住。实际意思是没有发现它的才干。 谢:道歉。 倦于事:忙于事务,疲劳不堪。 愦于忧:忧愁思虑太多,心思烦乱。愦,同“溃”,乱。 懧愚:懦弱无能。懧,同懦。 沉:沉浸,埋头于。 开罪:得罪。 不羞:不以为羞。 约车治装:准备车马、整理行装。约,缠束,约车即套车。 券契:债契。债务关系人双方各持一半为凭。古时契约写在竹简或木简上,分两半,验证时,合起来查对,故后有合券之说。 市:买。 反:同”返“,返回。 寡有:没有。

驱而之薛,使吏召诸民当偿者,悉来合券。券遍合,起,矫命,以责赐诸民。因烧其券。民称万岁。

érzhīxuē使shǐzhàozhūmíndāngchángzhěláiquànquànbiànjiǎomìngzhūmínyīnshāoquànmínchēngwànsuì

冯谖赶着车到薛,派官吏把该还债务的百姓找来核验契据。核验完毕后,他假托孟尝君的命令,把所有的债款赏赐给欠债人,并当场把债券烧掉。百姓都高呼“万岁”。
驱:赶着车。 之,往。 当偿者:应当还债的人。 合券:验合债券。可知前面应解为“债务契约”。古代契约分为两半,立约双方各执其一。 矫命:假托(孟尝君)命令。

长驱到齐,晨而求见。孟尝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见之,曰:“责毕收乎?来何疾也!”曰:“收毕矣。”“以何市而反?”冯谖曰;“君之‘视吾家所寡有者’。臣窃计,君宫中积珍宝,狗马实外厩,美人充下陈。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窃以为君市义。”孟尝君曰:“市义奈何?”曰:“今君有区区之薛,不拊爱子其民,因而贾利之。臣窃矫君命,以责赐诸民,因烧其券,民称万岁。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孟尝君不悦,曰:“诺,先生休矣!”

zhǎngdàochénérqiújiànmèngchángjun1guàiguànérjiànzhīyuēshōuláiyuēshōushìérfǎnféngxuānyuējun1zhīshìjiāsuǒguǎyǒuzhěchénqièjun1gōngzhōngzhēnbǎogǒushíwàijiùměirénchōngxiàchénjun1jiāsuǒguǎyǒuzhěěrqièwéijun1shìmèngchángjun1yuēshìnàiyuējīnjun1yǒuzhīxuēàimínyīnérjiǎzhīchénqièjiǎojun1mìngzhūmínyīnshāoquànmínchēngwànsuìnǎichénsuǒwéijun1shìmèngchángjun1yuèyuēnuòxiānshēngxiū

冯谖赶着车,马不停蹄,直奔齐都,清晨就求见孟尝君。冯谖回得如此迅速,孟尝君感到很奇怪,立即穿好衣、戴好帽,去见他,问道:“债都收完了吗?怎么回得这么快?”冯谖说:“都收了。”“买什么回来了?”孟尝君问。冯谖回答道:“您曾说‘看我家缺什么’,我私下考虑您宫中积满珍珠宝贝,外面马房多的是猎狗、骏马,后庭多的是美女,您家里所缺的只不过是‘仁义’罢了,所以我用债款为您买了‘仁义’。”孟尝君道:“买仁义是怎么回事?”冯谖道:“现在您不过有块小小的薛邑,如果不抚爱百姓,视民如子,而用商贾之道向人民图利,这怎行呢?因此我擅自假造您的命令,把债款赏赐给百姓,顺便烧掉了契据,以至百姓欢呼‘万岁’,这就是我用来为您买义的方式啊。”孟尝君听后很不快地说:“嗯,先生,算了吧。”
按:此节描述《史记》更合情理。 疾:迅速。 晨而求见:谒见。 下陈:堂下,后室。 区区:少,小,此亦隐指放债之利。 拊爱:爱抚。拊,同“抚”,抚育,抚慰。 子其民:视民如子。 贾:做买卖。贾利之,做买卖获利。(不必视为名词作商人解。) 说:通“悦”。 休矣:算了吧。

后期年,齐王谓孟尝君曰:“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孟尝君就国于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携幼,迎君道中。孟尝君顾谓冯谖:“先生所为文市义者,乃今日见之。”

hòuniánwángwèimèngchángjun1yuēguǎréngǎnxiānwángzhīchénwéichénmèngchángjun1jiùguóxuēwèizhìbǎimínlǎoxiéyòuyíngjun1dàozhōngmèngchángjun1wèiféngxuānxiānshēngsuǒwéiwénshìzhěnǎijīnjiànzhī

过了一年,齐闵王对孟尝君说:“我可不敢把先王的臣子当作我的臣子。”孟尝君只好到他的领地薛去。还差百里未到,薛地的人民扶老携幼,都在路旁迎接孟尝君到来。孟尝君见此情景,回头看着冯谖道:“您为我买的‘义’,今天才见到作用了。”
后期年:一周年之后。期年,整整一年。 齐王:齐湣王。《史记·孟尝君列传》:“齐(湣)王惑于秦、楚之毁,以为孟尝君各高其主,而擅齐国之权,遂废孟尝君。”所谓“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是托词。 就国:回自己的封地。国,指孟尝君的封地薛。 顾:回顾,旁顾。乘shè ng:古代四马一车为一乘,亦可泛指车。

冯谖曰:“狡兔有三窟,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卧也。请为君复凿二窟。”孟尝君予车五十乘,金五百斤,西游于梁,谓惠王曰:“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强。”于是梁王虚上位,以故相为上将军,遣使者黄金千斤,车百乘,往聘孟尝君。冯谖先驱,诫孟尝君曰:“千金,重币也;百乘,显使也。齐其闻之矣。”梁使三反,孟尝君固辞不往也。

féngxuānyuējiǎoyǒusānjǐnmiǎněrjīnjun1yǒuwèigāozhěnérqǐngwéijun1záoèrmèngchángjun1chēshíchéngjīnbǎijīn西yóuliángwèihuìwángyuēfàngchénmèngchángjun1zhūhóuzhūhóuxiānyíngzhīzhěérbīngqiángshìliángwángshàngwèixiàngwéishàngjiāngjun1qiǎn使shǐzhěhuángjīnqiānjīnchēbǎichéngwǎngpìnmèngchángjun1féngxuānxiānjièmèngchángjun1yuēqiānjīnzhòngbǎichéngxiǎn使shǐwénzhīliáng使shǐsānfǎnmèngchángjun1wǎng

冯谖说:“狡猾机灵的兔子有三个洞才能免遭死患,现在您只有一个洞,还不能高枕无忧,请让我再去为您挖两个洞吧。”孟尝君应允了,就给了五十辆车子,五百斤黄金。冯谖往西到了魏国,他对惠王说:“现在齐国把他的大臣孟尝君放逐到国外去,哪位诸侯先迎住他,就可使自己的国家富庶强盛。”于是惠王把相位空出来,把原来的相国调为上将军,并派使者带着千斤黄金,百辆车子去聘请孟尝君。冯谖先赶车回去,告诫孟尝君说:“黄金千斤,这是很重的聘礼了;百辆车子,这算显贵的使臣了。齐国君臣大概听说这事了吧。”魏国的使臣往返了三次,孟尝君坚决推辞而不去魏国。
窟:洞。 梁:大梁,魏的国都。惠王,梁惠王,魏武侯之子。 放:放逐。 虚上位:把上位(宰相之位)空出来。 先驱:驱车在前。 重币:贵重的财物礼品。 显使:地位显要的使臣。 三反:先后多次往返。反,同“返”。 固辞:坚决辞谢。

齐王闻之,君臣恐惧,遣太傅赍黄金千斤、文车二驷,服剑一,封书,谢孟尝君曰:“寡人不祥,被于宗庙之祟,沉于谄谀之臣,开罪于君。寡人不足为也;愿君顾先王之宗庙,姑反国统万人乎!”冯谖诫孟尝君曰:“愿请先王之祭器,立宗庙于薛。”庙成,还报孟尝君曰:“三窟已就,君姑高枕为乐矣。”

wángwénzhījun1chénkǒngqiǎntàihuángjīnqiānjīnwénchēèrjiànfēngshūxièmèngchángjun1yuēguǎrénxiángbèizōngmiàozhīsuìchénchǎnzhīchénkāizuìjun1guǎrénwéiyuànjun1xiānwángzhīzōngmiàofǎnguótǒngwànrénféngxuānjièmèngchángjun1yuēyuànqǐngxiānwángzhīzōngmiàoxuēmiàochéngháibàomèngchángjun1yuēsānjiùjun1gāozhěnwéi

齐王听到这些情况,君臣都惊慌害怕起来,就派遣太傅送一千斤黄金、两辆彩车、一把佩剑(给孟尝君)。封好书信向孟尝君道歉说:“我很倒霉,遭受祖宗降下的灾祸,又被那些逢迎讨好的臣子所迷惑,得罪了您。我是不值得您帮助的;希望您能顾念先王的宗庙,姑且回来统率全国人民吧!”冯谖提醒孟尝君说:“希望您向齐王请来先王传下的祭器,在薛地建立宗庙。”宗庙建成了,冯谖回来报告孟尝君说:“三个洞穴都已凿成了,您可以暂且高枕而卧,安心享乐了!”。
太傅:官名,为辅弼国君之官。掌制定颁行礼法。赍jī:带着, 抱着文车:文饰华美的车辆。 驷:四马驾的车, 比较:乘不一定是四马,驷一定是四马。 服剑:佩剑。 不祥:意为糊涂。 一说不善,没有福气。 封书:写信,古代书信用封泥加印,故曰封书。 谢:赔礼道歉。 不祥:通详,审慎,不详即失察。 被:遭受。 被于宗庙之祟:遭受祖宗神灵降下的灾祸。被,同“披”,遭受。 沉于谄谀之臣:被阿谀奉承的奸臣所迷惑。 不足为:不值得你看重并辅助。一说无所作为。 顾:顾念。 姑:姑且。万人,指全国百姓。

孟尝君为相数十年,无纤介之祸者,冯谖之计也。

mèngchángjun1wéixiàngshùshíniánxiānjièzhīhuòzhěféngxuānzhī

孟尝君做了几十年相,没有一点祸患,都是(由于)冯谖的计谋啊。
纤介:介同芥,纤丝与草籽,比喻极微小。
与韩荆州书

[唐代]李白

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岂不以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所以龙蟠凤逸之士,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愿君侯不以富贵而骄之、寒贱而忽之,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使白得颖脱而出,即其人焉。

báiwéntiānxiàtánshìxiàngéryányuēshēngyòngfēngwànhóudànyuànshíhánjīngzhōulìngrénzhījǐngzhìyǒuzhōugōngzhīfēnggōngzhīshì使shǐhǎinèiháojun4bēnzǒuérguīzhīdēnglóngménshēngjiàshíbèisuǒlóngpánfèngzhīshìjiēshōumíngdìngjiàjun1hóuyuànjun1hóuguìérjiāozhīhánjiànérzhīsānqiānzhīzhōngyǒumáosuí使shǐbáiyǐngtuōérchūrényān

我李白听说天下一些谈论世事的人,聚集在一起时就会说:“人生不必封万户侯,只愿结识一下韩荆州。”为什么使人景仰爱慕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呢!难道不是因为您有周公的风度,躬行吐哺、握发接待贤者的美德,才使得海内豪杰俊才,都奔集到您的门下,一经接待,如登龙门,立刻名声身价大增,十倍于前吗?所以那些才能超群的读书人,都希望在君侯处获得美名,得到评价。君侯不因为自己的富贵而傲视他们,也不因为他们的寒贱而轻忽他们,那么在众多的宾客中定有毛遂那样的奇才,假使我李白能有脱颖而出的机会,我就是那样的人啊。
谈士:言谈之士。孔融《与曹操论盛孝章书》:“天下谈士,依以扬声。” 万户侯:食邑万户的封侯。唐朝封爵已无万户侯之称,此处借指显贵。 景慕:敬仰爱慕。 周公:即姬旦,周文王子,周武王弟。因采邑在周(今陕西歧山县北),故称周公。 吐握:吐哺(口中所含食物)握发(头发)。周公自称“我一沐(洗头)三握发,一饭三吐哺,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见《史记·鲁世家》),后世因以“吐握”形容礼贤下士。 龙门:在今山西河津西北黄河两岸,峭壁对峙,形如阙门。传说江海大鱼能上此门者即化为龙。东汉李膺有高名,当时士人有受其接待者,名为登龙门。 龙盘凤逸:喻贤人在野或屈居下位。 收名定价:获取美名,奠定声望。 君侯:对尊贵者的敬称,尤指上级。 颖:指锥芒。颖脱而出,喻才士若获得机会,必能充分显示其才能。

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皆王公大人许与气义。此畴曩心迹,安敢不尽于君侯哉!

báilǒng西liúluòchǔhànshíhǎojiànshùbiàngànzhūhóusānshíchéngwénzhāngqīngxiàngsuīzhǎngmǎnchǐérxīnxióngwànjiēwánggōngrénchóunǎngxīnāngǎnjìnjun1hóuzāi

我李白是陇西平民,流落在楚地汉水一带。十五岁爱好剑术,拜访了许多地方长官;三十岁诗文有了成就,屡次拜谒朝廷高官。尽管我身高不满七尺,而心志超过万人。王公大人都赞许我有志节,讲道义。这是我从前的思想和行迹,怎敢不尽情地向您倾诉呢?
陇西:古郡名,始置于秦,治所在狄道(今甘肃临洮)。李白自称十六国时凉武昭王李暠之后,李暠为陇西人。 布衣:平民。 楚汉:当时李白安家于安陆(今属湖北),往来于襄阳、江夏等地。 干:干谒,对人有所求而请见。 诸侯:此指地方长官。 历:普遍。 抵:拜谒,进见。 卿相:指中央朝廷高级官员。 畴曩:往日。

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幸愿开张心颜,不以长揖见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纵之以清谈,请日试万言,倚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权衡,一经品题,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扬眉吐气,激昂青云耶?

jun1hóuzhìzuòmóushénmínghángdòngtiāncānzàohuàxuéjiūtiānrénxìngyuànkāizhāngxīnyánzhǎngjiànruòjiēzhīgāoyànzòngzhīqīngtánqǐngshìwànyándàijīntiānxiàjun1hóuwéiwénzhāngzhīmìngrénzhīquánhéngjīngpǐn便biànzuòjiāshìérjun1hóujiēqiányíngchǐzhī使shǐbáiyángméiángqīngyún

君侯的功业堪比神明,您的德行感动天地,您的文章阐明了宇宙变化规律,学问探究了天道与人事的关系。希望君侯敞开胸怀,和颜接纳,不要因为我行长揖之礼晋见而拒绝我。假如能用盛大的宴席接待我,听任我纵情畅谈,那么我请以日试万言来测试,我将手不停笔,倚马可待。当今天下人以君侯为评论文章的主宰,权衡人物的权威,士人一经您的好评就成为德才兼备的佳士。君侯为什么吝惜庭阶前一尺见方的地方,不使我李白扬眉吐气,奋发昂扬于青云之上呢?
制作:指文章著述。 侔:相等,齐同。” 参:参与。 造化:自然的创造化育。 天人:天道和人道。 开张:开扩,舒展。 长揖:相见时拱手高举自上而下以为礼。 清谈:汉末魏晋以来,士人喜高谈阔论,或评议人物,或探究玄理,称为清谈。 倚马可待:喻文思敏捷。东晋时袁宏随同桓温北征,受命作露布文(檄文、捷书之类),他倚马前而作,手不辍笔,顷刻便成,而文极佳妙。 司命:原为神名,掌管人之寿命。此指判定文章优劣的权威。 权:秤锤; 衡:秤杆。此指品评人物的权威。 惜阶前盈尺之地:意即不在堂前接见我。

昔王子师为豫州,未下车,即辟荀慈明,既下车,又辟孔文举;山涛作冀州,甄拔三十余人,或为侍中、尚书,先代所美。而君侯亦荐一严协律,入为秘书郎,中间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之徒,或以才名见知,或以清白见赏。白每观其衔恩抚躬,忠义奋发,以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于诸贤腹中,所以不归他人,而愿委身国士。傥急难有用,敢效微躯。

wángshīwéizhōuwèixiàchēxúnmíngxiàchēyòukǒngwénshāntāozuòzhōuzhēnsānshírénhuòwéishìzhōngshàngshūxiāndàisuǒměiérjun1hóujiànyánxiéwéishūlángzhōngjiāncuīzōngzhīfángxīnyíngzhīhuòcáimíngjiànzhīhuòqīngbáijiànshǎngbáiměiguānxiánēngōngzhōngfèngǎnzhījun1hóutuīchìxīnzhūxiánzhōngsuǒguīrénéryuànwěishēnguóshìtǎngnányǒuyònggǎnxiàowēi

从前王允任豫州剌史。尚未到任就征辟荀爽;到任之后又征辟孔融。山涛任冀州剌史,考查选拔了三十余人,有的任侍中,有的做尚书,这都是为前代所赞美的。君侯您也先荐举过严协律,进入朝廷担任秘书郎;还有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这班人,有的因为才干声名而得到您的了解,有的因品行清白而被您赏识。李白每每看到他们感恩戴德,抚躬自问,以忠义奋发自勉。李白也因此而感激,知道君侯对许多贤人赤诚相待,所以不归依他人,而愿把身心命运托付给国中才德至高的人。倘使君侯在急难之际,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自当献身效命。
王子师:东汉王允字子师,灵帝时豫州刺史(治所在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县),征召荀爽(字慈明,汉末硕儒)、孔融(字文举,孔子之后,汉末名士)等为从事。全句原出西晋东海王司马越《与江统书》。 山涛:字巨源,西晋名士,竹林七贤之一。为翼州(今河北高邑西南)刺史时,搜访贤才,甄拔隐屈。侍中、 尚书:中央政府官名。 严协律:名不详。协律,协律郎,属太常寺,掌校正律吕。 秘书郎:属秘书省,掌管中央政府藏书。 崔宗之:李白好友,开元中入仕,曾为起居郎、尚书礼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右司郎中等职,与孟浩然、杜甫亦曾有交往。 房习祖:不详。 黎昕:曾为拾遗官,与王维有交往。 许莹:不详。 抚躬:犹言抚膺、抚髀,表示慨叹。抚,拍。 国士:国中杰出的人。 傥:同“倘”。

且人非尧舜,谁能尽善?白谟猷筹画,安能自矜?至于制作,积成卷轴,则欲尘秽视听。恐雕虫小技,不合大人。若赐观刍荛,请给纸墨,兼之书人,然后退扫闲轩,缮写呈上。庶青萍、结绿,长价于薛、卞之门。幸惟下流,大开奖饰,惟君侯图之。

qiěrénfēiyáoshùnshuínéngjìnshànbáiyóuchóuhuàānnéngjīnzhìzhìzuòchéngjuànzhóuchénhuìshìtīngkǒngdiāochóngxiǎorénruòguānchúráoqǐnggěizhǐjiānzhīshūrénránhòu退tuìsǎoxiánxuānshànxiěchéngshàngshùqīngpíngjié绿zhǎngjiàxuēbiànzhīménxìngwéixiàliúkāijiǎngshìwéijun1hóuzhī

而且,人不是尧舜,谁能十全十美?李白我在谋略策划方面,怎么能自负呢?至于写作,已经积累成卷轴,却想呈请君侯抽暇过目,只怕雕虫小技,不能受到大人的赏识。倘蒙垂顾,愿意看看拙作,那么,请赐予纸笔,加上书写人员。然后回去打扫安静的小屋,誊抄呈上。希望青萍宝剑、结绿美玉,在薛烛、卞和的手中提高价值。但愿君侯推恩于身处下位的人,大开奖励之门。请君侯考虑我的要求吧!
且:提起连词。 谟猷:谋画,谋略。 卷轴:古代帛书或纸书以轴卷束。 尘秽视听:请对方观看自己作品的谦语。 雕虫小技:西汉扬雄称作赋为“童子雕虫篆刻”,“壮夫不为”(见《法言·吾子》)。虫书、刻符为当时学童所习书体,纤巧难工。此处是作者自谦之词。 刍荛:割草为刍,打柴为荛,刍荛指草野之人。也是作者用以谦称自己的作品。 闲轩:静室。 青萍:宝剑名。 结绿:美玉名。 薛:薛烛,古代善相剑者,见《越绝书外传·记宝剑》。 卞:卞和,古代善识玉者,见《韩非子·和氏》。 惟:念。 下流:指地位低的人。惟,一作“推”。 奖饰:奖励称誉。
介之推不言禄

[先秦]左丘明

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

jìnhóushǎngcóngwángzhějièzhītuīyán

晋文公赏赐跟着他逃亡的人们,介之推不去要求禄赏,而(晋文公)赐禄赏时也没有考虑到他。
晋侯:指晋文公,即重耳。他逃亡在外,在秦国的帮助下回晋继承君位。 赏:赐有功也。 从亡者:从文公出亡在外之臣,如狐偃、赵衰之属。 介之推:亦从亡之臣。晋文公臣子,曾割自己腿上的肉以食文公。

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主。主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

tuīyuēxiàngōngzhījiǔrénwéijun1zàihuì怀huáiqīnwàinèizhītiānwèijuéjìnjiāngyǒuzhǔzhǔjìnzhěfēijun1érshuítiānshízhìzhīérèrsānwéiqièrénzhīcáiyóuwèizhīdàokuàngtāntiānzhīgōngwéixiàzuìshàngshǎngjiānshàngxiàxiàngméngnánchù

介之推说:“献公的儿子有九个,现在惟独国君还在(人世)。惠公、怀公没有亲信,(国)内外都抛弃他们。天没有(打算)灭绝晋,(所以)必定会有君主。主持晋国祭祀的人,不是君王又是谁呢?上天实际已经安排好了的,而跟随文公逃亡的人却认为是自己的贡献,(这)不是欺骗吗?偷窃别人的钱财,都说是盗窃。更何况贪图天的功劳,将其作为自己的贡献呢?下面的(臣子)将罪当做道义,上面的(国君)对(这)奸诈(的人)给予赏赐。上下互相欺瞒,难以和他们相处啊。”
献公:重耳之父晋献公。惠、 怀:惠公,怀公。惠公是文公重耳的弟弟,是怀公的父亲。 置:立。 二三子:相当于“那几个人”,指跟随文公逃亡诸臣。子是对人的美称。 诬:欺骗。 下义其罪:义,善也。言贪天之功,在人为犯法,而下反以为善也。 上赏其奸:奸,伪也。言贪天之功在国为伪,而上反以此赐也。 蒙:欺骗。

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

yuēqiúzhīshuíduì

他的母亲说:“你为什么不也去要求赏赐呢?(否则)这样(贫穷地)死去(又能去)埋怨谁呢?”
盍:何不。 怼:怨恨。

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

duìyuēyóuérxiàozhīzuìyòushènyānqiěchūyuànyánshíshí

回答说:“(既然)斥责这种行为是罪过而又效仿它,罪更重啊!况且说出埋怨的话了,(以后)不应吃他的俸禄了。”
尤:罪过。

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

yuē使shǐzhīzhīruò

他的母亲说:“也让国君知道这事,好吗?”

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

duìyuēyánshēnzhīwénshēnjiāngyǐnyānyòngwénzhīshìqiúxiǎn

回答说:“言语,是身体的装饰。身体将要隐居了,还要装饰它吗?这样是乞求显贵啊。”
文:花纹,装饰。言人之有言,所以文饰其身。

其母曰:“能如是乎?与汝偕隐。”遂隐而死。

yuēnéngshìxiéyǐnsuíyǐnér

他的母亲说:“(你)能够这样做吗?(那么我)和你一起隐居。”便(一直)隐居到死去。

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地名)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

jìnhóuqiúzhīhuòmiánshàngmíngwéizhītiányuēzhìguòqiějīngshànrén

晋文公没有找到他,便用绵上作为他的祭田。说:“用它来记下我的过失,并且表彰善良的人。”
绵上:地名,在今山西介休县南、沁源县西北的介山之下。 田:祭田。 志:记载。 旌:表彰。
季梁谏追楚师

[先秦]左丘明

楚武王侵随,使薳章求成焉,军于瑕以待之。随人使少师董成。

chǔwángqīnsuí使shǐwěizhāngqiúchéngyānjun1xiádàizhīsuírén使shǐshǎoshīdǒngchéng

楚武王侵犯随国,派薳章去要求议和。军队扎在瑕地,等待谈判的结果。随国派少师来主持议和。
楚:芈(mǐ)姓国。西周时立国于荆山一带。周成王封其首领熊绎以子男之田,为楚受封的开始。后来楚国自称王,与周处于对立地位。楚武王为楚国第十七代君。楚也称荆。 随:姬姓。今湖北随县。 薳章:楚大夫。 瑕:随地。今湖北随县境。 少师:官名。 董:主持。

斗伯比言于楚子曰:“吾不得志于汉东也,我则使然。我张吾三军而被吾甲兵,以武临之,彼则惧而协以谋我,故难间也。汉东之国,随为大。随张,必弃小国。小国离,楚之利也。少师侈,请羸师以张之。”熊率且比曰:“季梁在,何益?”斗伯比曰:“以为后图。少师得其君。”

dòuyánchǔyuēzhìhàndōng使shǐránzhāngsānjun1érbèijiǎbīnglínzhīérxiémóunánjiānhàndōngzhīguósuíwéisuízhāngxiǎoguóxiǎoguóchǔzhīshǎoshīchǐqǐngléishīzhāngzhīxióngqiěyuē::liángzàidòuyuē::wéihòushǎoshījun1

斗伯比:楚大夫。 楚子:指楚武王。因楚为子爵,故称楚子。 汉东:指汉水以东的小国。 我则使然: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张:陈列。 被:同“披”。 侈:骄傲自大。 羸:使…瘦弱。 羸师:故意使军队装作衰弱。 熊率且比:楚大夫。

王毁军而纳少师。少师归,请追楚师。随侯将许之。

wánghuǐjun1érshǎoshīshǎoshīguīqǐngzhuīchǔshīsuíhóujiāngzhī

于是楚武王故意损毁军容,接待少师。少师回去,果然请求追击楚军。随侯将要答应他。

季梁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诱我也,君何急焉?臣闻小之能敌大也,小道大淫。所谓道,忠于民而信于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辞,信也。今民馁而君逞欲,祝史矫举以祭,臣不知其可也。”公曰:“吾牲牷肥腯,粢盛丰备,何则不信?”对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硕肥腯。’谓民力之普存也,谓其畜之硕大蕃滋也,谓其不疾瘯蠡也,谓其备腯咸有也。奉盛以告曰:‘洁粢丰盛。’谓其三时不害而民和年丰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栗旨酒。’谓其上下皆有嘉德而无违心也。所谓馨香,无谗慝也。故务其三时,修其五教,亲其九族,以致其禋祀。于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动则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虽独丰,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庶免于难。”

liángzhǐzhīyuētiānfāngshòuchǔchǔzhīléiyòujun1yānchénwénxiǎozhīnéngxiǎodàoyínsuǒwèidàozhōngmínérxìnshénshàngmínzhōngzhùshǐzhèngxìnjīnmínněiérjun1chěngzhùshǐjiǎochénzhīgōngyuēshēngquánféidùnshèngfēngbèixìnduìyuēmínshénzhīzhǔshìshèngwángxiānchéngmínérhòuzhìshénfèngshēnggàoyuēshuòféidùnwèimínzhīcúnwèichùzhīshuòfānwèiwèibèidùnxiányǒufèngshènggàoyuējiéfēngshèngwèisānshíhàiérmínniánfēngfèngjiǔgàoyuējiāzhǐjiǔwèishàngxiàjiēyǒujiāérwéixīnsuǒwèixīnxiāngchánsānshíxiūjiāoqīnjiǔzhìyīnshìmínérshénjiàngzhīdòngyǒuchéngjīnmínyǒuxīnérguǐshénzhǔjun1suīfēngzhīyǒujun1xiūzhèngérqīnxiōngzhīguóshùmiǎnnán

季梁:随国的贤臣。 授:付予。楚强盛,古人认为天意如此。 淫:淫乱,暴虐。 祝史:管理祭祀的官吏。 正辞:如实说明,不欺假。 馁:饥饿。 矫:假。 牲牷:纯色而完整的牛、羊、猪。 腯:肥壮。 粢盛:盛在祭器里供神用的谷物。黍、稷叫粢,装进器皿之后叫盛。 硕:大,高大。 瘯蠡:六畜所患皮肤病。 咸有:兼备而无所缺。 醴:甜酒。 嘉:美好,善良。 栗:敬。 旨:美味。或说,栗是新收获的粮食。 谗:诬陷人的坏话。 慝:邪恶。 五教:指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 九族:上自高、曾、祖、父,下至子、孙、曾、玄,加上本身。另一说,父族四代,母族三代,妻族二代,合为九族。 禋祀:诚心祭祀。

随侯惧而修政,楚不敢伐。

suíhóuérxiūzhèngchǔgǎn

随侯感到恐惧,于是整顿内政。楚国不敢侵犯它。
烛之武退秦师

[先秦]左丘明

晋侯、秦伯围郑,以其无礼于晋,且贰于楚也。晋军函陵,秦军氾南。

jìnhóuqínwéizhèngjìnqiěèrchǔjìnjun1hánlíngqínjun1fánnán

(僖公三十年)晋文公和秦穆公联合围攻郑国,因为郑国曾对文公无礼,并且郑国同时依附于楚国与晋国。晋军驻扎在函陵,秦军驻扎在氾水的南面。
晋侯、秦伯:指晋文公和秦穆公。 以其无礼于晋:指晋文公即位前流亡国外经过郑国时,没有受到应有的礼遇。倒装句,于晋无礼。以,因为,连词。其,代词,它,指郑国。于,对于。 且贰于楚:并且从属于晋的同时又从属于楚。且,并且,表递进。贰,从属二主。于,对,介词。 晋军函陵:晋军驻扎在函陵。军,名词作动词,驻军。函陵,郑国地名,在今河南新郑北。 氾南:氾水的南面,也属郑地。(古汉语字典注,氾作水命是念作第二声。)

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许之。

zhīyánzhèngyuēguówēiruò使shǐzhúzhījiànqínjun1shī退tuìgōngcóngzhīyuēchénzhīzhuàngyóurénjīnlǎonéngwéigōngyuēnéngzǎoyòngjīnérqiúshìguǎrénzhīguòránzhèngwángyǒuyānzhī

佚之狐对郑伯说:“郑国处于危险之中了!假如让烛之武去见秦伯,(秦国的)军队一定会撤退。”郑伯同意了。烛之武推辞说:“我年轻时,尚且不如别人;现在老了,也不能有什么作为了。”郑文公说:“我早先没有重用您,现在由于情况危急因而求您,这是我的过错。然而郑国灭亡了,对您也不利啊!”烛之武就答应了这件事。
佚之狐:郑国大夫。 若:假如。 使:派。 见:拜见进见。 从:听从。 辞:推辞。 臣之壮也:我壮年的时候。 犹:尚且。 无能为也已:不能干什么了。为,做。已,同“矣”,语气词,了。 用:任用。 是寡人之过也:这是我的过错。是,这。过,过错。 然:然而。 许之:答应这件事。许,答应。

夜缒而出,见秦伯,曰:“秦、晋围郑,郑既知亡矣。若亡郑而有益于君,敢以烦执事。越国以鄙远,君知其难也,焉用亡郑以陪邻?邻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之往来,共其乏困,君亦无所害。且君尝为晋君赐矣,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晋,何厌之有?既东封郑,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阙秦,将焉取之?阙秦以利晋,唯君图之。”秦伯说,与郑人盟。使杞子、逢孙、杨孙戍之,乃还。

zhuìérchūjiànqínyuēqínjìnwéizhèngzhèngzhīwángruòwángzhèngéryǒujun1gǎnfánzhíshìyuèguóyuǎnjun1zhīnányānyòngwángzhèngpéilínlínzhīhòujun1zhībáoruòshězhèngwéidōngdàozhǔhángzhīwǎngláigòngkùnjun1suǒhàiqiějun1chángwéijìnjun1jun1jiāoxiácháoérshèbǎnyānjun1zhīsuǒzhījìnyànzhīyǒudōngfēngzhèngyòu西fēngruòquèqínjiāngyānzhīquèqínjìnwéijun1zhīqínshuōzhèngrénméng使shǐféngsūnyángsūnshùzhīnǎihái

在夜晚(有人)用绳子(将烛之武)从城上放下去,见到了秦伯,烛之武说:“秦、晋两国围攻郑国,郑国已经知道要灭亡了。假如灭掉郑国对您有好处,怎敢冒昧地拿这件事情来麻烦您。越过邻国把远方的郑国作为(秦国的)东部边邑,您知道这是困难的,(您)为什么要灭掉郑国而给邻邦晋国增加土地呢?邻国的势力雄厚了,您秦国的势力也就相对削弱了。如果您放弃围攻郑国而把它当作东方道路上接待过客的主人,出使的人来来往往,(郑国可以随时)供给他们缺少的东西,对您也没有什么害处。而且您曾经给予晋惠公恩惠,惠公曾经答应给您焦、瑕二座城池。 (然而)惠公早上渡过黄河回国,晚上就修筑防御工事,这是您知道的。晋国,怎么会满足呢?(现在它)已经在东边使郑国成为它的边境,又想要向西扩大边界。如果不使秦国土地亏损,将从哪里得到(他所奢求的土地)呢?削弱秦国对晋国有利,希望您考虑这件事!”秦伯非常高兴,就与郑国签订了盟约。派遣杞子、逢孙、杨孙戍守郑国,于是秦国就撤军了。
缒:用绳子拴着人(或物)从上往下运。 既:已经。 敢以烦执事:冒昧地拿(亡郑这件事)麻烦您手下的人。这是客气的说法。敢,冒昧的。执事,执行事务的人,对对方的敬称。 越国以鄙远:�然而)越过别国而把远地(郑国)当做边邑。越,越过。鄙,边邑。焉用亡郑以陪邻:为什么要灭掉郑国而给邻国增加土地呢?焉:何。用:介词,表原因。陪:增加。邻:邻国,指晋国。邻之厚,君之薄也:邻国的势力雄厚了,您秦国的势力也就相对削弱了。之: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厚,雄厚。若舍郑以为东道主:如果您放弃围攻郑国而把它作为东方道路上(招待过客)的主人。舍:放弃(围郑)。行李:古今异义,出使的人。共其乏困:供给他们缺乏的东西。共,通“供”,供给。其:代指使者。尝为晋君赐矣:曾经给予晋君恩惠(指秦穆公曾派兵护送晋惠公回国)。尝,曾经。为,给予。赐,恩惠。为···赐:施恩。许君焦、瑕:(晋惠公)许诺给您焦、瑕两城。朝济而夕设版焉:指晋惠公早上渡过黄河回国,晚上就修筑防御工事。济,渡河。设版,修筑防御工事。版,筑土墙用的夹板。朝,在早晨。厌:通“餍”,满足。东封郑:在东边让郑国成为晋国的边境。封,疆界。这里作用动词。肆其西封:扩展它西边的疆界。指晋国灭郑以后,必将图谋秦国。肆,延伸,扩张。封:疆界。阙:侵损,削减。盟:结盟。戍:守卫。还:撤军回国。[注:在古汉语词典中明确标注为“缺”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说”同“悦”,喜欢,高兴。

子犯请击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与,不知;以乱易整,不武。吾其还也。”亦去之。

fànqǐngzhīgōngyuēwēirénzhīyīnrénzhīérzhīrénshīsuǒzhīluànzhěngháizhī

晋大夫子犯请求出兵攻击秦军。晋文公说:“不行!假如没有那个人(秦伯)的力量,我是不会到这个地步的。依靠别人的力量而又反过来损害他,这是不仁义的;失掉自己的同盟者,这是不明智的;用散乱(的局面)代替整齐(的局面),这是不符合武德的。我们还是回去吧!”晋军也就离开了郑国。
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假如没有那个人的力量,我是不会到这个地步的。 微:没有。 夫人:远指代词,那人,指秦穆公。因人之力而敝之, 不仁:依靠别人的力量,又返回来损害他,这是不仁道的。 因:依靠。敝,损害。失其所与, 不知:失掉自己的同盟者,这是不明智的。与,结交,亲附。 知:通“智”。以乱易整, 不武:用混乱相攻取代联合一致,是不符合武德的。易,代替。武,指使用武力是所应遵守的道义准则。不武,不符合武德。整,指一致的步调。 吾其还也:我们还是回去吧。其,表商量或希望的语气,还是。 去之:离开郑国。之,指代郑国。

(选自《左传》)

xuǎnzuǒchuán

鲁仲连义不帝秦

[先秦]佚名

秦围赵之邯郸。魏安釐王使将军晋鄙救赵,畏秦,止于荡阴不进。

qínwéizhàozhīhándānwèiānwáng使shǐjiāngjun1jìnjiùzhàowèiqínzhǐdàngyīnjìn

赵孝成王时,秦王派白起在长平前后击溃赵国四十万军队,于是,秦国的军队向东挺进,围困了邯郸。赵王很害怕,各国的救兵也没有谁敢攻击秦军。
邯郸:赵国都城,今河北邯郸市。 晋鄙:魏国大将。 荡阴:地名,今河南汤阴。

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间入邯郸,因平原君谓赵王曰:“秦所以急围赵者,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已而复归帝,以齐故;今齐闵王已益弱,方今唯秦雄天下,此非必贪邯郸,其意欲求为帝。赵诚发使尊秦昭王为帝,秦必喜,罢兵去。”平原君犹豫未有所决。

wèiwáng使shǐjiāngjun1xīnyuányǎnjiānhándānyīnpíngyuánjun1wèizhàowángyuēqínsuǒwéizhàozhěqiánmǐnwángzhēngqiángwéiérguījīnmǐnwángruòfāngjīnwéiqínxióngtiānxiàfēitānhándānqiúwéizhàochéng使shǐzūnqínzhāowángwéiqínbīngpíngyuánjun1yóuwèiyǒusuǒjué

魏安釐王派出将军晋鄙营救赵国,因为畏惧秦军,驻扎在汤阴不敢前进。魏王派客籍将军辛垣衍,从隐蔽的小路进入邯郸,通过平原君的关系见赵王说:“秦军所以急于围攻赵国,是因为以前和齐湣王争强称帝,不久又取消了帝号;如今齐国更加削弱,当今只有秦国称雄天下,这次围城并不是贪图邯郸,他的意图是要重新称帝。赵国果真能派遣使臣尊奉秦昭王为帝,秦王一定很高兴,就会撤兵离去。”平原君犹豫不能决断。
客将军:原籍不在某国而任该国将军。 间入:潜入。 因:通过。 平原君:赵国公子赵胜,封平原君,时为赵相。 前与齐闵王争强为帝:前288年,齐闵王(也写作齐湣王,名地)称东帝。于是 秦昭王(名稷) 称西帝今齐闵王益弱:秦围邯郸时,齐闵王死去已二十多年。 王力先生说,此句疑有误意思是, 今之齐比湣王时益弱秦昭王:秦国国君。曾多次打败敌国,奠定了秦统一六国的基础。 秦始皇的太爷爷。

此时鲁仲连适游赵,会秦围赵,闻魏将欲令赵尊秦为帝,乃见平原君,曰:“事将奈何矣?”平原君曰:“胜也何敢言事!百万之众折于外,今又内围邯郸而不去。魏王使客将军辛垣衍令赵帝秦,今其人在是。胜也何敢言事!”鲁连曰:“始吾以君为天下之贤公子也,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梁客辛垣衍安在?吾请为君责而归之!”平原君曰:“胜请为召而见之于先生。”

shízhòngliánshìyóuzhàohuìqínwéizhàowénwèijiānglìngzhàozūnqínwéinǎijiànpíngyuánjun1yuēshìjiāngnàipíngyuánjun1yuēshènggǎnyánshìbǎiwànzhīzhòngshéwàijīnyòunèiwéihándānérwèiwáng使shǐjiāngjun1xīnyuányǎnlìngzhàoqínjīnrénzàishìshènggǎnyánshìliányuēshǐjun1wéitiānxiàzhīxiángōngnǎijīnránhòuzhījun1fēitiānxiàzhīxiángōngliángxīnyuányǎnānzàiqǐngwéijun1érguīzhīpíngyuánjun1yuēshèngqǐngwéizhàoérjiànzhīxiānshēng

这时,鲁仲连客游赵国,正赶上秦军围攻邯郸,听说魏国想要让赵国尊奉秦昭王称帝,就去进见平原君说:“这件事怎么办?”平原君说:“我哪里还敢谈论这样的大事!前不久,在国外损失了四十万大军,而今,秦军打到国内围困邯郸,又不能使之退兵。魏王派客籍将军辛垣衍让赵国尊奉秦昭王称帝,眼下,那个人还在这儿。我哪里还敢谈论这样的大事?”鲁仲连说:“以前我认为您是天下贤明的公子,今天我才知道您并不是天下贤明的公子。魏国的客人辛垣衍在哪儿?我替您去责问他并且让他回去。”平原君说:“我愿为您介绍,让他跟先生相见。”
胜:平原君赵胜自称名。 百万之众折于外:前260年,秦将白起在长平大破赵兵,坑赵降兵40余万人。折,挫败。 内:指深入国境。

平原君遂见辛垣衍曰:“东国有鲁连先生,其人在此,胜请为绍介,而见之于先生。”辛垣衍曰:“吾闻鲁连先生,齐国之高士也。衍,人臣也,使事有职,吾不愿见鲁连先生也。”平原君曰:“胜已泄之矣。”辛垣衍许诺。

píngyuánjun1suíjiànxīnyuányǎnyuēdōngguóyǒuliánxiānshēngrénzàishèngqǐngwéishàojièérjiànzhīxiānshēngxīnyuányǎnyuēwénliánxiānshēngguózhīgāoshìyǎnrénchén使shǐshìyǒuzhíyuànjiànliánxiānshēngpíngyuánjun1yuēshèngxièzhīxīnyuányǎnnuò

于是平原君见辛垣衍说:“齐国有位鲁仲连先生,如今他就在这儿,我愿替您介绍,跟将军认识认识。”辛垣衍说:“我听说鲁仲连先生,是齐国志行高尚的人。我是魏王的臣子,奉命出使身负职责,我不愿见鲁仲连先生。”平原君说:“我已经把您在这儿的消息透露了。”辛垣衍只好应允了。

鲁连见辛垣衍而无言。辛垣衍曰:“吾视居此围城之中者,皆有求于平原君者也。今吾视先生之玉貌,非有求于平原君者,曷为久居此围城中而不去也?”鲁连曰:“世以鲍焦无从容而死者,皆非也。今众人不知,则为一身。彼秦,弃礼义,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彼则肆然而为帝,过而遂正于天下,则连有赴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也!所为见将军者,欲以助赵也。”辛垣衍曰:“先生助之奈何?”鲁连曰:“吾将使梁及燕助之,齐楚则固助之矣。”辛垣衍曰:“燕则吾请以从矣;若乃梁,则吾梁人也,先生恶能使梁助之耶?”鲁连曰:“梁未睹秦称帝之害故也;使梁睹秦称帝之害,则必助赵矣。”辛垣衍曰:“秦称帝之害将奈何?”鲁仲连曰:“昔齐威王尝为仁义矣,率天下诸侯而朝周。周贫且微,诸侯莫朝,而齐独朝之。居岁余,周烈王崩,诸侯皆吊,齐后往。周怒,赴于齐曰:‘天崩地坼,天子下席,东藩之臣田婴齐后至,则斮之!’威王勃然怒曰:‘叱嗟!而母,婢也!’卒为天下笑。故生则朝周,死则叱之,诚不忍其求也。彼天子固然,其无足怪。”

liánjiànxīnyuányǎnéryánxīnyuányǎnyuēshìwéichéngzhīzhōngzhějiēyǒuqiúpíngyuánjun1zhějīnshìxiānshēngzhīmàofēiyǒuqiúpíngyuánjun1zhěwéijiǔwéichéngzhōngérliányuēshìbàojiāocóngróngérzhějiēfēijīnzhòngrénzhīwéishēnqínshàngshǒugōngzhīguóquán使shǐshì使shǐmínránérwéiguòérsuízhèngtiānxiàliányǒudōnghǎiérěrrěnwéizhīmínsuǒwéijiànjiāngjun1zhězhùzhàoxīnyuányǎnyuēxiānshēngzhùzhīnàiliányuējiāng使shǐliángyànzhùzhīchǔzhùzhīxīnyuányǎnyuēyànqǐngcóngruònǎiliángliángrénxiānshēngènéng使shǐliángzhùzhīliányuēliángwèiqínchēngzhīhài使shǐliángqínchēngzhīhàizhùzhàoxīnyuányǎnyuēqínchēngzhīhàijiāngnàizhòngliányuēwēiwángchángwéiréntiānxiàzhūhóuércháozhōuzhōupínqiěwēizhūhóucháoércháozhīsuìzhōulièwángbēngzhūhóujiēdiàohòuwǎngzhōuyuētiānbēngchètiānxiàdōngfānzhīchéntiányīnghòuzhìzhuózhīwēiwángrányuēchìjiēérwéitiānxiàxiàoshēngcháozhōuchìzhīchéngrěnqiútiānránguài

鲁仲连见到辛垣衍却一言不发。辛垣衍说:“我看留在这座围城中的,都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人;而今,我看先生的尊容,不像是有求于平原君的人,为什么还长久地留在这围城之中而不离去呢?”鲁仲连说:“世人认为鲍焦没有博大的胸怀而死去,这种看法都错了。一般人不了解他耻居浊世的心意,认为他是为个人打算。那秦国,是个抛弃礼仪而只崇尚战功的国家,用权诈之术对待士卒,像对待奴隶一样役使百姓。如果让它无所忌惮地恣意称帝,进而统治天下,那么,我只有跳进东海去死,我不忍心作它的顺民,我所以来见将军,是打算帮助赵国啊。”辛垣衍说:“先生怎么帮助赵国呢?”鲁仲连说:“我要请魏国和燕国帮助它,齐、楚两国本来就帮助赵国了。”辛垣衍说:“燕国嘛,我相信会听从您的;至于魏国,我就是魏国人,先生怎么能让魏国帮助赵国呢?”鲁仲连说:“魏国是因为没看清秦国称帝的祸患,才没帮助赵国。假如魏国看清秦国称帝的祸患后,就一定会帮助赵国。”辛垣衍说:“秦国称帝后会有什么祸患呢?”鲁仲连说:“从前,齐威王曾经奉行仁义,率领天下诸侯而朝拜周天子。当时,周天子贫困又弱小,诸侯们没有谁去朝拜,唯有齐国去朝拜。过了一年多,周烈王逝世,齐王奔丧去迟了,新继位的周显王很生气,派人到齐国报丧说: ‘天子逝世,如同天崩地裂般的大事,新继位的天子也得离开宫殿居丧守孝,睡在草席上,东方属国之臣田婴齐居然敢迟到,当斩。’齐威王听了,勃然大怒,骂道:‘呸!您母亲原先还是个婢女呢! ’最终被天下传为笑柄。齐威王所以在周天子活着的时候去朝见,死了就破口大骂,实在是忍受不了新天子的苛求啊。那些作天子的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鲍焦:春秋时隐士,因对现实不满,抱树而死。 无从容:心胸不开阔。 上:同“尚”,崇尚。 首功:斩首之功。 过:甚至。 正:通“政”,统治。 梁:梁国,即魏国。 若乃:至于。 恶:怎么。 齐威王:齐国国君,姓田,名婴齐。 曷:什么。

辛垣衍曰:“先生独未见夫仆乎?十人而从一人者,宁力不胜、智不若邪?畏之也。”鲁仲连曰:“然梁之比于秦,若仆邪?”辛垣衍曰:“然。”鲁仲连曰:“然则吾将使秦王烹醢梁王!”辛垣衍怏然不悦,曰:“嘻!亦太甚矣,先生之言也!先生又恶能使秦王烹醢梁王?”鲁仲连曰:“固也!待吾言之:昔者鬼侯、鄂侯、文王,纣之三公也。鬼侯有子而好,故入之于纣,纣以为恶,醢鬼侯;鄂侯争之急,辨之疾,故脯侯;文王闻之,喟然而叹,故拘之于牖里之库百日,而欲令之死。曷为与人俱称帝王,卒就脯醢之地也?“

xīnyuányǎnyuēxiānshēngwèijiànshírénércóngrénzhěníngshèngzhìruòxiéwèizhīzhòngliányuēránliángzhīqínruòxiéxīnyuányǎnyuēránzhòngliányuēránjiāng使shǐqínwángpēnghǎiliángwángxīnyuányǎnyàngrányuèyuētàishènxiānshēngzhīyánxiānshēngyòuènéng使shǐqínwángpēnghǎiliángwángzhòngliányuēdàiyánzhīzhěguǐhóuèhóuwénwángzhòuzhīsāngōngguǐhóuyǒuérhǎozhīzhòuzhòuwéièhǎiguǐhóuèhóuzhēngzhībiànzhīhóuwénwángwénzhīkuìránértànzhīyǒuzhībǎiérlìngzhīwéirénchēngwángjiùhǎizhī

辛垣衍说:“先生难道没见过奴仆吗?十个奴仆侍奉一个主人,难道是力气赶不上、才智比不上他吗?是害怕他啊。”鲁仲连说:“唉!魏王和秦王相比魏王像仆人吗?”辛垣衍说:“是。” 鲁仲连说:“那么,我就让秦王烹煮魏王剁成肉酱?”辛垣衍很不高兴不服气地说:“哼哼,先生的话,也太过分了!先生又怎么能让秦王烹煮了魏王剁成肉酱呢?”鲁仲连说:“当然能够,我说给您听。从前,九侯、鄂侯、文王是殷纣的三个诸侯。九侯有个女儿长得娇美,把她献给殷纣,殷纣认为她长得丑陋,把九侯剁成肉酱。鄂侯刚直诤谏,激烈辩白,又把鄂侯杀死做成肉干。文王听到这件事,只是长长地叹息,殷纣又把他囚禁在牖里监牢内一百天,想要他死。为什么和人家同样称王,最终落到被剁成肉酱、做成肉干的地步呢?
赴:同“讣”,报丧。 天崩地坼:比喻天子死。 坼:裂。 下席:新君离开原来的宫室,寝于草席上守丧,以示哀悼。 东藩:指齐国。斮(音zhuo2):斩。 叱嗟:怒斥声。 而:你的。 宁:难道。 烹:煮杀。醢(音hai3):剁成肉酱。 子:女儿。 好:貌美。 脯:把人杀死做成肉干。牖(you3) 里:地名,今河南汤阴北。 库:监狱。 也作"羑里"。

“齐闵王将之鲁,夷维子执策而从,谓鲁人曰:‘子将何以待吾君?’鲁人曰:‘吾将以十太牢待子之君。’夷维子曰:‘子安取礼而来待吾君?彼吾君者,天子也。天子巡狩,诸侯辟舍,纳筦键,摄衽抱几,视膳于堂下;天子已食,而听退朝也。’鲁人投其钥,不果纳,不得入于鲁。将之薛,假涂于邹。当是时,邹君死,闵王欲入吊。夷维子谓邹之孤曰:‘天子吊,主人必将倍殡柩,设北面于南方,然后天子南面吊也。’邹之群臣曰:‘必若此,吾将伏剑而死。’故不敢入于邹。邹、鲁之臣,生则不得事养,死则不得饭含,然且欲行天子之礼于邹、鲁之臣,不果纳。今秦万乘之国,梁亦万乘之国,交有称王之名。睹其一战而胜,欲从而帝之,是使三晋之大臣,不如邹、鲁之仆妾也。

mǐnwángjiāngzhīwéizhíércóngwèirényuējiāngdàijun1rényuējiāngshítàiláodàizhījun1wéiyuēānérláidàijun1jun1zhětiāntiānxúnshòuzhūhóushěguǎnjiànshèrènbàoshìshàntángxiàtiānshíértīng退tuìcháoréntóuyàoguǒjiāngzhīxuējiǎzōudāngshìshízōujun1mǐnwángdiàowéiwèizōuzhīyuētiāndiàozhǔrénjiāngbèibìnjiùshèběimiànnánfāngránhòutiānnánmiàndiàozōuzhīqúnchényuēruòjiāngjiànérgǎnzōuzōuzhīchénshēngshìyǎngfànhánránqiěhángtiānzhīzōuzhīchénguǒjīnqínwànchéngzhīguóliángwànchéngzhīguójiāoyǒuchēngwángzhīmíngzhànérshèngcóngérzhīshì使shǐsānjìnzhīchénzōuzhīqiè

齐湣王前往鲁国,夷维子替他赶着车子作随员。他对鲁国官员们说:‘你们准备怎样接待我们国君?’鲁国官员们说:‘我们打算用于副太牢的礼仪接待您的国君。’夷维子说:‘你们这是按照哪来的礼仪接待我们国君,我那国君,是天子啊。天子到各国巡察,诸侯例应迁出正宫,移居别处,交出钥匙,撩起衣襟,安排几桌,站在堂下伺候天子用膳,天子吃完后,才可以退回朝堂听政理事。’鲁国官员听了,就关闭上锁,不让齐湣王入境。齐湣王不能进入鲁国,打算借道邹国前往薛地。正当这时,邹国国君逝世,齐湣王想入境吊丧,夷维子对邹国的嗣君说:‘天子吊丧,丧主一定要把灵枢转换方向,在南面安放朝北的灵位,然后天子面向南吊丧。’邹国大臣们说:‘一定要这样,我们宁愿用剑自杀。’所以齐湣王不敢进入邹国。邹、鲁两国的臣子,国君生前不能够好好地侍奉,国君死后又不能周备地助成丧仪,然而想要在邹、鲁行天子之礼,邹、鲁的臣子们终于拒绝齐湣王入境。如今,秦国是拥有万辆战车的国家,魏国也是拥有万辆战车的国家。都是万乘大国,又各有称王的名分,只看它打了一次胜仗,就要顺从地拥护它称帝,这就使得三晋的大臣比不上邹、鲁的奴仆、卑妾了。
策:马鞭。 巡狩:天子出巡。 避舍:宫室让给天子。 管键:钥匙。 衽:衣襟。 几:座旁的小桌子。 涂:同“途”。 邹:战国时小国,今山东邹县。 主人必将倍殡柩:古代丧礼,主人在东,灵柩在西,正面对着灵柩。天子来吊,主人就要背着灵柩。倍,同“背”。 饭含:人死后,把饭放死人口中称“饭”,把珠玉放死人口中称“含”。 三晋:晋国原是春秋强国,后被韩、赵、魏三家瓜分,后因称韩、赵、魏为三晋。

“且秦无已而帝,则且变易诸侯之大臣,彼将夺其所谓不肖,而予其所谓贤,夺其所憎,而与其所爱;彼又将使其子女谗妾,为诸侯妃姬,处梁之宫,梁王安得晏然而已乎?而将军又何以得故宠乎?”

qiěqínérqiěbiànzhūhóuzhīchénjiāngduósuǒwèixiāoérsuǒwèixiánduósuǒzēngérsuǒàiyòujiāng使shǐchánqièwéizhūhóufēichùliángzhīgōngliángwángānyànránérérjiāngjun1yòuchǒng

如果秦国贪心不足,终于称帝,那么,就会更换诸侯的大臣。他将要罢免他认为不肖的,换上他认为贤能的人,罢免他憎恶的,换上他所喜爱的人。还要让他的儿女和搬弄事非的姬妄,嫁给诸侯做妃姬,住在魏国的宫廷里,魏王怎么能够安安定定地生活呢?而将军您又怎么能够得到原先的宠信呢?”
无已:没有人阻止。 谗妾:嫉贤妒能的妇人。

于是辛垣衍起,再拜谢曰:“始以先生为庸人,吾乃今日而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吾请去,不敢复言帝秦!”

shìxīnyuányǎnzàibàixièyuēshǐxiānshēngwéiyōngrénnǎijīnérzhīxiānshēngwéitiānxiàzhīshìqǐnggǎnyánqín

于是,辛垣衍站起来,向鲁仲连连拜两次谢罪说:“当初认为先生是个普通的人,我今天才知道先生是天下杰出的高士。我将离开赵国,再不敢谈秦王称帝的事了。”

秦将闻之,为却军五十里。适会魏公子无忌夺晋鄙军以救赵击秦,秦军引而去。

qínjiāngwénzhīwéiquèjun1shíshìhuìwèigōngduójìnjun1jiùzhàoqínqínjun1yǐnér

秦军主将听到这个消息,为此把军队后撤了五十里。恰好魏公子无忌夺得了晋鄙的军权率领军队来援救赵国,攻击秦军,秦军也就撤离邯郸回去了。
却:撤退。 适会公子无忌夺晋鄙军:魏公子无忌为救赵国,托魏王爱姬盗得兵符,又假传王命,杀晋鄙夺兵权。

于是平原君欲封鲁仲连。鲁仲连辞让者三,终不肯受。平原君乃置酒,酒酣,起,前,以千金为鲁连寿。鲁连笑曰:“所贵于天下之士者,为人排患释难、解纷乱而无所取也。即有所取者,是商贾之人也。仲连不忍为也。”遂辞平原君而去,终身不复见。

shìpíngyuánjun1fēngzhòngliánzhòngliánràngzhěsānzhōngkěnshòupíngyuánjun1nǎizhìjiǔjiǔhānqiánqiānjīnwéilián寿shòuliánxiàoyuēsuǒguìtiānxiàzhīshìzhěwéirénpáihuànshìnánjiěfēnluànérsuǒyǒusuǒzhěshìshāngjiǎzhīrénzhòngliánrěnwéisuípíngyuánjun1érzhōngshēnjiàn

于是平原君要封赏鲁仲连,鲁仲连再三辞让,最终也不肯接受。平原君就设宴招待他,喝道酒酣耳热时,平原君起身向前,献上千金酬谢鲁仲连。鲁仲连笑着说:“杰出之士之所以被天下人崇尚,是因为他们能替人排除祸患,消释灾难,解决纠纷而不取报酬。如果收取酬劳,那就成了生意人的行为,我鲁仲连是不忍心那样做的。”于是辞别平原君走了,终身不再相见。
为鲁连寿:祝鲁仲连长寿。
游褒禅山记

[宋代]王安石

褒禅山亦谓之华山,唐浮图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后名之曰“褒禅”。今所谓慧空禅院者,褒之庐冢也。距其院东五里,所谓华山洞者,以其乃华山之阳名之也。距洞百余步,有碑仆道,其文漫灭,独其为文犹可识曰“花山”。今言“华”如“华实”之“华”者,盖音谬也。

bāochánshānwèizhīhuáshāntánghuìbāoshǐshězhǐérzàngzhīhòumíngzhīyuēbāochánjīnsuǒwèihuìkōngchányuànzhěbāozhīzhǒngyuàndōngsuǒwèihuáshāndòngzhěnǎihuáshānzhīyángmíngzhīdòngbǎiyǒubēidàowénmànmièwéiwényóushíyuēhuāshānjīnyánhuáhuáshízhīhuázhěgàiyīnmiù

褒禅山也称为华山。唐代和尚慧褒当初在这里筑室居住,死后又葬在那里;因为这个缘故,后人就称此山为褒禅山。如今人们所说的慧空禅院,就是慧褒和尚的墓舍。距离那禅院东边五里,是人们所说的华山洞,因为它在华山南面而这样命名。距离山洞一百多步,有一座石碑倒在路旁,上面的文字已被剥蚀、损坏近乎磨灭,只有从勉强能认得出的地方还可以辨识出“花山”的字样。如今将“华”读为“华实”的“华”,是(因字同而产生的)读音上的错误。
浮图:梵(fàn)语(古印度语)音译词,也写作“浮屠”或“佛图”,本意是佛或佛教徒,这里指和尚。 慧褒:唐代高僧。 舍:名词活用作动词,建舍定居。 址:地基,基部,基址,这里指山脚。 而:连词,并且。 卒:最终。 之:指褒禅山麓。 以故:因为(这个)缘故,译为“因此”。 名:命名,动词。 禅:梵语译音“禅那”的简称,意思是“静思”,指佛家追求的一种境界。后来泛指有关佛教的人和事物,如禅师、禅子、坐禅、禅房、禅宗、禅林、禅杖等。褒禅,慧褒禅师。 慧空禅院:寺院名。 庐冢:古时为了表示孝敬父母或尊敬师长,在他们死后的服丧期间,为守护坟墓而盖的屋舍,也称“庐墓”。这里指慧褒弟子在慧褒墓旁盖的屋舍。 庐:屋舍。(一说指慧褒生前的屋舍。) 冢:坟墓。 禅院:佛寺。 华山洞:南宋王象生《舆地纪胜》写作“华阳洞”,看正文下出应写作“华阳洞”。 以:因为。 乃:表示判断,有“为”、“是”的意思。 阳:山的南面。古代称山的南面、水的北面为“阳”,山的背面、水的南面为“阴”。 名:命名,动词。 仆道:“仆(于)道”的省略,倒在路旁。 文:碑文,与下文“独其为文(碑上残存的文字)”的“文”不同。 漫灭:指因风化剥落而模糊不清。 独:唯独,只有。 其:指代石碑。 文:文字,这里指的是碑上残存的文字。 犹:还,仍。今言“华”(huā)如“华(huá)实”之“华(huá)”者, 盖音谬也:汉字最初只有“华(huā)”字,没有“花”字,后来有了“花”字,“华”“花”分家,“华”才读为huá。(王安石认为碑文上的“花”是按照“华”的古音而写的今字,仍应读huā,而不应读“华(huá奢侈、虚浮)实”的huá。按,这里说的不是五岳中的“华(huà)山”)。 言:说。 盖:承接上文,解释原因,有“大概因为”的意思。 谬:错误。

其下平旷,有泉侧出,而记游者甚众,所谓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里,有穴窈然,入之甚寒,问其深,则其好游者不能穷也,谓之后洞。余与四人拥火以入,入之愈深,其进愈难,而其见愈奇。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尽。”遂与之俱出。盖余所至,比好游者尚不能十一,然视其左右,来而记之者已少。盖其又深,则其至又加少矣。方是时,余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既其出,则或咎其欲出者,而余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夫游之乐也。

xiàpíngkuàngyǒuquánchūéryóuzhěshènzhòngsuǒwèiqiándòngyóushānshàngliùyǒuxuéyǎoránzhīshènhánwènshēnhǎoyóuzhěnéngqióngwèizhīhòudòngrényōnghuǒzhīshēnjìnnánérjiànyǒudàiérchūzhěyuēchūhuǒqiějìnsuízhīchūgàisuǒzhìhǎoyóuzhěshàngnéngshíránshìzuǒyòuláiérzhīzhěshǎogàiyòushēnzhìyòujiāshǎofāngshìshízhīshànghuǒshàngmíngchūhuòjiùchūzhěérhuǐsuízhīéryóuzhī

由此向下的那个山洞平坦而空阔,有一股山泉从旁边涌出,在这里游览、题记的人很多,(这就)叫做“前洞”。经由山路向上五六里,有个洞穴,一派幽深的样子,进去便(感到)寒气逼人,打问它的深度,就是那些喜欢游险的人也未能走到尽头——这是人们所说的“后洞”。我与四个人打着火把走进去,进去越深,前进越困难,而所见到的景象越奇妙。有个懈怠而想退出的伙伴说:“再不出去,火把就要熄灭了。”于是,只好都跟他退出来。我们走进去的深度,比起那些喜欢游险的人来,大概还不足十分之一,然而看看左右的石壁,来此而题记的人已经很少了。洞内更深的地方,大概来到的游人就更少了。当决定从洞内退出时,我的体力还足够前进,火把还能够继续照明。我们出洞以后,就有人埋怨那主张退出的人,我也后悔跟他出来,而未能极尽游洞的乐趣。
侧出:从旁边涌出, 记游:指在洞壁上题诗文留念。 上:名词活用作动词,向上走。 窈然:深远幽暗的样子。 问:探究,追究。深,形容词活用作名词,深度。 则:副词,用于判断句表示肯定,相当于“就”。 穷:穷尽。 拥火:拿着火把。拥,持,拿。 以:连词,连接状语与中心词。 见:动词活用作名词,见到的景象。 怠:懈怠。 且:副词,将,将要。 盖:表猜测的发语词,大概。 尚:还。 不能十一:不及十分之一。 不能:不及,不到。 而:表递进的连词,并且,而且。 则:表假设的连词,那么。 至:动词活用作名词,到达的人。 加:更,更加。 方是时:正当这个时候。 方:当,正在。 是时:指决定从洞中退出的时候。 以:相当于“而”,连词,连接状语与中心词。 明:形容词或用作动词,照明。 既:已经,……以后。 其:助词。 则:副词,就,便,表示前后两事紧密相承或时间相距很近。 或:有人。 咎:责怪。 其:那,那些。 其:第一人称代词,指自己。 而:连词,表结果,以致,以至于。 不得:不能, 极:尽,这里有尽情享受的意思,形容词活用作动词。 夫:这,那,指示代词。

于是余有叹焉。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随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有志与力,而又不随以怠,至于幽暗昏惑而无物以相之,亦不能至也。然力足以至焉,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此余之所得也!

shìyǒutànyānrénzhīguāntiānshānchuāncǎochóngniǎoshòuwǎngwǎngyǒuqiúzhīshēnérzàijìnyóuzhězhòngxiǎnyuǎnzhìzhěshǎoérshìzhīwěiguīguàifēichángzhīguānchángzàixiǎnyuǎnérrénzhīsuǒhǎnzhìyānfēiyǒuzhìzhěnéngzhìyǒuzhìsuízhǐránzhěnéngzhìyǒuzhìéryòusuídàizhìyōuànhūnhuòérxiàngzhīnéngzhìránzhìyānrénwéiérzàiwéiyǒuhuǐjìnzhìérnéngzhìzhěhuǐshúnéngzhīzhīsuǒ

对于这件事我有所感慨。古人观察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所得益,是因为他们探究、思考深邃而且广泛。平坦而又近的地方,前来游览的人便多;危险而又远的地方,前来游览的人便少。但是世上奇妙雄伟、珍异奇特、非同寻常的景观,常常在那险阻、僻远,少有人至的地方,所以,不是有意志的人是不能到达的。(虽然)有了志气,也不盲从别人而停止,但是体力不足的,也不能到达。有了志气与体力,也不盲从别人、有所懈怠,但到了那幽深昏暗而使人感到模糊迷惑的地方却没有必要的物件来支持,也不能到达。可是,力量足以达到目的(而未能达到),在别人(看来)是可以讥笑的,在自己来说也是有所悔恨的;尽了自己的主观努力而未能达到,便可以无所悔恨,这难道谁还能讥笑吗?这就是我这次游山的收获。
于是:对于这种情况,因此。 焉:句末语气词。 之:用于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的独立性,可不译。 得:心得,收获。 以:因为。 求思:探求、思索。 而:连词,表递进,而且。 无不在:无所不在,没有不探索、思考的,指思考问题广泛全面。 夫:表议论的发语词。 夷:平坦。 以:连词,表并列,而且,并且。 则:表假设的连词,那么。 而:可是。 观:景象,景观。险远,形容词活用作名词,险远的地方。 而:因而。 焉:兼词,相当于“于此”。 随:跟随(别人),“随”字后面省略“之”。 以:连词,表结果,以致,以至于。 至于:这里是抵达、到达的意思,不同于现代汉语用在下文开头,表示提出另一话题。 幽暗昏惑:幽深昏暗,叫人迷乱(的地方)。 昏惑:迷乱。 以:连词,表目的。 相:帮助,辅助。 以:相当于“而”,连词,连接状语与中心词。 焉:兼词,相当于“于此”。这一句在“焉”后面省略了“而不至”。 于人:在别人(看来)。 为:是。 其:加强反问语气的副词,难道。 孰:谁。 得:心得,收获。

余于仆碑,又以悲夫古书之不存,后世之谬其传而莫能名者,何可胜道也哉!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

bēiyòubēishūzhīcúnhòushìzhīmiùchuánérnéngmíngzhěshèngdàozāisuǒxuézhěshēnérshènzhī

我对于那座倒地的石碑,又感叹古代刻写的文献未能存留,后世讹传而无人弄清其真相的事,哪能说得完呢?这就是学者不可不深入思考而谨慎地援用资料的缘故。
谬其传:把那些(有关的)传说弄错。谬,使……谬误,把……弄错。 莫能名:不能说出真相(一说真名)。 何可胜道:怎么能说得完。胜,尽。 所以:表示“……的原因”。 慎取:谨慎取舍。 以:以(之),因此。 悲:叹息。

四人者:庐陵萧君圭君玉,长乐王回深父,余弟安国平父、安上纯父。

rénzhělíngxiāojun1guījun1zhǎngwánghuíshēnānguópíngānshàngchún

同游的四个人是:庐陵人萧君圭,字君玉;长乐人王回,字深甫;我的弟弟王安国,字平甫;王安上,字纯甫。
庐陵:今江西吉安。萧君圭,字君玉。 长乐:今福建长乐。王回,字深父。 父:通“甫”,下文的“平父”“纯父”的“父”同。安国平父、 安上纯父:王安国,字平父。王安上,字纯父。

至和元年七月某日,临川王某记。

zhìyuánniányuèmǒulínchuānwángmǒu

至和元年七月,临川人王安石记。
至和元年:公元年。 至和:宋仁宗的年号。 临川:今江西临川。 王某:王安石。古人作文起稿,写到自己的名字,往往只作“某”,或者在“某”上冠姓,以后在誊写时才把姓名写出。根据书稿编的文集,也常常保留“某”的字样。
五柳先生传

[魏晋]陶渊明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xiānshēngzhīrénxiángxìngzháibiānyǒuliǔshùyīnwéihàoyānxiánjìngshǎoyánrónghǎoshūqiúshènjiěměiyǒuhuì便biànxīnránwàngshíxìngshìjiǔjiāpínnéngchángqīnjiùzhīhuòzhìjiǔérzhāozhīzàoyǐnzhéjìnzàizuìzuìér退tuìcénglìnqíngliúhuánxiāoránfēngduǎn穿chuānjiédānpiáokōngyànchángzhewénzhāngshìzhìwàng怀huáishīzhōng

不知道五柳先生是什么地方的人,也不清楚他的姓字。因为住宅旁边有五棵柳树,就把这个作为号了。他安安静静,很少说话,也不羡慕荣华利禄。他喜欢读书,不在一字一句的解释上过分深究;每当对书中的内容有所领会的时候,就会高兴得连饭也忘了吃。他生性喜爱喝酒,家里穷经常没有酒喝。亲戚朋友知道他这种境况,有时摆了酒席叫他去喝。他去喝酒就喝个尽兴,希望一定喝醉;喝醉了就回家,竟然说走就走。简陋的居室里空空荡荡,遮挡不住严寒和烈日,粗布短衣上打满了补丁,盛饭的篮子和饮水的水瓢里经常是空的,可是他还是安然自得。常常写文章来自娱自乐,也稍微透露出他的志趣。他从不把得失放在心上,从此过完自己的一生。
何许人:何处人。也可解作哪里人。许,处所。 详:知道。 姓字:姓名。古代男子二十而冠,冠后另立别名称字。 因以为号焉:就以此为号。以为,以之为。焉,语气助词。 不求甚解:这里指读书只求领会要旨,不在一字一句的解释上过分探究。 会意:指对书中的有所体会。 会:体会、领会。 欣然:高兴的样子。 嗜:喜好。 亲旧:亲戚朋友。旧,这里指旧交,旧友。 如此:像这样,指上文所说的“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 或:有时。 造饮辄尽:去喝酒就喝个尽兴。造,往,到。辄,就。 期在必醉:希望一定喝醉。期,期望。 既:已经。 曾不吝情去留:五柳先生态度率真,来了就喝酒,喝完就走。曾不,竟不。吝情,舍不得。去留,意思是离开。 环堵萧然:简陋的居室里空空荡荡。 环堵:周围都是土墙,形容居室简陋。堵,墙壁。萧然,空寂的样子。 短褐穿结:粗布短衣上打了个补丁。短褐,粗布短衣,穿结,指衣服破烂。穿,破。结,缝补。 箪瓢屡空:形容贫困,难以吃饱。箪,盛饭的圆形竹器。瓢,饮水用具。 屡:经常。 晏如:安然自若的样子。 自终:过完自己的一生。

赞曰:黔娄之妻有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其言兹若人之俦乎?衔觞赋诗,以乐其志,无怀氏之民欤?葛天氏之民欤?

zànyuēqiánlóuzhīyǒuyánpínjiànguìyánruòrénzhīchóuxiánshāngshīzhì怀huáishìzhīmíntiānshìzhīmín

赞语说:黔娄的妻子曾经说过:“不为贫贱而忧愁,不热衷于发财做官。这话大概说的是五柳先生这一类的人吧?一边喝酒一边作诗,因为自己抱定的志向而感到无比的快乐。不知道他是无怀氏时代的人呢?还是葛天氏时代的人呢?
赞:传记结尾的评论性文字。 黔娄:战国时期齐稷下先生,齐国有名的隐士和著名的道家学,无意仕进,屡次辞去诸侯聘请。他死后,曾子前去吊丧,黔娄的妻子称赞黔娄“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求仁而得仁,求义而得义。” 戚戚:忧愁的样子。 汲汲:极力营求的样子、心情急切的样子。 其言:推究她所说的话。 兹:这。 若人:此人,指五柳先生。 俦:辈,同类。 觞:酒杯。 以乐其志:为自己抱定的志向感到快乐。以,用来。 无怀氏:与下面的“葛天氏”都是传说中的上古帝王。据说在那个时代,人民生活安乐,恬淡自足,社会风气淳厚朴实。

暂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