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类型
诗人
朝代
名句
类型
作者
时代

诗词大全

驳复仇议

[唐代]柳宗元

臣伏见天后时,有同州下邽人徐元庆者,父爽为县吏赵师韫所杀,卒能手刃父仇,束身归罪。当时谏臣陈子昂建议诛之而旌其闾;且请“编之于令,永为国典”。臣窃独过之。

chénjiàntiānhòushíyǒutóngzhōuxiàguīrényuánqìngzhěshuǎngwéixiànzhàoshīyùnsuǒshānéngshǒurènchóushùshēnguīzuìdāngshíjiànchénchénángjiànzhūzhīérjīngqiěqǐngbiānzhīlìngyǒngwéiguódiǎnchénqièguòzhī

据我了解,则天皇后时,同州下邽县有个叫徐元庆的人,父亲徐爽被县尉赵师韫杀了,他最后能亲手杀掉他父亲的仇人,自己捆绑着身体到官府自首。当时的谏官陈子昂建议处以死罪,同时在他家乡表彰他的行为,并请朝廷将这种处理方式“编入法令,永远作为国家的法律制度”。我个人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
伏见:看到。旧时下对上有所陈述时的表敬之辞。下文的“窃”,也是下对上表示敬意的。 天后:即武则天(624—705),名曌(即“照”),并州文水(今山西省文水县)人。655年(唐高宗李治永徽六年)被立为皇后,李治在世时即参预国政。后废睿(ruì)宗李旦自立,称“神圣皇帝”,改国号为周,在位十六年。中宗李哲复位后,被尊为“则天大圣皇帝”,后人因称武则天。 同州:唐代州名,辖境相当于今陕西省大荔、合阳、韩城、澄城、白水等县一带。下邽(guī):县名,今陕西省渭南县。 县吏赵师韫:当时的下邽县尉。陈子昂(661—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四川省射洪县)人。武后时曾任右拾遗,为谏诤之官。旌(jīng):表彰。 闾:里巷的大门。 过:错误,失当。

臣闻礼之大本,以防乱也。若曰无为贼虐,凡为子者杀无赦。刑之大本,亦以防乱也。若曰无为贼虐,凡为理者杀无赦。其本则合,其用则异,旌与诛莫得而并焉。诛其可旌,兹谓滥;黩刑甚矣。旌其可诛,兹谓僭;坏礼甚矣。果以是示于天下,传于后代,趋义者不知所向,违害者不知所立,以是为典可乎?盖圣人之制,穷理以定赏罚,本情以正褒贬,统于一而已矣。

chénwénzhīběnfángluànruòyuēwéizéinuèfánwéizhěshāshèxíngzhīběnfángluànruòyuēwéizéinuèfánwéizhěshāshèběnyòngjīngzhūérbìngyānzhūjīngwèilànxíngshènjīngzhūwèijiànhuàishènguǒshìshìtiānxiàchuánhòudàizhězhīsuǒxiàngwéihàizhězhīsuǒshìwéidiǎngàishèngrénzhīzhìqióngdìngshǎngběnqíngzhèngbāobiǎntǒngér

我听说,礼的根本作用是为了防止人们作乱。倘若说不能让杀人者逍遥法外,那么凡是作儿子的为报父母之仇而杀了不应当算作仇人的人,就必须处死,不能予以赦免。刑法的根本作用也是为了防止人们作乱。倘若说不能让杀人者逍遥法外,那么凡是当官的错杀了人,也必须处死,不能予以赦免。它们的根本作用是一致的,采取的方式则不同。表彰和处死是不能同施一人的。处死可以表彰的人,这就叫乱杀,就是滥用刑法太过分了。表彰应当处死的人,这就是过失,破坏礼制太严重了。如果以这种处理方式作为刑法的准则,并传给后代,那么,追求正义的人就不知道前进的方向,想避开祸害的人就不知道怎样立身行事,以此作为法则行吗?大凡圣人制定礼法,是透彻地研究了事物的道理来规定赏罚,根据事实来确定奖惩,不过是把礼、刑二者结合在一起罢了。
礼:封建时代道德和行为规范的泛称。黩(dú) 刑:滥用刑法。黩,轻率。僭(jiàn):超出本分。 制:制定,规定。

向使刺谳其诚伪,考正其曲直,原始而求其端,则刑礼之用,判然离矣。何者?若元庆之父,不陷于公罪,师韫之诛,独以其私怨,奋其吏气,虐于非辜,州牧不知罪,刑官不知问,上下蒙冒,吁号不闻;而元庆能以戴天为大耻,枕戈为得礼,处心积虑,以冲仇人之胸,介然自克,即死无憾,是守礼而行义也。执事者宜有惭色,将谢之不暇,而又何诛焉?

xiàng使shǐyànchéngwěikǎozhèngzhíyuánshǐérqiúduānxíngzhīyòngpànránzhěruòyuánqìngzhīxiàngōngzuìshīyùnzhīzhūyuànfènnuèfēizhōuzhīzuìxíngguānzhīwènshàngxiàméngmàohàowénéryuánqìngnéngdàitiānwéichǐzhěnwéichùxīnchōngchóurénzhīxiōngjièránhànshìshǒuérhángzhíshìzhěyǒucánjiāngxièzhīxiáéryòuzhūyān

当时如能审察案情的真伪,查清是非,推究案子的起因,那么刑法和礼制的运用,就能明显地区分开来了。为什么呢?如果徐元庆的父亲没有犯法律规定的罪行,赵师韫杀他,只是出于他个人的私怨,施展他当官的威风,残暴地处罚无罪的人,州官又不去治赵师韫的罪,执法的官员也不去过问这件事,上下互相蒙骗包庇,对喊冤叫屈的呼声充耳不闻;而徐元庆却能够把容忍不共戴天之仇视为奇耻大辱,把时刻不忘报杀父之仇看作是合乎礼制,想方设法,用武器刺进仇人的胸膛,坚定地以礼约束自己,即使死了也不感到遗憾,这正是遵守和奉行礼义的行为啊。执法的官员本应感到惭愧,去向他谢罪都来不及,还有什么理由要把他处死呢?
刺谳(yàn):审理判罪。 原:推究。 端:原因。 州牧:州的行政长官。 蒙冒:蒙蔽,包庇。 戴天:头上顶着天,意即和仇敌共同生活在一个天地里。《礼记·曲礼上》:“父之仇,弗与共戴天。” 枕戈:睡觉时枕着兵器。 介然:坚定的样子。 自克:自我控制。 谢之:向他认错。

其或元庆之父,不免于罪,师韫之诛,不愆于法,是非死于吏也,是死于法也。法其可仇乎?仇天子之法,而戕奉法之吏,是悖骜而凌上也。执而诛之,所以正邦典,而又何旌焉?

huòyuánqìngzhīmiǎnzuìshīyùnzhīzhūqiānshìfēishìchóuchóutiānzhīérqiāngfèngzhīshìbèiàoérlíngshàngzhíérzhūzhīsuǒzhèngbāngdiǎnéryòujīngyān

如果徐元庆的父亲确是犯了死罪,赵师韫杀他,那就并不违法,他的死也就不是被官吏错杀,而是因为犯法被杀。法律难道是可以仇视的吗?仇视皇帝的法律,又杀害执法的官吏,这是悖逆犯上的行为。应该把这种人抓起来处死,以此来严正国法,为什么反而要表彰他呢?
愆(qiàn):过错。戕(qiāng):杀害。悖骜(bèiào):桀骜不驯。悖,违背。骜,傲慢。 邦典:国法。

且其议曰:“人必有子,子必有亲,亲亲相仇,其乱谁救?”是惑于礼也甚矣。礼之所谓仇者,盖其冤抑沉痛而号无告也;非谓抵罪触法,陷于大戮。而曰“彼杀之,我乃杀之”。不议曲直,暴寡胁弱而已。其非经背圣,不亦甚哉!

qiěyuērényǒuyǒuqīnqīnqīnxiàngchóuluànshuíjiùshìhuòshènzhīsuǒwèichóuzhěgàiyuānchéntòngérhàogàofēiwèizuìchùxiànéryuēshāzhīnǎishāzhīzhíbàoguǎxiéruòérfēijīngbèishèngshènzāi

而且陈子昂的奏议还说:“人必有儿子,儿子必有父母,因为爱自己的亲人而互相仇杀,这种混乱局面靠谁来救呢?”这是对礼的认识太模糊了。礼制所说的仇,是指蒙受冤屈,悲伤呼号而又无法申告;并不是指触犯了法律,以身抵罪而被处死这种情况。而所谓“他杀了我的父母,我就要杀掉他”,不过是不问是非曲直,欺凌孤寡,威胁弱者罢了。这种违背圣贤经传教导的做法,不是太过分了吗?

《周礼》:“调人,掌司万人之仇。凡杀人而义者,令勿仇;仇之则死。有反杀者,邦国交仇之。”又安得亲亲相仇也?《春秋公羊传》曰:“父不受诛,子复仇可也。父受诛,子复仇,此推刃之道,复仇不除害。”今若取此以断两下相杀,则合于礼矣。且夫不忘仇,孝也;不爱死,义也。元庆能不越于礼,服孝死义,是必达理而闻道者也。夫达理闻道之人,岂其以王法为敌仇者哉?议者反以为戮,黩刑坏礼,其不可以为典,明矣。

zhōudiàorénzhǎngwànrénzhīchóufánshārénérzhělìngchóuchóuzhīyǒufǎnshāzhěbāngguójiāochóuzhīyòuānqīnqīnxiàngchóuchūnqiūgōngyángchuányuēshòuzhūchóushòuzhūchóutuīrènzhīdàochóuchúhàijīnruòduànliǎngxiàxiàngshāqiěwàngchóuxiàoàiyuánqìngnéngyuèxiàoshìérwéndàozhěwéndàozhīrénwángwéichóuzhězāizhěfǎnwéixínghuàiwéidiǎnmíng

《周礼》上说:“调人,是负责调解众人怨仇的。凡是杀人而又合乎礼义的,就不准被杀者的亲属报仇,如要报仇,则处死刑。有反过来再杀死对方的,全国的人就都要把他当作仇人。”这样,又怎么会发生因为爱自己的亲人而互相仇杀的情况呢?《春秋公羊传》说:“父亲无辜被杀,儿子报仇是可以的。父亲犯法被杀,儿子报仇,这就是互相仇杀的做法,这样的报复行为是不能根除彼此仇杀不止的祸害的。”现在如果用这个标准来判断赵师韫杀死徐元庆的父亲和徐元庆杀死赵师韫,就合乎礼制了。而且,不忘父仇,这是孝的表现;不怕死,这是义的表现。徐元庆能不越出礼的范围,克尽孝道,为义而死,这一定是个明晓事理、懂得圣贤之道的人啊。明晓事理、懂得圣贤之道的人,难道会把王法当作仇敌吗?但上奏议的人反而认为应当处以死刑,这种滥用刑法,败坏礼制的建议,不能作为法律制度,是很清楚明白的。
《周礼》:又名《周官》,《周官经》,儒家经典之一。内容是汇编周王室的官制和战国时代各国的制度等历史资料。 调人:周代官名。《春秋公羊传》:即《公羊传》,为解释《春秋》的三传之一(另二传是《春秋左氏传》和《春秋谷梁传》)。旧题战国时齐人、子夏弟子公羊高作,一说是他的玄孙公羊寿作。 推刃:往来相杀。

请下臣议附于令。有断斯狱者,不宜以前议从事。谨议。

qǐngxiàchénlìngyǒuduànzhěqiáncóngshìjǐn

请把我的意见附在法令之后颁发下去。今后凡是审理这类案件的人,不应再根据以前的意见处理。谨发表上面的意见。
桐叶封弟辨

[唐代]柳宗元

古之传者有言:成王以桐叶与小弱弟戏,曰:“以封汝。”周公入贺。王曰:“戏也。”周公曰:“天子不可戏。”乃封小弱弟于唐。

zhīchuánzhěyǒuyánchéngwángtóngxiǎoruòyuēfēngzhōugōngwángyuēzhōugōngyuētiānnǎifēngxiǎoruòtáng

古书上记载说:周成王把削成珪形的桐树叶跟小弟弟开玩笑,说:“把它封给你。”周公进去祝贺。成王说:“我是开玩笑的。”周公说:“天子不可以开玩笑。”于是,成王把唐地封给了小弟弟。
传者:书传。此指《吕氏春秋·重言》和刘向《说苑·君道》所载周公促成桐叶封弟的故事。 成王:姓姬名诵,西周初期君主,周武王之子,十三岁继承王位,因年幼,由叔父周公摄政。 小弱弟:指周成王之弟叔虞。

吾意不然。王之弟当封邪,周公宜以时言于王,不待其戏而贺以成之也。不当封邪,周公乃成其不中之戏,以地以人与小弱者为之主,其得为圣乎?且周公以王之言不可苟焉而已,必从而成之邪?设有不幸,王以桐叶戏妇寺,亦将举而从之乎?凡王者之德,在行之何若。设未得其当,虽十易之不为病;要于其当,不可使易也,而况以其戏乎!若戏而必行之,是周公教王遂过也。

ránwángzhīdāngfēngxiézhōugōngshíyánwángdàiérchéngzhīdāngfēngxiézhōugōngnǎichéngzhōngzhīrénxiǎoruòzhěwéizhīzhǔwéishèngqiězhōugōngwángzhīyángǒuyānércóngérchéngzhīxiéshèyǒuxìngwángtóngjiāngércóngzhīfánwángzhězhīzàihángzhīruòshèwèidāngsuīshízhīwéibìngyàodāng使shǐérkuàngruòérhángzhīshìzhōugōngjiāowángsuíguò

我认为事情不会是这样的,成王的弟弟应该受封的话,周公就应当及时向成王说,不应该等到他开玩笑时才用祝贺的方式来促成它;不应该受封的话,周公竞促成了他那不合适的玩笑,把土地和百姓给予了小弟弟,让他做了君主,周公这样做能算是圣人吗?况且周公只是认为君王说话不能随便罢了,难道一定得要遵从办成这件事吗?假设有这样不幸的事,成王把削成珪形的桐树叶跟妇人和太监开玩笑,周公也会提出来照办吗?
周公:姓姬名旦,周武王之弟,周朝开国大臣。 唐:古国名,在今山西省翼城县一带。 不中之戏:不适当的游戏。 苟:轻率,随便。 妇寺:宫中的妃嫔和太监。 举:指君主的行动。 病:弊病。 遂:成。

吾意周公辅成王,宜以道,从容优乐,要归之大中而已,必不逢其失而为之辞。又不当束缚之,驰骤之,使若牛马然,急则败矣。且家人父子尚不能以此自克,况号为君臣者邪!是直小丈夫缺缺者之事,非周公所宜用,故不可信。

zhōugōngchéngwángdàocóngróngyōuyàoguīzhīzhōngérféngshīérwéizhīyòudāngshùzhīchízhòuzhī使shǐruòniúránbàiqiějiārénshàngnéngkuànghàowéijun1chénzhěxiéshìzhíxiǎozhàngquēquēzhězhīshìfēizhōugōngsuǒyòngxìn

凡是帝王的德行,在于他的行为怎么样。假设他做得不恰当,即使多次改变它也不算是缺点,关键在于是不是恰当,恰当就使它不能更改,何况是用它来开玩笑的呢!假若开玩笑的话也一定要照办,这就是周公在教成王铸成过错啊,我想周公辅佐成王,应当拿不偏不倚的道理去引导他,使他的举止行动以至玩笑作乐都要符合“中庸”之道就行了,必定不会去逢迎他的过失,为他巧言辩解。又不应该管束成王太严,使他终日忙碌不停,对他像牛马那样,管束太紧太严就要坏事。况且在一家人中父子之间,还不能用这种方法来自我约束,何况名分上是君臣关系呢!这只是小丈夫耍小聪明做的事,不是周公应该采用的方法,所以这种说法不能相信。
道:指思想和行为的规范。 从容:此指举止言行。 优乐:嬉戏,娱乐。 大中:指适当的道理和方法,不偏于极端。 辞:解释,掩饰。 驰骤:指被迫奔跑。 自克:自我约束。克,克制,约束。 直:只是,只不过。 缺缺:耍小聪明的样子。缺,原文“垂夬”。

或曰:封唐叔,史佚成之。

huòyuēfēngtángshūshǐchéngzhī

有的史书记载说:“封唐叔的事,是史佚促成的。”
唐叔:即叔虞。 史佚:周武王时的史官尹佚。史佚促成桐叶封弟的说法,见《史记·晋世家》。
箕子碑

[唐代]柳宗元

凡大人之道有三:一曰正蒙难,二曰法授圣,三曰化及民。殷有仁人曰箕子,实具兹道以立于世,故孔子述六经之旨,尤殷勤焉。

fánrénzhīdàoyǒusānyuēzhèngméngnánèryuēshòushèngsānyuēhuàmínyīnyǒurénrényuēshídàoshìkǒngshùliùjīngzhīzhǐyóuyīnqínyān

一般说来,伟大人物立身处世的原则有三个方面:一是受危难仍能保持正直的品德;二是将治理天下的法典传授给圣明的君主;三是使人民受到教化。殷朝有位贤人叫箕子,确实具备这三方面的德行而在世上立身行事,因此孔子在概述“六经”的要旨的时候,对他特别重视。
箕子:名胥余,商纣王叔父,因封在箕地,又称箕子。

当纣之时,大道悖乱,天威之动不能戒,圣人之言无所用。进死以并命,诚仁矣,无益吾祀,故不为。委身以存祀,诚仁矣,与亡吾国,故不忍。具是二道,有行之者矣。是用保其明哲,与之俯仰;晦是谟范,辱于囚奴;昏而无邪,隤而不息;故在易曰“箕子之明夷”,正蒙难也。及天命既改,生人以正,乃出大法,用为圣师。周人得以序彝伦而立大典;故在书曰“以箕子归作《洪范》”,法授圣也。及封朝鲜,推道训俗,惟德无陋,惟人无远,用广殷祀,俾夷为华,化及民也。率是大道,丛于厥躬,天地变化,我得其正,其大人欤?

dāngzhòuzhīshídàobèiluàntiānwēizhīdòngnéngjièshèngrénzhīyánsuǒyòngjìnbìngmìngchéngrénwéiwěishēncúnchéngrénwángguórěnshìèrdàoyǒuhángzhīzhěshìyòngbǎomíngzhézhīyǎnghuìshìfànqiúhūnérxiétuíérzàiyuēzhīmíngzhèngméngnántiānmìnggǎishēngrénzhèngnǎichūyòngwéishèngshīzhōurénlúnérdiǎnzàishūyuēguīzuòhóngfànshòushèngfēngcháoxiāntuīdàoxùnwéilòuwéirényuǎnyòng广guǎngyīnwéihuáhuàmínshìdàocóngjuégōngtiānbiànhuàzhèngrén

在殷纣王那时候,大道背弃,政治混乱,天威显示不能加以制止,圣人的教诲毫不起作用。牺牲生命以便维护天命国运,确实是一种“仁”德,只是不利于家族的延续,因此箕子不去这样做;委身降顺以便保存自己宗庙的奉祀,确实也是一种“仁”德,只是参与灭亡自己的国家,故而他也不忍心去做。上述这两种办法,已经有这样做的人了。因此他便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随顺适应这混乱的世道;隐藏自己的见解和主张,在囚犯奴隶中受屈辱;貌似糊涂却不去做邪恶之事,形同柔弱而却自强不息。故而在《易》中说;“箕子能做到韬晦。”这就是蒙受危难而能保持正直的品德啊。等到天命更改了,人民得到了公正和安定,于是便献出治国的大法,因此成为圣君的老师,使周朝的人们能根据这些法则来调整伦理道德。创立典章制度。故而在《书经》中说:“因召回了箕子而写成了《洪范》。”这便是将治理天下的法则传授给圣明的君主啊。等到被封在朝鲜,推行道义来训化民俗,使德行不再鄙陋,人民不再疏远,以便发展推延殷朝宗绪,使外夷变为华夏,这便是使人民受到教化啊!所有这些崇高的品德,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天地变化发展,自己能获得其中的正“道”,难道不是伟大的人吗?
谟:谋划。 范:法,原则。隤(tuí):跌倒。 明夷:卦名,象征暗君在上、明臣在下,明臣隐藏起自己的智慧。彝(yí):常规。 伦:人伦。《洪范》:相传为禹时的文献,箕子增订并献给周武王。

呜乎!当其周时未至,殷祀未殄,比干已死,微子已去,向使纣恶未稔而自毙,武庚念乱以图存,国无其人,谁与兴理?是固人事之或然者也。然则先生隐忍而为此,其有志于斯乎?

dāngzhōushíwèizhìyīnwèitiǎngànwēixiàng使shǐzhòuèwèirěnérgēngniànluàncúnguórénshuíxìngshìrénshìzhīhuòránzhěránxiānshēngyǐnrěnérwéiyǒuzhì

啊!当那周朝的时运尚未到来,殷朝宗庙的香火还没灭绝,比干已经死掉,微子也已离去,假如纣正做恶还不算多而自己死去,武庚能为暴乱而忧虑并力图保存社稷,国中要是没有箕于这样的人,谁和武庚一起使国家复兴并加以治理呢?这也是人事发展的一种可能性啊。这样来看箕子能忍辱含屈到这种地步,莫非正是在这方面有所考虑吗?
殄:灭绝。 向使:如果。 未稔:没成熟,没达到顶点。 武庚:名禄父,纣王子。周武王灭商,封武庚以存殷祀。武王死,武庚与管叔蔡叔反叛被杀。

唐某年,作庙汲郡,岁时致祀,嘉先生独列于易象,作是颂云:

tángmǒuniánzuòmiàojun4suìshízhìjiāxiānshēnglièxiàngzuòshìsòngyún

唐朝的某一年,在汲郡修建了箕子的庙宇,逢年遇节便祭祀他。我敬慕先生被特别地列为《易经》中的卦“象”,便写了这篇颂:
颂:即从“蒙难以正”至结束“继在后儒”处,《古文观止》未录“颂”。

蒙难以正,授圣以谟。宗祀用繁,夷民其苏。宪宪大人,显晦不渝。圣人之仁,道合隆污。明哲在躬,不陋为奴。冲让居礼,不盈称孤。高而无危,卑不可逾。非死非去,有怀故都。时诎而伸,卒为世模。易象是列,文王为徒。大明宣昭,崇祀式孚。古阙颂辞,继在后儒。

méngnánzhèngshòushèngzōngyòngfánmínxiànxiànrénxiǎnhuìshèngrénzhīréndàolóngmíngzhézàigōnglòuwéichōngràngyíngchēnggāoérwēibēifēifēiyǒu怀huáidōushíérshēnwéishìxiàngshìlièwénwángwéimíngxuānzhāochóngshìquèsòngzàihòu

蒙难以正。授圣以谟。宗祀用繁。夷民其苏。宪宪大人。显晦不渝。圣人之仁。道合隆污。明哲在躬。不陋为奴。冲让居礼。不盈称孤。高而无危。卑不可逾。非死非去。有怀故都。时诎而伸。卒为世模。《易》象是列。文王为徒。大明宣昭。崇祀式孚。古阙颂辞。继在后儒。
捕蛇者说

[唐代]柳宗元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yǒngzhōuzhīchǎnshéhēizhìérbáizhāngchùcǎojìnnièrénzhīzhěránérzhīwéiěrfēngluánlòushāsānchóngshǐtàiwángmìngzhīsuìèryǒunéngzhīzhědāngyǒngzhīrénzhēngbēnzǒuyān

永州的野外出产一种奇特的蛇,(它有着)黑色的底子白色的花纹;如果这种蛇碰到草木,草木全都干枯而死;如果蛇用牙齿咬人,没有能够抵挡(蛇毒)的方法。然而捉到后晾干把它用来作成药饵,可以用来治愈大风、挛踠、瘘、疠,去除死肉,杀死人体内的寄生虫。起初,太医用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每年征收这种蛇两次,招募能够捕捉这种蛇的人,充抵他的赋税缴纳。永州的人都争着去做(捕蛇)这件事。
之:的。 野:郊外。 产:生产。 异:奇特的。章,花纹。 触:碰。 尽:全。 以:假设连词,如果。 啮:咬。 御:抵挡。 之:代词,指被毒蛇咬后的伤毒。 然得而腊之:然,但。得,抓住。而,表顺接。之,它,代永州的异蛇。 腊:干肉,这里作动词用,指把蛇肉晾干。 以为饵:以,用来。为,作为。饵,糕饼,这里指药饵。 即药引子可以:可以用来。可,可以。以,用来。 已:止,治愈。 去死肌:去除腐肉。去,去除。死肌,死肉,腐肉。 三虫:泛指人体内的寄生虫。 其始:其,助词,不译。 始:刚开始。 太医以王命聚之:以,用。 命:命令。聚,征集。 之:这种蛇,指永州异蛇。 岁赋其二:岁,每年。赋,征收、敛取。其,这种蛇,指永州异蛇。二, 两次募:招收。 者:……的人。 当其租入:�允许用蛇)抵他的税收。当,抵。奔走:指忙着做某件事。焉:兼词,于之,在捕蛇这件事上。也可理解为——语气词兼代词。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则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视其缶,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yǒujiǎngshìzhězhuānsānshìwènzhīyuēshìshìjīnwéizhīshíèrniánzhěshùyánzhīmàoruòshènzhěbēizhīqiěyuēruòzhījiānggàoshìzhěgèngruòruòjiǎngshìwāngránchūyuējun1jiāngāiérshēngzhīzhīxìngwèiruòxìngzhīshènxiàngwéijiǔbìngshìsānshìshìxiāngjīnliùshísuìérxiānglínzhīshēngdānzhīchūjiézhīhàoérzhuǎnérdùnchùfēngfànhánshǔwǎngwǎngérzhěxiàngjiènǎngzhějīnshìshíyānzhějīnshìshíèrsānyānshíèrniánzhějīnshìshíyānfēiěrérshécúnhànzhīláixiāngjiàoxiāodōng西huīnánběihuáránérhàizhěsuīgǒuníngyānxúnxúnérshìfǒuérshéshàngcúnchíránérjǐnshízhīshíérxiànyān退tuìérgānshízhīyǒujìn齿chǐgàisuìzhīfànzhěèryānérruòxiānglínzhīdàndànyǒushìzāijīnsuīxiānglínzhīhòuyòuāngǎn

有个姓蒋的人家,享有这种(捕蛇而不纳税的)好处已经三代了。我问他,他却说:“我的祖父死在捕蛇这件差事上,我父亲也死在这件事情上。现在我继承祖业干这差事也已十二年了,险些丧命也有好几次了。”他说这番话时,脸上好像很忧伤的样子。
专其利:独占这种(捕蛇而不用交税的)好处。 则:却。 死于是:死在(捕蛇)这件事上。 今:现在。 嗣:继承。 数:几次为之:做捕蛇这件事。 几:几乎, 差点儿几死者:几乎要被蛇咬死的情况。 数:多次。 言之:之,音节助词,无实义。 貌若甚戚者:表情好像非常忧伤的样子。戚,忧伤。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wénérbēikǒngyuēzhèngměngchángshìjīnjiǎngshìguānzhīyóuxìnshúzhīliǎnzhīyǒushènshìshézhěwéizhīshuōguānrénfēngzhěyān

我很同情他,并且说:“你怨恨这差事吗?我打算告诉管理政事的地方官,让他更换你的差事,恢复你的赋税,那怎么样?”
余悲之:我同情他。 且:并且。 若毒之乎:你怨恨(捕蛇)这件事吗。 将:打算。 于:向。 莅事者:管理政事的人,指地方官。 莅事:视事 ,处理公务。 更若役:更换你的差事。 役:差事。 复:恢复。 赋:赋税。 则何如:那么怎么样。

(饥渴而顿踣 一作:饿渴)

érdùnzuò饿è

蒋氏(听了),更加悲伤,满眼含泪地说:“你要哀怜我,使我活下去吗?然而我干这差事的不幸,还比不上恢复我缴纳赋税的不幸那么厉害呀。(假使)从前我不当这个差,那我就早已困苦不堪了。自从我家三代住到这个地方,累计到现在,已经六十年了,可乡邻们的生活一天天地窘迫,把他们土地上生产出来的都拿去,把他们家里的收入也尽数拿去(交租税仍不够),只得号啕痛哭辗转逃亡,又饥又渴倒在地上,(一路上)顶着狂风暴雨,冒着严寒酷暑,呼吸着带毒的疫气,一个接一个死去,处处死人互相压着。从前和我祖父同住在这里的,现在十户当中剩不下一户了;和我父亲住在一起的人家,现在十户当中只有不到两三户了;和我一起住了十二年的人家,现在十户当中只有不到四五户了。那些人家不是死了就是迁走了。 可是我却凭借捕蛇这个差事才唯独存活了下来。凶暴的官吏来到我乡,到处吵嚷叫嚣,到处骚扰,那种喧闹叫嚷着惊扰乡民的气势,(不要说人)即使鸡狗也不能够安宁啊!我就小心翼翼地起来,看看我的瓦罐,我的蛇还在,就放心地躺下了。我小心地喂养蛇,到规定的日子把它献上去。回家后有滋有味地吃着田地里出产的东西,来度过我的余年。估计一年当中冒死的情况只是两次,其余时间我都可以快快乐乐地过日子。哪像我的乡邻们那样天天都有死亡的威胁呢!现在我即使死在这差事上,与我的乡邻相比,我已经死在(他们)后面了,又怎么敢怨恨(捕蛇这件事)呢?”
大:非常。 汪然:满眼含泪的样子。 涕:眼泪。 生:使……活下去。 斯:此,这。 若:、比得上。、好像、 你甚:那么。 向:从前。 为:做。 病:困苦不堪。 自:自从。 居:居住。 积于今:算到现在。积,一年一年累积起来。 生:生活。 日:一天天。 蹙:窘迫。 徙:迁移。 殚:尽,竭尽。 竭:尽。 庐:简陋的房屋。 顿踣:�劳累地)跌倒在地上。犯:冒。疠:这里指疫气。曩 :从前。其室:他们的家。非…则…:不是…就是…。尔:用于句尾,表示限制的语气。嚣:叫喊。隳突:冲撞毁坏。骇:使人害怕。虽:即使。恂恂:小心谨慎的样子。缶:瓦罐。弛然:放心的样子。之:指代蛇。时:到(规定献蛇的)时候。退:回来。甘:有味地。有:生产出来的东西。齿:年龄。盖:用于句首,带有估计的语气。犯:冒着。熙熙:快乐的样子。旦旦:天天。毒:怨恨。
种树郭橐驼传

[唐代]柳宗元

郭橐驼,不知始何名。病偻,隆然伏行,有类橐驼者,故乡人号之“驼”。驼闻之,曰:“甚善。名我固当。”因舍其名,亦自谓橐驼云。

guōtuótuózhīshǐmíngbìnglóngránhángyǒulèituótuózhěxiāngrénhàozhītuótuówénzhīyuēshènshànmíngdāngyīnshěmíngwèituótuóyún

郭橐驼,不知道他起初叫什么名字。他患了脊背弯曲的病,脊背突起而弯腰行走,就像骆驼一样,所以乡里人称呼他叫“橐驼”。橐驼听说后,说:“这个名字很好啊,这样称呼我确实恰当。”于是他舍弃了他原来的名字,也自称起“橐驼”来。
橐驼:骆驼。这里指驼背。 始:最初。 病偻:患了脊背弯曲的病。 隆然:脊背突起而弯腰行走。 有类:有些像。 号之:给他起个外号叫。号,起外号。 之:代词,指起外号事。 名我固当:这样称呼我确实恰当。名,称呼,名词作动词,意动用法。 固:确实。 当:恰当。 因:于是,就,副词。 舍:舍弃。 其名:他原来的名字。 谓:称为。 云:句末语气词,此处可译“了”。

其乡曰丰乐乡,在长安西。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视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他植者虽窥伺效慕,莫能如也。

xiāngyuēfēngxiāngzàizhǎngān西tuózhǒngshùfánzhǎngānháorénwéiguānyóumàiguǒzhějiēzhēngyíngyǎngshìtuósuǒzhǒngshùhuòhuóqiěshuòmàozǎoshífānzhízhěsuīkuīxiàonéng

他的家乡叫丰乐乡,在长安城西边。郭橐驼以种树为职业,凡是长安城里经营园林游览和做水果买卖的豪富人,都争着把他接到家里奉养。观察橐驼种的树,有的是移植来的,也没有不成活的;而且长得高大茂盛,结果实早而且多。其他种树的人即使暗中观察、羡慕效仿,也没有谁能比得上。
长安:今西安市,唐王朝首都。 业:以……为业,名词作动词。 为观游:经营园林游览。为,从事,经营。 争迎取养:争着迎接雇用(郭橐驼), 取养:雇用。 或:或者。 移徙:指移植。徙,迁移。 硕茂:高大茂盛。 早实:早结果实。实,结果实,名词做动词。 以:而且,连词,作用同“而”。 蕃:多。 他植者:其他种树的人。 窥伺:偷偷地察看。 效慕:仿效,慕也是"效"的意思。 窥伺效慕:暗中观察,羡慕效仿。 莫:没有谁,代词。 如:比得上,动词。

有问之,对曰:“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尔。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顾。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他植者则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过焉则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则又爱之太恩,忧之太勤,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为哉!”

yǒuwènzhīduìyuētuótuófēinéng使shǐ寿shòuqiěnéngshùnzhītiānzhìxìngyāněrfánzhízhīxìngběnshūpéipíngzhùrándòngshìruòzhìruòtiānzhěquánérxìnghàizhǎngérfēiyǒunéngshuòmàozhīhàoshíérfēiyǒunéngzǎoérfānzhīzhízhěrángēnquánérpéizhīruòguòyāngǒuyǒunéngfǎnshìzhěyòuàizhītàiēnyōuzhītàiqíndànshìérérshènzhězhǎoyànshēngyáoběnguānshūérzhīxìngsuīyuēàizhīshíhàizhīsuīyuēyōuzhīshíchóuzhīruòyòunéngwéizāi

有问之:有人问他(种树的经验)。 木:树。 橐驼:古人最郑重最恭敬的自称法,是自称其名,可译“我”。 寿且孳:活得长久而且繁殖茂盛。孳,繁殖。 天:指自然生长规律。 致其性:使它按照自己的本性成长。致,使达到。 焉尔:罢了,句末语气词连用。 凡:凡是,所有,表示概括,副词。 植木之性:按树木的本性种植。性,指树木固有的特点。 本:树根。 欲:要。 舒:舒展。 培:培土。 故:旧。 筑:捣土。 密:结实。 既然:已经这样。 已:�做)完了。勿动:不要再动它。勿虑:不要再担心它。去:离开。顾:回头看。其:如果,连词。莳:栽种。若子:像对待子女一样精心。置:放在一边。若弃:像丢弃了一样不管。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那么树木的生长规律可以保全而它的本性得到了。则:那么,连词。者:助词,无义。不害其长:不妨碍它的生长。而已:罢了,句末语气词连用。硕茂:使动用法,使高大茂盛。不抑耗其实:不抑制、损耗它的果实(的成熟过程)。早而蕃:使动用法,使……(结实)早而且多。根拳:树根拳曲。土易:更换新土。若不过焉则不及:如果不是过多就是不够。若……则……,如果……那么(就),连接假设复句的固定结构。焉:句中语气词,无义。苟:如果,连词。反是者:与此相反的人。爱之太恩:爱它太情深。恩,有情义。这里可引申为”深“的意思。忧之太勤:担心它太过分。甚者:更严重的。甚,严重。爪其肤:掐破树皮。爪,掐,作动词用。以:表目的,连词,用来。验:检验,观察。生枯:活着还是枯死。疏密:指土的松与紧。日以离:一天天地失去。以,连词,连接状语和动词,不译。不我若:不若我,比不上我。否定句中代词作宾语时一般要置于动词前。若,及,赶得上,动词。之:助词,的。道:指种树的经验。之:代词,指种树之“道”。官理:为官治民。理,治理,唐人避高宗李治名讳,改“治”为“理”。而已:罢了。

问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驼曰:“我知种树而已,官理,非吾业也。然吾居乡,见长人者好烦其令,若甚怜焉,而卒以祸。旦暮吏来而呼曰:‘官命促尔耕,勖尔植,督尔获,早缫而绪,早织而缕,字而幼孩,遂而鸡豚。’鸣鼓而聚之,击木而召之。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

wènzhěyuēzhīdàozhīguāntuóyuēzhīzhǒngshùérguānfēiránxiāngjiànzhǎngrénzhěhǎofánlìngruòshènliányānérhuòdànláiéryuēguānmìngěrgēngěrzhíěrhuòzǎosāoérzǎozhīéréryòuháisuíértúnmíngérzhīérzhàozhīxiǎorénchuòsūnyōngláozhěqiěxiáyòufānshēngérānxìngbìngqiědàiruòshìzhěyǒulèi

问的人说:“把你种树的方法,转用到做官治民上,可行吗?”橐驼说:“我只知道种树罢了,做官治民,不是我的职业。但是我住在乡里,看见那些官吏喜欢不断地发号施令,好像是很怜爱(百姓)啊,但百姓最终反因此受到祸害。在早上在晚上那些小吏跑来大喊:‘长官命令:催促你们耕地,勉励你们种植,督促你们收获,早些煮茧抽丝,早些织你们的布,养育你们的小孩,喂大你们的鸡和猪。’一会儿打鼓招聚大家,一会儿鼓梆召集大家,我们这些小百姓停止吃早、晚饭去慰劳那些小吏尚且不得空暇,又怎能使我们繁衍生息,使我们民心安定呢?所以我们既困苦又疲乏,像这样(治民反而扰民),它与我种树的行当大概也有相似的地方吧?”
理:治理百姓。 长人者:为人之长者,指当官治民的地方官。大县的长官称“令”,小县的长官称“长”。 烦其令:不断发号施令。烦,使繁多。 若甚怜:好像很爱(百姓)。 焉:代词,同“之”。 而:但,连词。 卒以祸:以祸卒,以祸(民)结束。卒,结束。 官命:官府的命令。 促尔耕:催促你们耕田。 勖:勉励。 植:栽种。 督:督促。 获:收割。 缫:煮茧抽丝。 而:通“尔”,你们。 绪:丝头。 早缫而绪:早点缫好你们的丝。 早织而缕:早点纺好你们的线。缕,线。 字:养育。 遂而鸡豚:喂养好你们的鸡和猪。遂,顺利地成长。豚,猪。 聚之:召集百姓。 聚:使聚集。 木:这里指木梆。 吾小人:我们小百姓。 辍飧饔:不吃饭。辍,停止。飧,晚饭。饔,早饭。 以:来,连词。 劳吏者:慰劳当差的。 且:尚且。 暇:空暇。 何以:以何,靠什么。 蕃吾生:繁衍我们的生命,即使我们的人口兴旺。 安吾性:安定我们的生活。性,生命。 病:困苦。 怠:疲倦。 病且怠:困苦又疲劳。 若是:像这样。 与吾业者:与我同行业的人,指“他植者”。 其:大概,语气词。 类:相似。 嘻:感叹词,表示高兴。

问者曰:“嘻,不亦善夫!吾问养树,得养人术。”传其事以为官戒。

wènzhěyuēshànwènyǎngshùyǎngrénshùchuánshìwéiguānjiè

问的人说:“不也是很好吗!我问种树的方法,得到了治民的方法。”我为这件事作传把它作为官吏们的鉴戒。
不亦善夫:不是很好吗?夫,句末语气词。 养人:养民,唐人避唐太宗李世民名讳,改“民”为“人”。 传:作传。 以为:以(之)为,把它作为。 戒:鉴戒。
梓人传

[唐代]柳宗元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里。有梓人款其门,愿佣隙宇而处焉。所职,寻、引、规、矩、绳、墨,家不居砻斫之器。问其能,曰:“吾善度材,视栋宇之制,高深圆方短长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众莫能就一宇。故食于官府,吾受禄三倍;作于私家,吾收其直太半焉。”他日,入其室,其床阙足而不能理,曰:“将求他工。”余甚笑之,谓其无能而贪禄嗜货者。

péifēngshūzhīzàiguāngyǒurénkuǎnményuànyòngérchùyānsuǒzhíxúnyǐnguīshéngjiālóngzhuózhīwènnéngyuēshàncáishìdòngzhīzhìgāoshēnyuánfāngduǎnzhǎngzhīzhǐ使shǐérqúngōngyānshězhòngnéngjiùshíguānshòusānbèizuòjiāshōuzhítàibànyānshìchuángquèérnéngyuējiāngqiúgōngshènxiàozhīwèinéngértānshìhuòzhě

翡封叔的家宅在德里地方。有位木匠敲他的门,希望租间空屋子居住,用替屋主人服役来代替房租。他所执掌的是些度量长短,规划方圆和校正曲直的工具;家里不储备磨砺和砍削的器具。问他有什么能耐,他说:“我善于计算,测量木材。观看房屋的式样和,高深,圆方,短长的适合不适合;我指挥驱使,而由众工匠去干。离了我,大家就不能建成一栋房子。所以被官府供养,我得到的奉禄比别人多三倍;在私人家里干活,我取全部报酬的一大半。”后来有一天,我进了他的住屋。他的床缺了腿却不修理,说:“将要请别的工匠来修理。”我很耻笑他,说他是没有才能却贪图俸禄,喜爱钱财的人。
梓人:木工,建筑工匠。 款:叩。 隙宇:空房。 职:掌管。寻、 引:度量工具。 规:圆规。 矩:曲尺。 绳墨:墨斗。 砻:磨。 斫:砍。 直:通“值”。

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委群材,会群工,或执斧斤,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斧!”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锯!”彼执锯者趋而左。俄而,斤者斫,刀者削,皆视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愠焉。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既成,书于上栋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建”。则其姓字也。凡执用之工不在列。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hòujīngzhàoyǐnjiāngshìguānshǔwǎngguòyānwěiqúncáihuìqúngōnghuòzhíjīnhuòzhídāojiēhuánxiàngzhīrénzuǒchíyǐnyòuzhízhàngérzhōngchùyānliàngdòngzhīrènshìzhīnénghuīzhàngyuēzhízhěbēnéryòuérzhǐyuēzhízhěérzuǒéérjīnzhězhuódāozhěxuējiēshìyángǎnduànzhěshèngrènzhěér退tuìzhīgǎnyùnyānhuàgōngyíngchǐérjìnzhìháoérgòushàjìn退tuìyānchéngshūshàngdòngyuēmǒuniánmǒuyuèmǒumǒujiànxìngfánzhíyòngzhīgōngzàilièhuánshìhàiránhòuzhīshùzhīgōng

后来,京兆伊将要修饰官衙的房屋,我到过那里。(在那里)蓄积了大量木材,招集了许多工匠。有的拿着斧斤,有的拿着刀锯,都围成一圈站着,面朝着(那位)木匠。木匠左手拿着长尺,右手拿着木杖,站在中间。他衡量房屋的承担情况,察看木料的性能酌情选用。挥动他的木仗说:“用斧子砍!”那拿斧子的就跑道右边去砍;回头指着木材说:“用锯锯!”那拿锯的就跑道左边去锯。不一会,拿斧子的砍,拿刀的削,全都看着他的脸色,等待他的发话,没有一个敢自做主张的。那些不能胜任的人,被他愤怒地斥退了,也不敢有一点怨恨。他在墙上绘了官署房子的图样,刚满一尺大小的图样却细致详尽地画出了它的建筑构造。按照图上微小的尺寸计算,建造起的高楼大厦,没有一点误差的地方。已建成后,在上栋上写道: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修建,原来是他的姓名,凡是被他役使的工匠都不在上面列名。我围绕着一看,感到非常惊讶,然后我才知道他技术的精湛和伟大啊!
委:堆积。 斧斤:砍木的工具。 任:承担。 俄:不久。 阙:通“缺” 六职:指中央政府的吏、户、礼、兵、刑、工六部。

继而叹曰:彼将舍其手艺,专其心智,而能知体要者欤!吾闻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彼其劳心者欤!能者用而智者谋,彼其智者欤!是足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物莫近乎此也。彼为天下者本于人。其执役者为徒隶,为乡师、里胥;其上为下士;又其上为中士,为上士;又其上为大夫,为卿,为公。离而为六职,判而为百役。外薄四海,有方伯、连率。郡有守,邑有宰,皆有佐政;其下有胥吏,又其下皆有啬夫、版尹以就役焉,犹众工之各有执伎以食力也。

értànyuējiāngshěshǒuzhuānxīnzhìérnéngzhīyàozhěwénláoxīnzhěrénláozhěrénláoxīnzhěnéngzhěyòngérzhìzhěmóuzhìzhěshìwéizuǒtiānxiàngtiānxiàjìnwéitiānxiàzhěběnrénzhízhěwéiwéixiāngshīshàngwéixiàshìyòushàngwéizhōngshìwéishàngshìyòushàngwéiwéiqīngwéigōngérwéiliùzhípànérwéibǎiwàibáohǎiyǒufāngliánjun4yǒushǒuyǒuzǎijiēyǒuzuǒzhèngxiàyǒuyòuxiàjiēyǒubǎnyǐnjiùyānyóuzhònggōngzhīyǒuzhíshí

接着我就感叹地说:他大概是放弃了他的手艺,专门使用他的思想智慧,能知道全局要领的人吧?我听说“劳心的人役使别人,劳力的人被别人役使”;他大概是劳心的人吧?有一般技艺的人出力劳动,有才智的人出谋划策,他大概是有才智的人吧?这满可以作为辅佐天子,作天下宰相的人所效法学习的呀!事情没有比这再相近似的了。那辅佐天子,作天下宰相的人,推荐人材,委任职责,发出命令,指派任务,整顿纲纪,进行增减,统一法治。这就好像梓人有正方圆和定曲直的工具而绘制出图样似的。选择天下的官吏,使他们适合自己的职务;安置天下的老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
方伯:古代诸侯的领袖;连率(同“帅”):盟主、统帅;二者均指地方长官。 佐政:副职。 啬夫:相当于乡官,主管诉讼和赋税。 版尹:管户口的小官。

彼佐天子相天下者,举而加焉,指而使焉,条其纲纪而盈缩焉,齐其法制而整顿焉;犹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择天下之士,使称其职;居天下之人,使安其业。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犹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不能者退而休之,亦莫敢愠。不炫能,不矜名,不亲小劳,不侵众官,日与天下之英才,讨论其大经,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夫然后相道得而万国理矣。

zuǒtiānxiàngtiānxiàzhěérjiāyānzhǐér使shǐyāntiáogāngéryíngsuōyānzhìérzhěngdùnyānyóurénzhīyǒuguīshéngdìngzhìtiānxiàzhīshì使shǐchēngzhítiānxiàzhīrén使shǐānshìdōuzhīshìzhīguóshìguózhītiānxiàyuǎněrshǒuérjiūyānyóurénhuàgōngérchéngnéngzhějìnéryóuzhī使shǐsuǒnéngzhě退tuìérxiūzhīgǎnyùnxuànnéngjīnmíngqīnxiǎoláoqīnzhòngguāntiānxiàzhīyīngcáitǎolùnjīngyóurénzhīshànyùnzhònggōngérránhòuxiàngdàoérwànguó

看了国都就了解了郊外,看了郊外就了解了诸侯国,看了诸侯国就了解了整个天下。那些远近大小的国事,可以根据手中的图本来研究,了解。这就好像梓人在墙上绘画官署房子的图样而完成工程一样。把有才能的人提拔上来,并充分发挥他的本领,使他不必对任何人感恩戴德;把没有才能的人辞退,让他休息,他也不敢恼恨。不夸耀自己的才能,不自尊自大,虚图功名,不亲自去做那些微小琐碎的事情,不干涉众官的工作,每天和天下的杰出的人材一起讨论治理国家的根本道理。这就象梓人善于运用众工匠而不自夸手艺一样。
伐:夸耀。

相道既得,万国既理,天下举首而望曰:「吾相之功也!」后之人循迹而慕曰:「彼相之才也!」士或谈殷、周之理者,曰:「伊、傅、周、召。」其百执事之勤劳,而不得纪焉;犹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大哉相乎!通是道者,所谓相而已矣。其不知体要者反此;以恪勤为公,以簿书为尊,炫能矜名,亲小劳,侵众官,窃取六职、百役之事,听听于府庭,而遗其大者远者焉,所谓不通是道者也。犹梓人而不知绳墨之曲直,规矩之方圆,寻引之短长,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又不能备其工,以至败绩,用而无所成也,不亦谬欤!

xiàngdàowànguótiānxiàshǒuérwàngyuēxiàngzhīgōnghòuzhīrénxúnéryuēxiàngzhīcáishìhuòtányīnzhōuzhīzhěyuēzhōuzhàobǎizhíshìzhīqínláoéryānyóurénmínggōngérzhíyòngzhělièzāixiàngtōngshìdàozhěsuǒwèixiàngérzhīyàozhěfǎnqínwéigōng簿shūwéizūnxuànnéngjīnmíngqīnxiǎoláoqīnzhòngguānqièliùzhíbǎizhīshìtīngtīngtíngérzhěyuǎnzhěyānsuǒwèitōngshìdàozhěyóurénérzhīshéngzhīzhíguīzhīfāngyuánxúnyǐnzhīduǎnzhǎngduózhònggōngzhījīndāozuǒyòunéngbèigōngzhìbàiyòngérsuǒchéngmiù

这样以后,做宰相的道理才算懂得,各诸侯国才得到了治理。那些不知道全局要领的人却与此相反。(他们)以谨小慎微,忙忙碌碌为大事,以抄写官署中的文书,薄册为重责,夸耀自己的才能,自尊自大,亲自去做那些微小琐碎的事情,干涉众官的工作,侵夺部下官吏应做的事拿来自己做,并洋洋得意地在相府夸耀自己,却丢掉了那些重大的,长远的事情。这是所说的不懂得做宰相的道理的人。这就象梓人不懂得绳墨可正曲直,规矩可画方圆,寻引可量短长,暂且夺取工匠们的斧子刀锯来帮助他们发挥技艺,却又不能完成他们的工作,以至于事情失败,使用了(他们)却没有成功一样。这不也是错误的吗?
六职:指中央政府的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伊、傅、周、 召:伊尹、傅说、周公、召公。

或曰:「彼主为室者,傥或发其私智,牵制梓人之虑,夺其世守,而道谋是用。虽不能成功,岂其罪耶?亦在任之而已!」

huòyuēzhǔwéishìzhětǎnghuòzhìqiānzhìrénzhīduóshìshǒuérdàomóushìyòngsuīnéngchénggōngzuìzàirènzhīér

有人说:「如果房子的主人,依凭他的知识,而干涉木匠师傅的规划,不采用师傅世代相传的悠久经验,导致房子垮了,难道是木匠师傅的过错吗?哪是因为主人不信任木工师傅的才造成的呀!」
听听:争辨的样子。 傥:同“倘”。 道谋:过路人的意见。《诗经·小旻》:“如彼筑室于道谋,用是不溃于成。”

余曰:「不然!夫绳墨诚陈,规矩诚设,高者不可抑而下也,狭者不可张而广也。由我则固,不由我则圮。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货利,忍而不能舍也,丧其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栋桡屋坏,则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哉?」

yuēránshéngchéngchénguīchéngshègāozhěérxiàxiázhězhāngér广guǎngyóuyóujiāngérjiùjuànshùzhìyōuěrérdàoshìchéngliángréněrhuòshìhuòrěnérnéngshěsàngzhìliàngérnéngshǒudòngráohuàiyuēfēizuìzāizāi

我说:「不是这样!因为绳子、墨汁、圆规和尺的测量都很明确,高的地方不能随意变低,狭小的不能随意扩大。如果按照我的计画,房子就很坚固,反之不按照我的设计图,房子就会倾倒。如果主人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木匠师傅只好带着自己的技术和智慧,欣然离去。坚持自己的主张,不妥协,才是真正的好木匠师傅呀!反之,如果贪图钱财,容忍主人的干涉,不愿意离去,不坚持房子的建筑原则,有一天,栋住或横梁歪了,房子倾倒了,木匠师傅就推卸说:『这不是我的过错呀!』可以这样吗?可以这样吗?」
桡:弯曲。

余谓梓人之道类于相,故书而藏之。梓人,盖古之审曲面势者,今谓之「都料匠」云。余所遇者,杨氏,潜其名。

wèirénzhīdàolèixiàngshūércángzhīréngàizhīshěnmiànshìzhějīnwèizhīdōuliàojiàngyúnsuǒzhěyángshìqiánmíng

我认为:因为木匠师傅之道与宰相之道很类似,所以特别写下来,然后收藏起来。在古代,木匠师傅又称呼为:「审曲面势」的人,在今天,则被称为:「监督建筑之人」。我所遇到的这位木匠师傅,他姓名是杨潜。
愚溪诗序

[唐代]柳宗元

灌水之阳有溪焉,东流入于潇水。或曰:冉氏尝居也,故姓是溪为冉溪。或曰:可以染也,名之以其能,故谓之染溪。予以愚触罪,谪潇水上。爱是溪,入二三里,得其尤绝者家焉。古有愚公谷,今予家是溪,而名莫能定,士之居者,犹龂龂然,不可以不更也,故更之为愚溪。

guànshuǐzhīyángyǒuyāndōngliúxiāoshuǐhuòyuērǎnshìchángxìngshìwéirǎnhuòyuērǎnmíngzhīnéngwèizhīrǎnchùzuìzhéxiāoshuǐshàngàishìèrsānyóujuézhějiāyānyǒugōngjīnjiāshìérmíngnéngdìngshìzhīzhěyóuyǎnyǎnrángènggèngzhīwéi

灌水的北面有一条小溪,往东流入潇水。有人说,过去有个姓冉的住在这里,所以把这条溪水叫做冉溪。还有人说,溪水可以用来染色,用它的功能命名为染溪。我因愚犯罪,被贬到潇水。我喜爱这条溪水,沿着它走了二三里,发现一个风景绝佳的地方,就在这里安家。古代有愚公谷,如今我把家安置在这条溪水旁,可是它的名字没人能定下来,当地的居民还在争论不休,看来不能不改名了,所以把它定名为愚溪。

愚溪之上,买小丘,为愚丘。自愚丘东北行六十步,得泉焉,又买居之,为愚泉。愚泉凡六穴,皆出山下平地,盖上出也。合流屈曲而南,为愚沟。遂负土累石,塞其隘,为愚池。愚池之东为愚堂。其南为愚亭。池之中为愚岛。嘉木异石错置,皆山水之奇者,以予故,咸以愚辱焉。

zhīshàngmǎixiǎoqiūwéiqiūqiūdōngběihángliùshíquányānyòumǎizhīwéiquánquánfánliùxuéjiēchūshānxiàpínggàishàngchūliúérnánwéigōusuílèishísāiàiwéichíchízhīdōngwéitángnánwéitíngchízhīzhōngwéidǎojiāshícuòzhìjiēshānshuǐzhīzhěxiányān

我在愚溪上面买了个小丘,叫做愚丘。从愚丘往东北走六十步,发现一处泉水,又买下来作为积蓄,称它为愚泉。愚泉共有六个泉眼,都在山下平地,泉水都是往上涌出的。泉水合流后弯弯曲曲向南流去,经过的地方就称作愚沟。于是运土堆石,堵住狭窄的泉水通道,筑成了愚池。愚池的东面是愚堂,南面是愚亭。池子中央是愚岛。美好的树木和奇异的岩石参差错落。这些都是山水中瑰丽的景色,因为我的缘故都用愚字玷污了它们。

夫水,智者乐也。今是溪独见辱于愚,何哉?盖其流甚下,不可以溉灌。又峻急多坻石,大舟不可入也。幽邃浅狭,蛟龙不屑,不能兴云雨,无以利世,而适类于予,然则虽辱而愚之,可也。

shuǐzhìzhějīnshìjiànzāigàiliúshènxiàgàiguànyòujun4duōshízhōuyōusuìqiǎnxiájiāolóngxiènéngxìngyúnshìérshìlèiránsuīérzhī

水是聪明人所喜爱的。可现在这条溪水竟然被愚字辱没,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它水道很低,不能用来灌溉。又险峻湍急,有很多浅滩和石头,大船进不去;幽深浅狭,蛟龙又不屑于此,不能兴起云和雨,对世人没有什么好处,正像我。既然如此,即使是玷辱了它,用愚字来称呼它,也是可以的。

宁武子“邦无道则愚”,智而为愚者也;颜子“终日不违如愚”,睿而为愚者也。皆不得为真愚。今予遭有道而违于理,悖于事,故凡为愚者,莫我若也。夫然,则天下莫能争是溪,予得专而名焉。

níngbāngdàozhìérwéizhěyánzhōngwéiruìérwéizhějiēwéizhēnjīnzāoyǒudàoérwéibèishìfánwéizhěruòrántiānxiànéngzhēngshìzhuānérmíngyān

宁武子“在国家动乱时就显得很愚蠢”,是聪明人故意装糊涂。颜子“从来不提与老师不同的见解,像是很愚笨”,也是明智的人而故意表现得很愚笨。他们都不是真正的愚笨。如今我在政治清明时却做出与事理相悖的事情,所以再没有像我这么愚蠢的人了。因此,天下人谁也不能和我争这条溪水,我有给它命名的专利。

溪虽莫利于世,而善鉴万类,清莹秀澈,锵鸣金石,能使愚者喜笑眷慕,乐而不能去也。予虽不合于俗,亦颇以文墨自慰,漱涤万物,牢笼百态,而无所避之。以愚辞歌愚溪,则茫然而不违,昏然而同归,超鸿蒙,混希夷,寂寥而莫我知也。于是作《八愚诗》,纪于溪石上。

suīshìérshànjiànwànlèiqīngyíngxiùchèqiāngmíngjīnshínéng使shǐzhěxiàojuànérnéngsuīwénwèishùwànláolóngbǎitàiérsuǒzhīmángránérwéihūnránértóngguīchāo鸿hóngménghúnliáoérzhīshìzuòshīshíshàng

溪水虽然对世人没有什么好处,可它却能够映照万物,清秀明澈,能发出金石般的响声,能使愚蠢的人喜笑颜开,对它眷恋爱慕不忍离去。我虽然不合世俗,也还能稍用文章来安慰自己,用文笔自由驱使万物,创造出一个称心满意的审美境界,世间万象没有什么能逃得出我的笔墨形容。我用愚笨的言辞歌唱愚溪,觉得茫茫然没什么悖于事理的,昏昏然似乎都是一样的归宿,超越天地尘世,融入玄虚静寂之中,而寂寞清静之中没有谁能了解我。于是作《八愚诗》,记在溪石上。
永州韦使君新堂记

[唐代]柳宗元

将为穹谷嵁岩渊池于郊邑之中,则必辇山石,沟涧壑,陵绝险阻,疲极人力,乃可以有为也。然而求天作地生之状,咸无得焉。逸其人,因其地,全其天,昔之所难,今于是乎在。

jiāngwéiqióngkānyányuānchíjiāozhīzhōngniǎnshānshígōujiànlíngjuéxiǎnrénnǎiyǒuwéiránérqiútiānzuòshēngzhīzhuàngxiányānrényīnquántiānzhīsuǒnánjīnshìzài

穹谷:深谷。 嵁岩:峭壁。 渊池:深地。 辇:人推或拉的车,这里用如动词,用车装载的意思。 沟:这里用如动词,沟通,开凿的意思。 陵绝:超越。

永州实惟九疑之麓。其始度土者,环山为城。有石焉,翳于奥草;有泉焉,伏于土涂。蛇虺之所蟠,狸鼠之所游。茂树恶木,嘉葩毒卉,乱杂而争植,号为秽墟。

yǒngzhōushíwéijiǔzhīshǐzhěhuánshānwéichéngyǒushíyānàocǎoyǒuquányānshéhuīzhīsuǒpánshǔzhīsuǒyóumàoshùèjiāhuìluànérzhēngzhíhàowéihuì

九疑:即九疑山,在今湖南宁远县境内。 度:量度,这里有勘测规划的意思。翳(益):遮蔽。 奥草:深草。 涂:污泥。 蛇虺:一种毒蛇。 蟠:盘屈而伏。 葩:花。 卉:草。

韦公之来,既逾月,理甚无事。望其地,且异之。始命芟其芜,行其涂。积之丘如,蠲之浏如。既焚既酾,奇势迭出。清浊辨质,美恶异位。视其植,则清秀敷舒;视其蓄,则溶漾纡余。怪石森然,周于四隅。或列或跪,或立或仆,窍穴逶邃,堆阜突怒。乃作栋宇,以为观游。凡其物类,无不合形辅势,效伎于堂庑之下。外之连山高原,林麓之崖,间厕隐显。迩延野绿,远混天碧,咸会于谯门之内。

wéigōngzhīláiyuèshènshìwàngqiězhīshǐmìngshānhángzhīqiūjuānzhīliúfénshāishìdiéchūqīngzhuóbiànzhìměièwèishìzhíqīngxiùshūshìróngyàngguàishísēnránzhōuhuòlièhuòguìhuòhuòqiàoxuéwēisuìduīnǎizuòdòngwéiguānyóufánlèixíngshìxiàotángzhīxiàwàizhīliánshāngāoyuánlínzhījiānyǐnxiǎněryán绿yuǎnhúntiānxiánhuìqiáoménzhīnèi

韦公来到永州,过了一个月,州政大治,没有多少事情。望着这块土地,感到它很不平常,才让人铲除荒草,挖去污泥。铲下来的草堆积如山,疏通后的泉水晶莹清澈。烧掉了杂草,疏通了清泉,奇特的景致层出不穷。清秀和污浊分开了,美景代替了荒凉。看那树木,则清秀挺拔,枝叶舒展;看那湖水,则微波荡漾, 曲折萦回。怪石森然繁密,环绕四周。有的排列成行,有的如同跪拜,有的站立,有的卧倒。石洞曲折幽深,石山突兀高耸。于是在此建造厅堂,作为观赏游玩的地方。所有的怪石无不适应地形地势,献技于堂庑之下。新堂的外边,高原和山连接,林木覆盖的山脚悬崖,穿插交错,或隐或现。绿色的原野从近处伸向远方,跟碧蓝的天空连成了一体。这一切,都汇集在门楼之内。
理:治理。 芟:割除。 芜:荒草。 行:流通,流动。这里是疏导的意思。 蠲:清洁,使动用法。 浏如:水清澈的样子。 酾:疏导。 蓄:指积蓄的湖水。 溶漾:水动荡的样子。 纡余:曲折萦绕。 四隅:这里指四方。 窍穴:这里指山洞。逶邃曲折深远。 栋宇:堂屋。 庑:堂下四周的屋子。 间厕:参加,这里是交错的意思。 迩:近。 谯门:古代建筑在门楼上用以了望的楼。

已乃延客入观,继以宴娱。或赞且贺曰:“见公之作,知公之志。公之因土而得胜,岂不欲因俗以成化?公之择恶而取美,岂不欲除残而佑仁?公之蠲浊而流清,岂不欲废贪而立廉?公之居高以望远,岂不欲家抚而户晓?夫然,则是堂也,岂独草木土石水泉之适欤?山原林麓之观欤?将使继公之理者,视其细知其大也。”宗元请志诸石,措诸壁,编以为二千石楷法。

nǎiyánguānyànhuòzànqiěyuējiàngōngzhīzuòzhīgōngzhīzhìgōngzhīyīnérshèngyīnchénghuàgōngzhīèérměichúcánéryòuréngōngzhījuānzhuóérliúqīngfèitānérliángōngzhīgāowàngyuǎnjiāérxiǎoránshìtángcǎoshíshuǐquánzhīshìshānyuánlínzhīguānjiāng使shǐgōngzhīzhěshìzhīzōngyuánqǐngzhìzhūshícuòzhūbiānwéièrqiānshíkǎi

新堂盖好后,使君便邀请客人前来参观,接着又设宴娱乐。有的边赞誉,边祝贺说:“看到您修建这新堂,便知道您的心志。您随着地势开辟出胜景,难道不就是想顺着当地的风俗来形成教化吗?您铲除恶木毒草而保留嘉树鲜花,难道不就是想铲除凶暴而保护仁者吗?您挖除污泥而使清泉流淌,难道不就是想除去贪污而提倡廉洁吗?您登临高处而纵目远望,难道不就是想让每个家庭都安定和富饶吗?既然这样,那么建这个新堂难道仅仅是为了草木土石清泉流水怡人心意,或是为了观赏山峦、原野和树林的景色吗?该是希望继使君后治理这个州的人,能够通过这件小事,懂得治民的大道理啊。”宗元请求把这篇记文镌刻在石板上,嵌在墙里,编入书中,作为刺史的楷模法式。
延:邀请。 择:应作“释”,舍弃。 晓:据另本,晓应作“饶”,富裕。 措:放置。这里是嵌置的意思。 编:指编入书籍。 二千石:汉代郡守的俸禄为二千石,后来习惯也称州郡一级的长官为二千石,这里指州刺史。结句一作“宗元请志诸石,措诸屋漏,以为二千石楷法。”(见《柳宗元集》,中华书局1979年版)。 屋漏:西北隅之谓也。
钴鉧潭西小丘记

[唐代]柳宗元

得西山后八日,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又得钴鉧潭。西二十五步,当湍而浚者为鱼梁。梁之上有丘焉,生竹树。其石之突怒偃蹇,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嵚然相累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

西shānhòuxúnshānkǒu西běidàoèrbǎiyòután西èrshídāngtuānérxùnzhěwéiliángliángzhīshàngyǒuqiūyānshēngzhúshùshízhīyǎnjiǎnérchūzhēngwéizhuàngzhědàishùqīnránxiànglèiérxiàzhěruòniúzhīyǐnchōngránjiǎolièérshàngzhěruòxióngzhīdēngshān

(我)找到西山后的第八天,沿着山口向西北走两百步,又发现了钴鉧潭。钴鉧潭西面二十五步(的地方),在水流急而深处是一道坝。坝顶上有一座小丘,(小丘)上面生长着竹子和树木。小丘上的石头突出隆起、高然耸立,破土而出、争奇斗怪的,几乎(多得)数不清。那些重叠着、相负而下的石头,好像是(俯身)在小溪里喝水的牛马;那些高耸突出、如兽角斜列往上冲的石头,好像是在山上攀登的棕熊。
寻:通“循”,沿着。 道:行走。 步:指跨一步的距离。 潭:原选本无,据中华书局版《柳河东集》补。 湍:急流。 浚:深水。 鱼梁:用石砌成的拦截水流、中开缺口以便捕鱼的堰。 突怒:形容石头突出隆起。 偃蹇:形容石头高耸的姿态。 殆:几乎,差不多。 嵚然:山势高峻的样子。 冲然:向上或向前的样子。 角列:争取排到前面去,一说,像兽角那样排列。 罴:棕熊。

丘之小不能一亩,可以笼而有之。问其主,曰:“唐氏之弃地,货而不售。”问其价,曰:“止四百。”余怜而售之。李深源、元克己时同游,皆大喜,出自意外。即更取器用,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烈火而焚之。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由其中以望,则山之高,云之浮,溪之流,鸟兽之遨游,举熙熙然回巧献技,以效兹丘之下。枕席而卧,则清泠之状与目谋,瀯瀯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不匝旬而得异地者二,虽古好事之士,或未能至焉。

qiūzhīxiǎonénglóngéryǒuzhīwènzhǔyuētángshìzhīhuòérshòuwènjiàyuēzhǐbǎiliánérshòuzhīshēnyuányuánshítóngyóujiēchūwàigèngyòngchǎnhuìcǎoèlièhuǒérfénzhījiāměizhúshíxiǎnyóuzhōngwàngshānzhīgāoyúnzhīzhīliúniǎoshòuzhīáoyóuránhuíqiǎoxiànxiàoqiūzhīxiàzhěnérqīnglíngzhīzhuàngmóuyíngyíngzhīshēngěrmóuyōuránérzhěshénmóuyuānránérjìngzhěxīnmóuxúnérzhěèrsuīhǎoshìzhīshìhuòwèinéngzhìyān

小丘很小,不到一亩,可以把它装到笼子里占有它。(我)打听它的主人是谁,(有人)说:“这是唐家不要的地方,想出售却卖不出去。”(我)问它的价钱,(有人)说:“只要四百文。”我很喜欢(这个小丘),就(把它)买了下来。李深源、元克己这时和我一起游览,(他们)都非常高兴,(认为这是)出乎意料的收获。(我们)随即轮流拿起工具,铲割杂草,砍伐杂树,点燃大火把它们烧掉。美好的树木树立起来了,秀美的竹子显露出来了,奇峭的石头呈现出来了。(我们)站在小丘中间眺望,(只见)高高的山岭、漂浮的云朵、潺潺的溪流、自由自在游玩的飞鸟走兽,全都欢快地呈巧献技,来为这个小丘效力。(我们在小丘上)枕着石头席地而卧,眼睛触及的是清澈明净的景色,耳朵触及的是淙淙潺潺的水声,精神感受到的是悠远空旷的浩然之气,心灵感受到的是恬静幽深的境界。不满十天(我)就得到了两处风景胜地,即使古代爱好山水的人士,也许没有到过这地方吧。
不能:不足,不满,不到。 笼:包笼,包罗。 货:卖,出售。 不售:卖不出去。 怜:爱惜。 售:买。 更:轮番,一次又一次。 器用:器具,工具。 刈:割。 其中:小丘的当中。 举:全。 熙熙然:和悦的样子。 回巧:呈现巧妙的姿态, 技:指景物姿态的各自的特点。 效:效力,尽力贡献。 清泠:形容景色清凉明澈。 谋:这里是接触的意思。 瀯瀯:象声词,像水回旋的声音。 匝旬:满十天。匝,周。旬,十天为一旬。 虽:即使,纵使,就是。 好事:爱好山水。 或:或许,只怕,可能。 焉:表示估量语气。

噫!以兹丘之胜,致之沣、镐、鄠、杜,则贵游之士争买者,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今弃是州也,农夫渔父,过而陋之,贾四百,连岁不能售。而我与深源、克己独喜得之,是其果有遭乎!书于石,所以贺兹丘之遭也。

qiūzhīshèngzhìzhīfēnggǎoguìyóuzhīshìzhēngmǎizhězēngqiānjīnérjīnshìzhōunóngguòérlòuzhījiǎbǎiliánsuìnéngshòuérshēnyuánzhīshìguǒyǒuzāoshūshísuǒqiūzhīzāo

唉!凭着这小丘优美的景色,(如果)把它放到(京都附近的)沣、镐、鄠、杜(等这些繁华的地方),那么喜欢游赏的、争相购买的人每天增加几千文钱(购买)反而(恐怕)更加买不到。如今(它)被抛弃在(这荒僻的)永州,连农民、渔夫走过也鄙视它,售价(只有)四百文钱,一连几年也卖不出去。而唯独我和李深源、元克己因为得到它了而高兴,难道遇到这个小丘真的要靠运气吗?(我)把这篇文章写在石碑上,用来祝贺(我和)这小丘的遇合。
胜:指优美的景色。 陋:鄙视,轻视。 连岁:多年,接连几年。 其:岂,难道。 遭:遇合,运气。 所以:用来……的。
小石城山记

[唐代]柳宗元

自西山道口径北,逾黄茅岭而下,有二道:其一西出,寻之无所得;其一少北而东,不过四十丈,土断而川分,有积石横当其垠。其上为睥睨、梁欐之形,其旁出堡坞,有若门焉。窥之正黑,投以小石,洞然有水声,其响之激越,良久乃已。环之可上,望甚远,无土壤而生嘉树美箭,益奇而坚,其疏数偃仰,类智者所施设也。

西shāndàokǒujìngběihuángmáolǐngérxiàyǒuèrdào西chūxúnzhīsuǒshǎoběiérdōngguòshízhàngduànérchuānfènyǒushíhéngdāngyínshàngwéiliángzhīxíngpángchūbǎoyǒuruòményānkuīzhīzhènghēitóuxiǎoshídòngrányǒushuǐshēngxiǎngzhīyuèliángjiǔnǎihuánzhīshàngwàngshènyuǎnrǎngérshēngjiāshùměijiànérjiānshūshùyǎnyǎnglèizhìzhěsuǒshīshè

从西山路口一直向北走,越过黄茅岭往下走,有两条路:一条向西走,沿着它走过去什么也得不到;另一条稍微偏北而后向东,走了不到四十丈,路就被一条河流截断了,有积石横挡在这条路的尽头。石山顶部天然生成矮墙和栋梁的形状,旁边又凸出一块好像堡垒,有一个像门的洞。从洞往里探望一片漆黑,丢一块小石子进去,咚地一下有水响声,那声音很洪亮,好久才消失。石山可以盘绕着登到山顶,站在上面望得很远。山上没有泥土却长着很好的树木和竹子,而且更显得形状奇特质地坚硬。竹木分布疏密有致、高低参差,好像是有智慧的人特意布置的。
径北:一直往北。 逾:越过。 黄茅岭:在今湖南省零陵县城西面。 西出:路向西伸去。 少北而东:稍向北又向东去。少,通“稍”。 土断而川分:土路中断,出现分流的河水。 横当其垠:横着挡在路的尽头。 睥睨:城墙上如齿状的矮墙。 梁欐:栋梁,这里指架支着的梁栋。欐,栋,正梁。 堡坞:小城堡,此处是指由山石天然形成的。因此作者称其“小石城山”。 窥:注意,留心。 洞然:深深的样子。 激越:声音高亢清远。 已:停止。 环:绕道而行。 望甚远:“望之甚远”的意思。 箭:指竹子。 益:特别。“其疏数” 二句:意思是,那些嘉树美箭,疏密相宜,起伏有致,好像是聪明人精心设置的。数,密。堰,倒伏。 类:好像。

噫!吾疑造物者之有无久矣。及是,愈以为诚有。又怪其不为之中州,而列是夷狄,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伎,是固劳而无用。神者傥不宜如是,则其果无乎?或曰:“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或曰:“其气之灵,不为伟人,而独为是物,故楚之南少人而多石。”是二者,余未信之。

zàozhězhīyǒujiǔshìwéichéngyǒuyòuguàiwéizhīzhōngzhōuérlièshìgèngqiānbǎiniánshòushìláoéryòngshénzhětǎngshìguǒhuòyuēwèixiánérzhěhuòyuēzhīlíngwéiwěirén,,érwéishìchǔzhīnánshǎorénérduōshíshìèrzhěwèixìnzhī

唉!我怀疑造物者的有无已很久了,到了这儿更以为造物者确实是有的。但又奇怪他不把这小石城山安放到人烟辐辏的中原地区去,却把它摆在这荒僻遥远的蛮夷之地,即使经过千百年也没有一次可以显示自己奇异景色的机会,这简直是白耗力气而毫无用处,神灵的造物者似乎不会这样做的。那么造物者果真没有的吧?有人说:“造物者之所以这样安排是用这佳胜景色来安慰那些被贬逐在此地的贤人的。”也有人说:“这地方山川钟灵之气不孕育伟人,而唯独凝聚成这奇山胜景,所以楚地的南部少出人才而多产奇峰怪石。”这二种说法,我都不信。
造物者:指创世上帝。 愈:更是。 诚:确实是,的确是。“又怪其” 四句:意思是说,又奇怪“造物者”不把小石城山安排在中原,反而陈设在这偏僻的蛮夷地区,经历千百年也不能够一展,它的风采,这当然是徒劳而无功用的。中州,中原地区。更,gēng音。售其伎,贡献其技艺,其技艺得到赏识。伎,通“技”。售,出售,这里是显露的意思。“神者” 二句:意思是,神奇性倘若不该这样,造物者就真的不存在了吧?神者,指神奇性,《易·系辞上》:“阴阳不测之谓神。”傥,通“倘”。倘若,或者。不宜,不合适。如是,如此,指“不为之中州,而列是夷狄”的现象。果,真的。 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意思是,小石城山是用来慰藉那些贤明却被贬谪到这里的人们的。此句是指有人辩“无用”为“有用”的说法。“其气” 四句:意思是,那天地间的灵气,在这一带,不造就伟大的人物,却仅仅造就小石城山这样的景物,所以“楚之南”这地方缺少人才而多有石岩。此句是指有人辩“徒劳”为“功劳”的说法。其气之灵,这里指天地的灵气。楚,今湖南、湖北等地,春秋战国时属楚国。少人而多石,指少出贤人而多出奇石。

暂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