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与人交往,几乎占据了我们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而在这些交往之中,友谊值得拥有我们莫大的珍视。

每每读到古人与朋友交往的文字,或是写跨越生死的轰轰烈烈,"生则之为作传,死则之为作铭";或是写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恨相知晚,"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送别时李白为汪伦的真挚压下了千尺深的桃花潭水,相遇时苏轼为钱穆父写下了"依然一笑作春温"的懂得……这些珍贵的友谊,惹人艳羡。细细考量,在诗文中描绘这种汹涌的真情之前,都曾有过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如此,才能长久地真心以待。

"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君子之间的交往应该如同清水一般,保持着对彼此的尊重,即便交往频繁,也不会过于亲昵以致过界,让对方感到冒犯。可小人之间的交情好像那甜腻的醇酒,看起来掏心掏肺,不过是一句句哄人的甜言蜜语,甚至还比不上酒肉朋友坦荡。

李叔同偈云,"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可试想下,不掺任何杂质的关系何其珍贵?君子间如水般纯净的交往又是如何地难以实现?我们和他人交往的时候不能只看到表面现象却自以为看透了,很可能和事实差了十万八千里。对于和朋友交往时候如何做到"淡如水",下面这些诗人给咱们提供了借鉴。

南北朝的陆凯写下了《赠范晔诗》,把江南的一缕梅香作为礼物送给了朋友,若是咱们托人给好友这么"千里送鹅毛",多半会被认为是在开玩笑,可陆凯却把"这根鹅毛"送出了境界: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遇到了要北去的驿使马上就想到了好友,折下一枝梅花,当做礼物要捎给陇山的范晔,看看江南这儿也没啥可以表达深情厚谊的礼品,不如就把美好的春光采下来送给友人吧!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君子之接如水者,言君子相接,不用虚言,如两水相交,寻合而已。"这不就把好友之间融洽自然的感情生动地描绘了出来,所谓君子之交不过是以诚相见,可往往我们会不自觉地戴上个面具,用一些标准来考虑和衡量。

唐代的王勃送别友人,不同于送别诗常有的涕泪涟涟,他的一首《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于豁达中见深情,几行文字,流动着脉脉的依依不舍却没有过度的悲切: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岐路,儿女共沾巾。

滚滚烟尘中执手相望,都是背井离乡在外做官的人呐!不仅懂得对方离乡之苦、思家之切,还能对彼此在宦海中沉浮身不由己的无奈感同身受,即便远隔万里,只要想到有这么个人,就满心都是暖。天涯海角,心在一起,就如同未曾分离过,你也别在这分别的岔路口伤心地痛哭,毕竟"友情深厚,江山难阻",心意相通已经足够了。

同样是送别友人,同样的深情厚谊,李太白的《送友人》把饱含着离愁别绪的缱绻之情诉说了出来,可见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不仅仅只有一种表现: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此地一别,你就像那随风的孤蓬一样要有着万里的征程了。浮云像游子一样踪迹难寻,落日徐徐,满是对大地的眷恋之情。挥挥手告别,你骑着萧萧长鸣的马儿远去,连这匹马都舍不得离去。

再看辛弃疾的一阙《洞仙歌》,总结了自己一生交友的经验,看透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贤愚相去,算其间能几。差以毫厘缪千里。细思量义利,舜跖之分,孳孳者,等是鸡鸣而起。

味甘终易坏,岁晚还知,君子之交淡如水。一饷聚飞蚊,其响如雷,深自觉、昨非今是。

羡安乐窝中泰和汤,更剧饮,无过半醺而已。

人有贤有愚,贤士和愚人的差别有多少呢?可以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仔细考量,世人要么求义、要么逐利,舜与跖不就是义与利的代表吗?为善的与舜交往,为利的和跖有关。水淡而无味,可却能长久地保持本心;醴味甘而浓,却很容易就会变质,老年时总算懂得了这个道理,"君子之交淡如水"。

喜欢蓝淋《君子之交》中一句话,"这世上的感情,唯有保持距离才能永不腐朽",这不正是对于君子间交往的诠释吗?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而不该说的一句也不提及,这样的感情看似清淡如水,实则深沉似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