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梳妆打扮,咱还得向古人学习!无论是华美的衣饰以及各种各样巧夺天工的饰物,还是颇有巧思的化妆技巧,都当得上精致二字。

《孔雀东南飞》里有关刘兰芝的描写,寥寥数字就把精心打扮的新妇刻画得颇为生动,如在眼前:

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

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想要活得精致可不得多花费些时间嘛,跟咱们现在四五点起床化妆的女孩子有得一拼,刘兰芝在公鸡鸣叫天刚刚放亮的时候就起床开始梳妆了。

身上穿的是绣花的夹裙,梳妆打扮的每一个小细节都要做四五遍,完全符合咱们现在化妆"少量多次"的原则哦。脚下穿的是丝履做的鞋子,头上戴的是闪闪发光的玳瑁,腰上束的是有暗纹流光溢彩的素色丝带,耳朵上挂着的是明月般皎洁的耳珰。单单是这些全套的装饰物品,就足见她对自己打扮的用心,更不要说她保养的那十根葱根样细长白嫩的手指,还有那如同涂着朱丹的嘴唇。盈盈走着几步,身姿摇曳,极为艳丽。

相信看过《甄嬛传》的朋友都会对温庭筠的这首《菩萨蛮》深有感触,当曲子响起时,那种古典的忧伤油然而生,可从中看看古代女子的梳妆打扮,同样唯有叹服: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小山眉漫染,盖住了点点额黄,青丝蓬松如云,跟洁白的雪腮相互映衬。慵懒地画一画眉毛,梳洗打扮一番,在云鬓上插一朵花,对着前镜看看,再对着后镜打量,总要插在最合适的位置上。身上穿着的襦裙已经够美的,还得仔细贴上金线绣的鹧鸪衣饰,这才完毕。

宋代的秦观虽然是个男子,却能够以女子的角度来看待梳妆打扮,跟那些认为口红只有红色的男孩子们完全不一样:

香墨弯弯画,燕脂淡淡匀。揉蓝衫子杏黄裙,独倚玉阑无语点檀唇。

画眉毛呢不是越粗越黑就好看,要用螺黛细细勾勒,有着轻微的弧度、适合的颜色才恰到好处;涂胭脂也得一点点淡淡地匀,不宜过浓,太淡又不明显。蓝色的衣衫搭配杏黄色的裙子才好看,更显娇媚。涂口红的话,用"点"的技巧能够化出更自然的樱桃小口的效果(不过像圆圆的只在唇中间涂上一点,接受能力弱的女孩子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了)。女孩子们最关注的口红色号来啦,关于"檀色",有句诗描述得好,"檀画荔枝红",既显气色,又跟整体妆容协调。

秦观欣赏的是这种细致的美,而同样是宋代的司马光则更喜欢一种慵懒之美: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发髻就松松地挽一下,不用做出繁复的造型,搭配上淡淡的妆容,如同青烟翠雾一样的轻纱罗裙,美不胜收,动人心弦。如此美人,还有着妙曼的舞姿,似飞絮,似游丝,飘忽不定的身影极为惊艳。虽然说"女为悦己者容",但更多时候女孩子精心地收拾自己,美美的妆容,漂亮的服饰,仅仅只是为了取悦自己,在生活中多一些仪式感。我们的美神清照姐姐在这一点上绝对有话语权: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惬意的小日子里,春风和煦,阳光轻柔,早春时节,脱掉御寒的棉袄,换上夹层的春衫,心情美美哒。耐不住春困,一觉醒来后觉得有些寒意,鬓上的梅花妆也被打乱了。其实关于"梅花鬓上残" 应该如何理解还有争论,可能是鬓上插的一枝梅花已经残落,也可能是化的"落梅妆",额上贴的梅花形妆饰掉了下来,可无论哪种,我们都能从中看出一个精致的猪猪女孩应该有的倔强,时刻都要美美哒(不是针对清照姐姐睡觉不卸妆哈)。

可再怎么精致的女孩也有无心打扮的时候,或是伤心失意时,或是自怨憔悴时,在清照的《永遇乐》一词中,那一个落寞的美人实在是让人心疼,青春易逝,容颜不再,怀着一颗爱美的心,偷偷看着别人的欢声笑语: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

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想当初,住在汴京,正是繁盛的岁月,闺阁中闲暇时间也很多,就极为看重正月十五玩闹的时候。帽子上要嵌着各种翡翠和珠宝,身上要带念着金丝的雪柳,一起游玩的小伙伴们个个光彩照人。可如今,容颜憔悴,一头青丝也染上了岁月的痕迹,不复以前的光泽。无心打理自己,更害怕在夜间出去,可又向往那一处热闹喧腾,在帘子底下,听听人家的欢声笑语,聊以慰藉。

不由得想起那些出门倒个垃圾也要化全妆的女孩子,她们和因为憔悴就不凑热闹的清照一样,有着一种固执,这是她们对生活的态度,一种对美的追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用心打理出自己更良好的形象,这已经是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