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一杯清酒,何以慰风尘?乱绪盈心,无处诉说的哀愁,又该如何排解?各有各的愁绪,各有各的伤心,不变的只有那一杯消愁的酒。可这一杯解忧的酒,又当去何处寻得?

第一部分:半路风尘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被称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的曹孟德,在他的意气风发中,也有着丝丝缕缕难言的伤怀。人生苦短,就如那转瞬即逝的朝露,站在当下回头望去,逝去的时光太多了。举杯痛饮,慷慨高歌,可那填满心中的忧思还是难以忘记。即使是如此精彩绝艳的人物,也只剩下把自己灌醉这一条路,才能够获得暂时的解脱。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跋涉千年,还是能够从字里行间品出李后主的忧伤。默默无语,孤身一人,在凄清的夜里登楼。遥望苍穹,一弯如钩的月;四下俯视,庭院里梧桐叶落、秋意浓浓。月亮的阴晴圆缺勾起了词人对离愁别恨的感慨,而秋天的萧瑟更是让他联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一颗苦涩的心,有着亡国的怅恨,有着思乡的孤寂,万般情绪如同一团乱麻,理不清,剪不断。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阴沉沉的天实在是让人愁闷,待在屋子里也无趣,易安只能呆呆地看着香炉里的残烟出神。佳节又逢重阳,本应亲友团聚,登高望远,可奈何丈夫"负笈远游"未归。天凉了,半夜都被这凉意扰了睡眠,凉的不仅仅是枕头和纱帐,还有她一颗盼夫归的心。这无处排遣的闺愁,如影随形,实在难捱。

到外边儿饮酒也不能排遣心中愁绪,在东篱喝酒直到黄昏以后,袖子上都染上了挥之不去的菊花香。帘子被西风卷起,别再说秋天不能让人伤怀,看看这人儿都比那瘦菊还要消瘦了。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宋代范仲淹一首《苏幕遮》,可称为怀旧写愁的最高境界。碧空、黄叶、无边秋水、连天秋景,用半阙词来写景,却是为铺天盖地的愁绪营造了氛围。思乡人黯然,羁旅人孤寂,除非夜夜好梦才能得到慰藉。不想只有一轮明月作伴登楼远望,只能把自己灌醉,可那一杯杯的酒落入愁肠,马上就变成了相思的苦涩眼泪。

苦于时间的无情流失,却只能留下它在指尖划过的记忆;苦于无常世事的起起落落,却只能在无人之处独自落寞;苦于人与人间的悲欢离合和恩怨情仇,却只能无可奈何地在这苦海中爬摸滚打,任凭半路风尘搞得自己灰头土脸。

第二部分:半路闲情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谱一阕新词,饮一杯美酒,还是往年的时候,还是旧时的亭台,逝去的时光还有回来的时候吗?花开花落,纵然心中是对美好事物消失的惋惜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看到一只归来的燕子似曾相识,心中也有隐秘的欢喜。在园子的小路上独自徘徊,追忆往昔,感伤今日,任凭眷恋和怅惆之情流淌在心中。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刘禹锡和白居易在扬州初次相逢,在宴会上互相作诗赠送。都是在宦海中沉浮的人,都不得不应对变迁的世事,同样的境遇让他们产生了共鸣,可并非沉浸在失意与痛苦之中,而是互相安慰、互相激励,让彼此更有信心渡过至暗时刻。即便是沉船的旁边也会有千舟竞发,即便是病树也会过有万木争荣的时刻,被愁云笼罩算个什么样子?喝了这杯酒,咱们一同振奋精神继续前进!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对于潇洒的李白来说,弃他而去的昨日不可挽留,扰乱他内心的今天又实在是烦忧甚多。面对万里长风送鸿雁这样开阔的景象,正好可以登上高楼,举杯畅饮。一杯复一杯,本来想借着美酒去消忧解愁,可谁曾想,就像那抽出刀来阻断流水,水反倒更湍急一样,借酒消愁反倒是愁上加愁。人活这一辈子,不如意的事情这么多,还不如明天就披头散发和这世俗划清界限,乘一只小舟江海度余生呢!

当愁绪无法排解时,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只能获得更多的愁苦,想开点又实在不容易,堵在心头的石头哪会那么轻易被放下?选择逃避,也免不了那半路风尘,更多时候逃避只会让你更加后悔,还不如选择直面痛苦,为自己留下那痛苦之后的半路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