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大会》又上热搜!

2月14日,《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总决赛上两位工科博士以成语飞花令对战,将难度抬升到了"上天"的级别,被观众戏称为"神仙打架"。传统文化因不能给人带来实际的经济效益而一直被弱化,真正因热爱诗词文化而学习的人越来越少了,两位工科博士能带来如此酣畅淋漓的诗词大战一定也是真正热爱诗词的人。

他们令笔者想起宋朝的一位古人——晏几道。

晏几道是晏殊之子,父子两人都是婉约词派的著名人物,尤其父亲晏殊更是"词人宰相",王安石、曾巩等名仕都曾是他的学生,富弼是他的女婿,皇帝更是以他为朝廷臂膀,辞官不干都不准,晏家可谓是一时无两。晏几道是晏殊的小儿子,老来得子,晏殊自是恩宠有加,晏几道从小就是在优渥的环境中长大的,跟随父亲学习诗词文章,陪着父亲处理朝中政事,一生得父亲真传。

因为父亲既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官,又是文化界首屈一指的大家。每日晏家宾客如流水般络绎不绝,且都是高官贵胄和文化名人。晏几道在这样的环境下,眼光逐渐变得犀利,性格也是直截了当,常有当面指出这些高官贵胄或文化名人错误的时候。晏殊直觉得儿子水平见长,宾客们直觉得晏几道少年才子,乃父遗风。

晏几道在陪伴父亲的过程中,也逐渐爱上了父亲的兴趣,诗词文章。晏殊的政绩在历史上有所建树但不算传奇,而他的词却在宋朝当时风靡大江南北。爱上了诗词后,晏几道就循着父亲的诗词道路继续寻找自己的路。

在晏几道刚成年不久的时候,晏殊便年老过世了。

也许是父亲的影响所致,也许是自己的个性所致,晏殊过世后,晏几道明确了自己的想法,要终身与诗词为伴,而不愿为仕途所累。因此他便长期在家里与一众词人、女子吟词作调。这曾是他父亲的愿望,而今在他看来实现了。可不久,问题来了,晏几道的几位哥哥都已有官职在身,可以自立门户,姐姐也都已嫁与高官,为他家主妇。晏几道却只是个小吏,仅有晏殊的余财,还有母亲、姨娘等家眷佣人,这点财产不足以过活。

为了增加家庭开支,晏几道只好背弃自己的心愿出门求官。可是他不愿考科举,朋友说他:你的文章写得上乘,只要参加必会有喜。可是晏几道却像吃了苦药般拒绝,于是他就只好走偏门。

先求皇帝。晏几道作为晏殊后人,自然可以入宫觐见,晏几道向皇帝进献了几首自己作的词,皇帝看了看说"不错,不错,继续努力",却绝口未提赐他官职的事儿,晏几道也不能明说,只好作罢。皇帝这儿,失败。

再求故旧。晏几道想起父亲有一门生韩维曾来晏家作客对晏几道颇为赞赏,现为一地首府,便前去求他。老方法,晏几道也向韩维献了几首词。这次晏几道稍微直白了点,显露出了自己想求官的意思。韩维读了读词,称赞道"好好好",晏几道还没高兴,韩维又说了下半句"可惜你才有余而德不足"。晏几道生气啊,不能就不能吧,还说什么德不足,骂我缺德还这么委婉。小爷我不干了!故旧这儿,失败。

本就是违心的行为,却还受到了打击,就此晏几道又放弃了为官的想法,继续潜心于诗词了。至于他的经济问题如何解决,总之他家里人都面黄肌瘦,也过得好好的。

真的决定悉心于诗词文章之上后,晏几道就更加放纵自己的性格了。他的好友黄庭坚经老师苏轼请求来求他一见,他说"今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意思就是现在政事堂里有一半都是我家的旧客,我还没空见呢。态度如此,是摆明了要与仕途绝缘啊。当时的宠臣蔡京请他拟词一首,他满口答应,作出来的词却满篇风景无一提蔡京语,令蔡京大为窝火。

总之,晏几道便这样伴着诗词过了一生,任何事都无所畏无所惧,不被人情羁绊,不为权贵屈服,却作出了一首又一首好词,在词的造诣上超过了父亲。这也是同两位工科博士一样热爱诗词的人啊,我要赞美这些有所热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