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能它本身不就是痛苦吗?

美好的才华需要同情,需要有人了解,否则就是痛苦。那么多的文人墨客把白头搔得短到簪不住,那么多的英雄豪杰把老骥伏枥的壮志熬成了殷殷期待的望眼欲穿,苦守着治世之才,磋磨着救国之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自己的人民在苦海中挣扎,在漫漫长夜的苦旅中愈走愈远……可又能如何,又当如何?!轻飘飘一句怀才不遇就能把所有的才华埋没,留下的只是壮志未酬的蹉跎一生。

何其有幸!那个姓骆的小子纵然一生坎坷,但终究在一次豪赌中,迎来了自己最辉煌的时刻。把身家性命、一生清白都给压上,那时的他又怎能顾上输赢?这个倔强到从未有过一丝改变的人啊,这个因为自己心中的正义头破血流的人啊,他终究还是没有放弃。在武则天登帝宣告天下的时候,毅然决然地走上了反叛的道路,跟着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并且写出了那一篇让他名扬天下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

檄文前半部分那些夸张的叙述,像秽乱宫闱、狐媚惑主这些个把武则天比作褒姒、赵飞燕亦或是吕后之类的红颜祸水未免言过其实,编造得太过拙劣,因为像武则天这样的人物看多了风起云涌,历经了大风大浪又怎会在意文人的酸腐之言?可那一句"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实在是深深地击到了武则天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先帝尸骨未寒,幼帝却不知道被贬到了什么地方,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儿子,再怎么坚硬的一颗心也总有几分温存,又怎会不痛?更不用说结尾一句字字泣血的"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掷地有声,让这个被讨伐的上位者也折服在他的才华之下,甚至责问丞相"如此人才,未曾委以重任,宰相之过也!"

骆宾王一生中最伟大、最辉煌的时刻便是此时,他那被埋到土里的才华终究被人发现了,还是被那一个高高在上的天子(纵然骆宾王从未承认过,可武则天终究是称帝了)。当拥有无双的才华却没有丝毫用武之地,当胸怀凌云的壮志却没有半分施展之处,那盖世之才,那经世之用,在时间不咸不淡地一遍遍的冲洗中,总会变成滔天的怨愤,怨老天的昏聩不公,怨世道的暗无天日,怨当权者的无能,怨自己的无力……

可曾记得当初的少年?虽然没有生在钟鸣鼎食之家,可从一个名字中就能看出家庭对他的殷殷期盼。骆、宾、王,取自《易经》"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体察民情,辅佐君王,安身立命,建功立业,骆父把这样的远大目标放在小小的骆宾王身上,也是有底气的。因为骆宾王从小受到祖父的谆谆教导,熟读诗书自然不必说,小时候在吟文联对上也是大放光彩。

年仅七岁,面对陌生的客人还能进退有度,从容不迫地作出那一首朗朗上口的《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有声有色,对于细节的把握极为细腻,生动形象地把那群正在池塘里浮游的白鹅形象勾勒了出来,颇有几分童趣。

自此他"神童"的称号便被传了出来,少年时的广泛涉猎使得他从一个七岁神童成长为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少年,他自己叙述道"虽不能纵逸韵于霜皋,唳野致九天之响;而颇亦蓄余芬于露薄,全尊有十步之芳"。正是这份对于自己才华的信心,二十二岁的骆宾王意气风发地进京考试,不曾想,这一次,却走向了他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没错,他失败了,最让他骄傲的才华没有让他走进仕途,却把他慢慢地推向了郁郁不得志的深渊。

好不容易得到了道王的赏识,却又因为他身为文人的清高,劈头盖脸地把"说己之长,言身之善;腼容冒进,贪禄要君;上以紊国家之大猷,下以渎狷介之高节;此凶人以为耻,况吉士之为荣乎!"甩在了领导脸上,把自己的狂狷个性真真实实地摆出来,甚至还在结尾坦坦荡荡地怼上一句:不奉令,谨状。

除了那些想要表现自己宽容大度的领导,有谁受得了自己手底下有这么个年轻人呢?交代的任务不去做就算了,食君之禄,非但没有解君之忧,反倒是处处添堵,谁乐意给自己找不痛快?可想而知,道王让这个倔强的年轻人卷铺盖滚蛋了,这也就奠定了他沉沉浮浮的官场生涯。

在权贵身边混不下去了,因为嫉恶如仇的性格在朝廷里屡屡受到打击,另寻出路,他把自己放逐到了边塞,期望在边塞的烽火狼烟中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广阔的天地。从一介书生走向金戈铁马,从挥毫泼墨走向弯弓杀敌,即使身处在军营的最底层,他仍然写出了《从军行》这样意气风发的作品。心怀着杨炯诗中"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豪情壮志,他对于驰骋边疆、保家卫国这种不平凡生活的热爱可见一斑;"不求生入塞,唯当死报君"这种为国戍疆、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的壮志情怀油然而生。

可他终究不属于战场,他生而有之的才华注定了他要在文坛上翻云覆雨。五十六岁时的一道调令,让他离开了淳朴的蜀中,远离了这段畅意无比的生活,再次走进了长安,那一处权力的漩涡。

官场失意,文场得意,《帝京篇》让他成为了京城里炙手可热的人物。好景不长,历史总是呈螺旋形上升的,他再一次因为自己的臭脾气被人陷害入狱。在狱中,他的满腔悲愤画上了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一首《在狱咏蝉》可以窥见骆宾王浓郁的悲剧色彩,"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有苦没处诉,有冤没处说。

纵观骆宾王的一生,起起落落,沉沉浮浮,唯一不变的是他那才华横溢的诗,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孤傲的臭脾气,不过还好,他的才华终究经受住了历史长河中的大浪淘沙,留给后人一个释然的背影。